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為城市正常運行而奮戰的人們(人民眼·打好武漢保衛戰)

本報記者 賀廣華 侯琳良 范昊天 吳 君

2020年02月14日08:4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致敬,為城市正常運行而奮戰的人們(人民眼·打好武漢保衛戰)

當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正處於膠著對壘狀態。“武漢勝則湖北勝,湖北勝則全國勝。”一場武漢保衛戰正在打響,武漢廣大黨員、干部、群眾積極響應黨中央號召,堅定信心、顧全大局、自覺行動、頑強斗爭。

離漢通道關閉,公共交通停運,住宅小區封閉管理……往日“九省通衢”的武漢正全城抗疫。近千萬居民生活要繼續,戰“疫”前線要補給,一場城市運行大考擺在面前。

2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市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要加強水電氣熱等城市“生命線”維護,保障城市正常運行。

非常時期,不凡擔當。在武漢,許許多多的普通人堅守在工作崗位,穿梭在街巷社區,不畏艱險,義無反顧,力保城市正常運行。他們的名字鮮為人知,他們的付出默默無聞,但他們真真切切地奮戰在一線,擔當作為,作出了巨大貢獻。

人們看到,離漢通道關閉20余天,全市水電氣熱和生活必需品供應基本正常。

讓我們透過前方記者採擷的人物故事,一起觸摸武漢城市“生命線”的脈動,感受堅韌、溫暖與力量。

快遞員袁雙

沒休息一天,因格外被需要

袁雙沒想到,天天給人送快遞,這個春節還有客戶給自己送“快遞”——3個壓歲紅包。

每天早上6點多,袁雙就趕到武漢市漢陽區鸚鵡街的快遞站點,這比平日裡要稍早些。疫情當前,工作開始前多了幾道程序:洗手消毒,測量體溫,一切正常才能開工。離漢通道關閉后,他和其他7名同事一道,扛起了漢陽區一半的天貓超市包裹配送。

袁雙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已經干了4年快遞員。快遞車行駛在空曠的街道上,偶爾與救護車相遇,袁雙印象中這座城市從未如此安靜。“從臘月廿八到現在,我們一天都沒休息。”袁雙說,市民們待在家裡不出門,網購量比平時多出好幾倍,全站平均每天要送1300多個包裹。

小小的快遞車,被各種包裹塞得滿滿當當。不少包裹個頭不大,卻格外“有分量”,比平日裡要重不少。“大多是米面油等生活物資,還有口罩、消毒液等防護用品。”

袁雙負責的區域內,有一家發熱門診定點醫院——武漢市第五醫院。這時候收到醫生護士的訂單,袁雙一看訂單上的貨品,就知道是急用的。

“大都是方便面等食品,肯定是忙不過來,飯店也關門了,這才買來應急。能讓這些在一線拼命的人沒飯吃嗎?”袁雙覺得應該做點什麼。

訂貨的護士一開始擔心袁雙不送,問能不能送到醫院附近路口。袁雙看她訂的東西挺多,放路口的話也不好拿回去,於是就與這位護士約好送到后門口。送達沒多久,袁雙收到一條短信:“真的很感謝,現在很多人都躲著醫院,你還特地給我們送過來,一定要注意保護好自己!”

那一刻,袁雙頭一次感覺到,原來自己這麼被需要。奔走在這座城市的每一天,他與客戶互相傳遞著溫暖。

下午近3時,袁雙當天的第六十二單快遞送完。客戶本來讓他把東西放門口就好,轉眼間卻打開了門,遞出兩個口罩。這些天,除了壓歲紅包,袁雙和同事們還收到了客戶贈送的手套、礦泉水等物品。

一位客戶網上買了幾箱東西,小區裡的快遞櫃放不下,但他卻沒法出來取。袁雙細問之下才得知,客戶家裡沒口罩了,不敢出門。袁雙當即在快遞櫃留下幾個口罩,讓客戶等晚上人少的時候過來拿。第二天,他又重新把東西給這位客戶送去。

