山東各地頻頻成立人才集團 人才發展市場化之路該怎麼走

2020年09月14日09:06  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
 
原標題:山東各地頻頻成立人才集團 人才發展市場化之路該怎麼走

“總承包”?“破壁機”?山東各地頻頻成立人才集團——

人才發展市場化之路該怎麼走

從去年6月至今,省內各地頻頻傳來成立“人才集團”的消息。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已有青島、濰坊、臨沂、濟南高新區、青島西海岸西區、煙台開發區、壽光等市縣(區),成立了各具特色的“人才集團”。備受關注的“山東人才發展集團”組建工作,也是箭在弦上、蓄勢待發。

放眼全國,近年來,成立人才集團已經成為先進省市提升人才發展市場化水平的一種全新探索:廣東有深圳市人才集團、廣州開發區人才工作集團,浙江有湖州市人才發展集團……盡管“面貌”各不相同,運作各出奇招,他們卻在向著同一個方向努力,那就是為廣大用人單位提供市場化、專業化、全鏈條人才服務。

在山東人才發展市場化之路上,人才集團的優勢在哪兒?實際作用怎樣?未來還要邁過哪些關?記者選取省內三家人才集團進行了蹲點調查。

在助力用人單位引進人才過程中,政府部門的角色至關重要,但在人才“精准鎖定”上,也面臨著渠道單一、手段單一、精力有限、效率不高等多重困擾

“獵”來的職業經理人 年薪比董事長高

為了一位職業經理人,青島動車小鎮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李興新,在一個周六的上午專門飛到了深圳,是見面,更是過招。談了半小時,人就定下來了。150萬元的年薪,比李興新還高出一大截。

這位職業經理人名叫紀鋒,原是深圳路勁產業地產集團總裁,目前任職青島動車小鎮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已有半年。李興新說:“現在看,人家值這150萬元的身價。”

把人從深圳“獵”到青島,這是青島人才集團的“手筆”。

去年底,配合推進國企改革,青島市城陽區在全國范圍內啟動國有企業職業經理人市場化招聘,其中就有青島動車小鎮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受委托招聘的一方,正是青島人才集團。

李興新明確表態:“從蘇浙粵選人”。動車小鎮建設開發全面鋪開,今年固定資產投資100億元,亟須一位深諳片區開發和產業地產開發的復合型職業經理人,之所以圈定這三個省份,是因為這些地方的人才更具市場化眼光、思路與經驗。

“接到需求后,我們立馬和深圳千裡馬國際獵頭公司聯系。”青島人才集團獵頭部部長鄧健告訴記者。青島人才集團是由青島城投集團和深圳人才集團合資成立的國有企業,在資源整合、市場運作、產業布局上具有聚合的優勢。而千裡馬公司是深圳人才集團下屬公司。“接單”后,青島人才集團和千裡馬一個16人的團隊,歷時一個半月,從前期100多人中,最終選中了兼具地產背景和投資背景而且家人在日照的紀鋒。

“紀總的職業素養和崗位契合度都很高,來了以后內部管理架構很快就搭建起來,要不我們還得再聘中介。”首次嘗試專業獵聘,李興新感受明顯:以前不管是政府搭台還是企業自己招聘,招一般人才沒問題,合適的高管很難招到。現在委托給青島人才集團,是定點定向從更大視野選人,選來的人才更加專業、人崗匹配度也更高。

記者近日在省內調研,各地普遍提到人才引育“市場化”不足問題。在助力廣大用人單位引進人才過程中,政府部門的角色至關重要,但在人才“精准鎖定”上,也面臨著渠道單一、手段單一、精力有限、效率不高等多重困擾。一位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有些政府組織的招聘會,熱熱鬧鬧“大波轟”,人力物力投入不小,效果卻一般。

人才集團的成立,讓人才工作推進突破“體制內”——它打破了現有的人才工作機關化、事業化格局,引進市場化機制,用市場的標准去對接人才、引進人才、評價人才,實現了人才與企業、人才與政策的精准對接,這無疑是一個重要的進步。

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來做,靈活發揮市場在人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作用,人才集團在打破縣域引才瓶頸上,也提供了“解題思路”。

壽光市人才發展集團法人代表張利華坦言,在縣級,企業引才其實很難,一方面缺少專業渠道,去知名高校連門可能都摸不著﹔另一方面,政府部門人手又有限,難以持續對接與跟蹤企業需求。壽光市人才發展集團正在改變這種現狀。正式成立2個月,這家人才集團干的第一件事,是繪制出了當地企事業單位的人才需求“地圖”。同時,又與36氪、深圳創成匯、中藍國際人才等5家引才機構簽署引才協議,精准搜尋、甄別人才。“通過人才集團,全方位調動和激發社會力量廣泛參與人才工作。”

人才政策、人才服務“碎片化”“分割化”“部門化”,是讓人才頗為頭疼的問題之一。為了一個項目落地,“重復申報”“多頭跑”牽扯大量精力

全鏈條服務實現 政策高效兌現

人才政策、人才服務“碎片化”“分割化”“部門化”,是讓人才頗為頭疼的問題之一。為了一個項目落地,“重復申報”“多頭跑”牽扯大量精力。在組織部門深度參與過招才引智,臨沂人才集團負責人錢震深知,任何一個痛點,都足以讓一個人才項目“流產”。

已經成立一年多,臨沂人才集團創造了這樣一種模式:“人才+項目+園區+金融+服務”,依托當地的應用科學城,打造全市人才共享“科創飛地”。

在應用科學城,記者見到了山東咔得樂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負責人張衡和他的“咔得樂”世界。一塊14面體“咔得樂”積木,獲得了100多項國際專利——這是從2009年開始,張衡先后投入2000萬元研發的成果。

“我們對標的是玩具界的‘巨頭’樂高積木,而且要顛覆行業認識。”在玩具界深耕多年,張衡對這塊全球首創的14面體積木充滿信心。前期研發期間,為了保密也為了省錢,他和團隊一直在臨沂西外環一個村裡的倉庫裡工作。完成專利申請后,公司才“浮”出水面。臨沂人才集團面向全國招引人才項目,張衡以第一的成績通過篩選,今年三月份正式搬入應用科學城。

在這裡,張衡感受到什麼是“全鏈條服務”:臨沂人才集團採取“產業培植在科學城,人才、稅收在縣區,受益在企業”的模式,因而張衡享受到的是人才集團和縣區的雙重資源加持。不僅如此,在人才集團的牽線搭橋下,張衡的項目引起了金融投資機構和臨沂市新舊動能轉換基金的關注。“人才集團還為我們提供了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68平米的一室一廳,一個月800塊錢,研發人員都說在這裡很有安全感和歸屬感。”張衡說。

包括“咔得樂”在內,目前已有山東影響力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等21個項目進駐應用科學城。

從人才創業載體開發運營、人才公寓社區建設管理、人才項目孵化投資,再到人才教育培訓、人才數據開發利用,各地人才集團不約而同打的是一手“人才服務全鏈條”牌,指向的目標是綜合性人力資源服務商和整體人才解決方案供應商。在青島市委組織部人才工作處處長殷連剛看來,人才集團可以使人才無需面對各類政策的多個制定部門,隻需面對市場化公司這個單一企業,實現政策的高效兌現。

殷連剛把青島人才集團定位為全市人才工作的“總承包商”,是黨管人才實現市場化人才資源配置的國有抓手。“人才引進培育‘市場化’,就要管好政府這隻手,用活市場這隻手,政府有為,市場有效,人才有活力。”殷連剛說,黨委政府管宏觀管政策、管協調管服務,其他交給市場來做,青島人才集團在其中扮演著“平台公司”的角色。

青島市委組織部計劃由青島人才集團運營青島人才綜合體。其中一項重要改革創新,是打造“人才金融”,包括人才金、人才貸、人才板以及人才債。“政府發地方債,要以國有平台的名義發。過去政府沒法直接操作發人才債,現在可以通過人才集團實現。”殷連剛告訴記者,人才債收益用於人才項目、科技項目、創投項目的股權投資或者風投。

“人才集團,並不只是服務幾個人,而是激活市場,激活人才和相關資源要素,激活產業、資本和技術的生態。”殷連剛談到,在人才把技術產業化的過程中,培養青島本地的產業,集聚青島本地的金融資本,來有效推進產業轉型升級,這是人才集團運作發展的內在邏輯。

“對接難”表面是由於信息不對稱、溝通缺渠道、交流缺平台,深層次問題是單位性質、行業差異、工作機制和體制壁壘

制約產學研溝通“蛋殼” 正在被打破

在搞好全鏈條服務的同時,一些人才體制機制上的障礙也在被打破。

在臨沂大學,“國家杰青”“泰山學者”等高端人才有28名、理工類博士近600名。雖然近年來校地開展了一些合作項目,但多為學院、教師的單兵作戰,零散式對接,勢單力孤,成果轉化數量較少,很多人才、成果走不出校門,積聚成人才項目“堰塞湖”。

而部分產業園區、企業,因為找不到合適項目、對接不到所需人才,成為“低窪地”。

剖析“對接難”個中原因,表面是信息不對稱、溝通缺渠道、交流缺平台,深層次的是單位性質、行業差異、工作機制和體制壁壘。有一個很具體的例証:臨沂大學是省屬高校,之前卻不能享受地方一些相應政策,如臨沂大學的高層次人才,之前無法申領臨沂當地的沂蒙“惠才卡”。