“我有信心與武漢共渡難關,武漢一定行!”踏上快遞車,袁雙又開始奔忙。

電力職工王波

“疫情不退,我們不撤”

“流水的隊伍,鐵打的老王。”

國網武漢市蔡甸區供電公司安監部主任王波,這陣子沒少被人戲謔。在武漢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為在最短時間內完成送電任務,十幾支隊伍輪番上陣,而王波始終堅守。於是,這句話不脛而走。

參加工作以來,王波接到過許多緊急任務,但這次卻刻骨銘心。當時,他正在家中陪伴剛剛做完手術的母親,來不及帶上行李就隻身出發。

火神山醫院地處湖塘附近,3.39萬平方米的建設工地,有一半是水面。在這裡施工作業,稍有不慎就容易出事故。但王波面臨更大的挑戰:眾多隊伍同時施工,人員多、交叉作業多,做好個人防護不易。

“這也是施工安全的一部分,把控不好出了問題也是事故。”每天開工,王波要做三件事——統計出工人數,發放口罩、測量體溫,了解每支隊伍的當日工作量、提醒注意事項。他身上總是帶著三樣“寶”——對講機、口罩、充電寶。

巡查現場,隻要看到誰沒戴口罩,王波就把事先准備的送上。為把有限的口罩留給更需要的人,王波換口罩的頻率也從起初的4小時一次變成一天一次。

王波跑遍了每一個工地,緊盯每一個作業環節。工人的安全得到了保障,他卻差點“挂了彩”。

那是1月26日晚,陰雨連綿,施工人員正連夜吊裝4台10千伏環網櫃。由於現場泥濘,王波不慎滑入泥漿坑,泥水瞬間灌進衣服。此時,氣溫接近零攝氏度,王波的腿凍得麻木。同事勸他回家清洗,王波卻說:“現在爭分奪秒搶進度,不在現場我不放心。”

用水簡單沖洗了褲腿后,王波又回到工地。這天夜裡,他穿著濕濕的泥衣,一直在室外工作到凌晨3點。

260多名電力職工加班加點連續施工,終於按時完成兩條10千伏線路遷改、24台箱式變壓器落位、8000米電力電纜鋪設。1月31日23時49分,火神山醫院全部通電。建設期間,沒有一人因為施工受傷。

如今,王波依然堅守在火神山醫院,負責應急保障。電話裡,家人問什麼時候回,他回答:“疫情不退,我們不撤。”

蔬菜採購員曾旋

電話打不停,保市民“菜籃子”

“今天賣了多少?”“庫存還夠不夠?”

曾旋是武漢中百集團生鮮物流園的蔬菜採購員,從早上6點開始,每天要打300多個電話,詢問當天的蔬菜到庫量和銷售量。

1月23日,離漢通道關閉。一聽到消息,曾旋打了個激靈。“以前都是根據去年同期數據提前一周訂貨,現在肯定不能保証供應。”

曾旋連夜給雲南昆明的供貨商打電話,要求增加發貨車次,按往年3倍的量進貨。

果然,離漢通道關閉后兩天,一些生活必需品需求階段性增大,武漢中百集團所有賣場的蔬菜都賣光了。當時,中百集團蔬菜最高一天供應量有700噸,是平時的3倍。但供需矛盾依然突出,油麥菜、大白菜、生菜等葉菜需求量尤其大。

“再難,也要千方百計滿足市民生活需求!”集團領導下了“軍令”,曾旋壓力很大。

非常時期,採購不易。由於很多道路臨時管制,聯系好供貨商,曾旋還得協調相關部門辦理車輛運輸通行証。“不是這裡告急,就是那邊出狀況,容不得你歇會。”

本地的葉類蔬菜,從進入庫存起算,要在兩天周轉期內賣出﹔外省供應的蔬菜,周轉

期延長一天。對這條原則,曾旋一點也不

敢放鬆。“我們要保証蔬菜新鮮,越是這個

時候,越要保証質量。”

緊張忙碌的間隙,曾旋也有寬慰和感動。在浙江蒼南縣採購西紅柿時,各地採購商聚集在一起,要擱以前,競價免不了。但這次聽說曾旋為武漢採購,大家都讓他先挑。現在,蒼南每天供應中百集團20噸到50噸西紅柿。

每天曾旋還要跑幾次賣場,實地察看蔬菜銷售情況。之前,短時間供應緊張,他心裡一度很焦慮。在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為保障人民群眾生活,一系列強有力政策相繼落地,協調山東、江蘇、安徽、湖南、廣西等蔬菜產地加強與湖北供需對接,現在武漢蔬菜的供應量和價格正趨於平穩,曾旋稍鬆了口氣。

目前,武漢全市1500多家商超門店確保營業,盡全力保障市場供應平穩。

“面對疫情,‘手中有糧、心中不慌’,我們戰勝疫情的信心也會更加堅定。”說話間,曾旋的手機鈴聲又響了起來。

環衛工人滿彩美

出力幫一把,清理醫療垃圾

“媽媽,你為什麼要做這個工作啊?”女兒仰著臉,大眼睛扑閃著。

一時間,滿彩美有點無言以對。35歲的她是一位環衛工人,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女兒12歲,兒子8歲。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武漢市紅十字會醫院被納入全市第一批疑似、確診患者收治定點醫院,持續高負荷運轉,大量醫療垃圾積存,而保潔人員不足。1月25日,江漢區城管執法局發出通知,征召參與市紅十字會醫院保潔工作的志願者。

“醫生護士都在一線,我們也能到前方干點事。”滿彩美主動請纓,和10多名同事一起在“請戰書”上簽字,並按下紅手印。

雖說是老環衛,處理醫療垃圾,滿彩美是頭一遭。時間緊迫,經過簡單培訓、了解防護知識,包括滿彩美在內的首批11名環衛志願突擊隊員就換上防護服進了醫院。

“平時哪有這麼講究,頂多戴個口罩、手套。”裹得嚴實,干起活來有些費勁,滿彩美一開始不適應。更麻煩的是,生活垃圾好處理,對醫療垃圾要格外小心。“醫院工作人員特別叮囑我們,清理垃圾時不要按,不知道裡面有沒有針頭,直接把垃圾提出來,放在專用的醫療廢物容器內。”

滿彩美說,平時做環衛工作,難免會被垃圾劃破手,“誰會當個事啊,可在這不行,得格外小心,搞不好就會被感染。”

當天下午4點多進去,一直干到晚上11點多,滿彩美和同事們足足清理了100多桶垃圾。這還不算完,她們還對醫院各處進行消殺,用消毒藥水拖地。

這7天,滿彩美和同事們都沒好好休息,直到另一隊志願者前來接班。在指定酒店度過隔離期后,她們再次奔赴新戰場——江漢區方艙醫院。

讓滿彩美欣慰的是,很多患者看到她打掃衛生,都會說一聲“謝謝,辛苦了!”偶爾閑下來,她也會陪患者聊聊天,說些安慰的話。

“這兒沒人嫌我是個打掃衛生的,也沒人躲我,覺得挺溫暖的。”滿彩美說,這份工作讓自己收獲了更多尊重和感恩。

每天晚上回到房間,滿彩美第一件事就是跟丈夫和孩子們視頻聊天,報個平安。女兒的問題,她也找到了答案。“要是媽媽住院,沒有人照顧、幫忙,那媽媽怎麼渡過難關?現在醫院最需要人幫忙,我們就要出力去幫一把。”

轉運車司機任謙

“隻要用車,立馬出動”

偶爾閑下來歇口氣,任謙覺得自己的屁股還黏在駕駛座上。他怎麼也沒想到,有一天會過上“像出租車司機一樣開車的日子”。

1月26日起,武漢市中心城區實施機動車禁行管理,江岸區四唯街道城管中隊中隊長任謙成為街道轉運患者的專職司機。

這活有風險不說,還要心細如發。“人在生病的時候心情普遍不好,要安撫他們,盡量緩解他們的焦慮。”