“這些壁壘成為制約‘學、研’和‘產’有效溝通的‘蛋殼’,人才集團就要做‘破壁機’,打破省屬、市縣屬不同體制、機制、行業、地域壁壘。”錢震說,為此,臨沂人才發展集團充分發揮“沒有邊界”這個最大優勢,與臨沂大學聯合成立“沂蒙創新研究院”,打造科研成果高速轉化的“集成電路板”。

“沂蒙創新研究院”作為平台,收集並制定人才、項目推介計劃表,通過舉辦定期交流活動,實現人才項目發布、路演和行業對接活動與產業園區、企業家“雙碰頭”。臨沂大學社會服務處社會合作科科長田明寶介紹,今年有疫情影響,但臨沂大學上半年服務地方的協議數量比去年同期高出約40%。

更具突破性的是,臨沂大學拿出5個事業編制,按照“編制在大學、服務在臨沂”的模式,與臨沂人才集團聯合引進高層次應用型人才。“有些創業人才,想進高校可能一個博士學歷就能被卡住,作為聯合引進應用型人才,我們不僅給他編制,還可以為其配博士團隊,這個力度是前所未有的。”田明寶說,經過人才集團積極推動,臨沂大學的高層次人才申辦沂蒙“惠才卡”的渠道也已打通,受到人才的一致好評。

初期政府導入資源,后期如何增強自我造血功能﹔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如何實現大船帶動小船出海,而不是大魚吃小魚﹔未來各地如何“手拉手”形成合力

人才集團發展要過三關

青島人才集團辦公地點,在市北區的青島國際人力資源服務產業園裡。集團董事、代總經理主持工作的黃坤鳳清楚記得進駐之初,園區裡一些人力資源服務機構負責人半開玩笑地說:“給我們留口飯吃啊!”

人才集團的進入,正在攪動起山東人力資源服務業一池“春水”。

很多人可能對人力資源服務業了解不多。放眼山東,哪個行業能做到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長?不多。人力資源服務業是其一。

省人社廳提供數據顯示,2019年,全省人力資源服務業營業收入711億元,人力資源服務機構3295家,從業人員6.98萬人。與2014年相比,山東的人力資源機構數量翻番,年收入和從業人員數量均增長了2倍多,高於全國同期增長水平。產品層次上,在利用新技術提升傳統招聘、勞務派遣等業務質量和效率的同時,高端人力資源服務業務發展勢頭良好,濟青煙等省內人力資源服務業相對發達地區,已經能夠提供人力資源服務外包、管理咨詢、培訓、高級人才尋訪、薪酬管理等全流程產品。

雖然起步晚,山東的人力資源服務業正進入高速發展的新階段,成為山東現代服務業新的增長點。

但遺憾的是,山東並沒有一家像上海外服、北京科銳國際一樣,本土生長出來的大型骨干人才服務龍頭企業。從全國看,去年人力資源服務業營業收入是2萬億元。排名第一的是上海,憑借總部經濟優勢,4000億元營收佔全市GDP的13%。山東全年營收佔全國的3.6%,在全省GDP中也僅佔1%。

面對一片藍海,山東人力資源服務業發展,依然任重道遠。

對人才集團而言,作為國企,落實好黨管人才賦予企業的職責,向用人單位提供市場化、專業化的人才服務,是重中之重。與此同時,國企也要承擔起經營與發展的使命,初期政府導入資源,后期要增強自我造血功能,邁過生存發展關。廣州開發區人才工作集團通過運作人才公寓,找到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結合點。錢震告訴記者,臨沂人才集團通過運營應用科學城,僅租金一項,今年預計收入1200萬元-1500萬元。此外,集團還涉足了教育板塊,當前正在建設第三家人才幼兒園,與臨沂科技職業學院合作辦學,開辦兩所二級學院。壽光人才集團打造企業家學院,開展社會培訓,目前已舉辦了6期壽光市企業家領導力提升培訓班,參訓近600人次。

第二關,是市場關。當前,國際、國內知名人力資源服務機構,相繼在我省設立機構或者開展業務,本地人力資源服務機構也不斷加大投入,通過研發、上市、合資、合作等方式有效提升了規模和影響力。在日益激烈的競爭中,人才集團如何做大做強?與人力資源服務機構之間,是錯位發展還是競爭合作關系?未來如何實現大船帶動小船出海,而不是大魚吃小魚?

第三關,是區域關。各地成立人才集團,讓人才工作有了一個個抓手,未來各地如何“手拉手”形成合力?即將組建的山東人才發展集團,又會扮演什麼角色?

對於這些成立時間最長不過一年多的人才集團,尋找答案有些為時過早。讓我們靜待花開,看時間的檢驗。(張春曉)

(責編:聶俊穹、劉穎婕)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