拉家常、噓寒問暖,任謙自言“都快自學成才,趕上心理醫生了”。在他的勸導下,患者都很配合轉運。

任謙也有焦慮。四唯街道有3萬常住人口,固定負責患者轉運的僅有4輛車、5個人,其中還有3名志願者。“非常時期,人手都不寬裕,我們24小時值守,隻要用車,立馬出動。”

除了負責四唯街道患者的出行,任謙和隊員們還參與轄區內武漢市第八醫院的患者轉運。隻要有確診的輕症患者,他們就要隨時轉運到指定的方艙醫院。

“回來后,要給車子消毒,然后再接送,就這樣輪流跑。”任謙說。

穿著防護服開車,身體悶在裡頭,很容易出汗,視野也不如平常,得加倍小心。按理說,防護服過段時間就得更換,可因為供應緊張,任謙和隊員們都盡量少喝水。“一套防護服我們要穿一天。如果當天只是轉運密切接觸者去隔離點,就把穿過的防護服消毒后繼續用。”

有時排到晚班,任謙往往和一個志願者搭檔。到深夜12點左右,他都會讓志願者提前回去休息,自己值守后半夜。

有時上完通宵夜班,任謙白天照樣得忙活。“社區用車都是我來對接,隻要有社區打電話,就要聯系司機去指定地點接送人員。”

“今天已經送了20多人,下午還要送5人去方艙醫院。”剛轉運完一個確診患者回來,任謙稍稍能休息一下,跟記者聊上幾句。

雖然看上去很疲憊,但任謙的聲音依然洪亮:“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干好轉運工作,就是我的使命。”

基層民警劉俊

應對有預案,維護社會安寧

這陣子,劉俊格外忙。

他所在的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中南警務綜合服務站,緊挨著武漢市第七醫院。1月21日,這裡被確定為發熱門診定點醫院。消息一公布,人滿為患,醫院接診壓力倍增。

“現場患者多,秩序有些亂。”接警后,劉俊帶著一隊穿戴防護裝備的民警趕到現場。

民警組成人牆,引導排隊就診。“不要急,不要慌!”劉俊一邊維持秩序,一邊來回安撫患者。

疫情每天都在變化,落實戰疫情、防風險、護安全、保穩定各項措施的任務很重。

劉俊發現,一些民警出警時也有擔憂:遇到發熱病人怎麼辦?接觸確診病人要做哪些防護?會不會傳染給家人?

幾年前,劉俊曾赴利比裡亞擔負維和任務,遇上當地暴發埃博拉病毒疫情。那時積累的防護經驗,如今派上了用場。他對大家說:“隻要是涉及疫情的警情,我第一個上,你們再照著做。”

劉俊做了一套出警防護方案,並為警務站制定了一系列消毒規程。出警回來,大伙先在警務站門口接受噴洒消毒,然后脫掉防護服、洗手,全程大概需要3分鐘。“隻要進警務站,都必須經過這套消毒程序。”

跟著劉俊處理過幾次新冠肺炎確診病人的警情之后,同事們心裡也慢慢踏實了。

劉俊的妻子,是中部戰區總醫院感染內科護士長,每天都要接觸不同的病人。為防止出現交叉感染,夫妻倆在家吃飯也要保持一定距離。參加抗擊疫情戰斗,兩人見面的時間很少,劉俊笑言“想見一面得提前約”。

因為疫情,大部分市民都待在家,可劉俊依舊每天上街巡邏。有時候,遇到前去就診或就診回來的患者,劉俊就幫著聯系其所在社區的轉運車。

“沒有疫情的時候,我們維護社會安寧。現在疫情當前,我們更責無旁貸。”身為地道的武漢人,劉俊最迫切的心願,就是早日打贏武漢保衛戰。

《 人民日報 》( 2020年02月14日 13 版)

(責編:鄭浦麗、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