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之光 | 乘小火车追寻王尽美邓恩铭的足迹

2021年06月18日09:52  来源:淄博日报
 
原标题:百年之光 | 乘小火车追寻王尽美邓恩铭的足迹

1974年建成辛泰铁路后,随即开通了7053次列车,俗称绿皮小火车。小火车最初是沿线铁路工人上下班乘坐的通勤车,后来随着户外运动的兴起和乡村旅游的发展,一跃成为人们眼中的网红小火车。2020年4月10日,小火车升级为公益慢火车,并将始发站接续延伸至济南。在淄博市境内,小火车自淄博站始发,沿胶济线向东经过湖田站、金岭镇站、东风站,在王朱线路所(此前是经临淄站, 自2021年1月20日0时起,小火车在东风至王朱线路所间改经由胶辛联络线运行,不再经由临淄站。)转而南下进入辛泰铁路,沿经南仇站、刘征站、黑旺站、西桐古站、北牟站、口头乘降所、源迁站、南博山站驶出淄博最终停靠泰山站。

小火车沿经站点的所在地或附近,很多地方都是王尽美、邓恩铭来淄博矿区发展工人运动时到过之处。时至今天,我们依然可以乘着小火车追寻到王尽美和邓恩铭当年的足迹。

王尽美

邓恩铭

淄博站位于张店区,1923年年初,王尽美指示人员到张店开展铁路工人运动,通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成立了张店车站工会。1924年冬,中共张店车站支部委员会成立。中共张店车站支部开始为组,1925年2月改称支部,亦称张店铁路工人支部。当时在火车站南来北往的人流中,这个支部是党在淄博秘密活动的联络点和派往各地地下工作人员的中转站,曾为途经张店的多位我党早期领导人提供过掩护与帮助。

中共张店车站支部成立旧址现貌

小火车驶出淄博站向东6公里就到了湖田站。今天的湖田站只是一个小站,但它的建站历史可以追溯到胶济线建造的年代。1904年胶济线建成后,成为德、日侵略者掠夺山东省内煤炭等资源的“吸血管”。湖田站南侧有石灰石矿,德国人也修建了通往矿区的铁路专线,从其他地域掠夺的煤炭资源也通过湖田站运往青岛港。距离湖田站仅5.2公里的金岭镇站与胶济线有着同样的历史,主要接发煤炭、铁矿资源。为发展淄博矿区的工人运动,王尽美、邓恩铭曾多次奔波往返于济南和青岛之间,胶济线上的湖田站、金岭镇站是他们的必经之地。

离开金岭镇站,小火车经过临淄(辛店)的东风站、王朱线路所、南仇站、刘征站后,进入淄川区到达黑旺站。黑旺站位于淄川区的寨里镇,寨里镇西南方向不远就是洪山镇。1921年冬,参加完在上海举行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会议,王尽美特邀中共北京区执行委员会书记、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罗章龙赴山东考察,他们穿过淄川大荒地,走进淄川矿区发展工人运动。

1922年麦收时节,王尽美第二次来到淄博。他在洪山镇马家村炭矿工人机器图算学校以讲课为掩护,日夜开展工作,组织工人运动。同年6月25日晚,淄川、南定、博山、西河一带的煤矿工人代表250多人,在学校院内召开了矿业工会发起会。大会上淄博的工人们第一次喊出了“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反对资本家的剥削与压迫,争取自身解放”的口号,王尽美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会议选举成立了淄博第一个工会组织——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通过了工会章程。会后王尽美亲自撰写了《矿业工会淄博部发起会志盛》一文,记述了这次大会召开的盛况。也正是在此文中,“淄博”作为一个地区名称第一次出现在党的历史文献中。

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旧址现貌

也是在1922年,邓恩铭参加完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返鲁后,利用其叔黄泽沛任淄川县知事的有利条件,于同年8月来到了淄博矿区。他深入矿井、工棚、农村、学校,调查工人的劳动生活状况,向工人们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的主张,启发工人觉悟,培养革命力量,号召工人团结起来,向帝国主义和资本家进行斗争。1922年年底,受到邓恩铭启发教育的淄川大昆仑炭栈工人,联络厂商向反动政府发起抗“教育捐”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工人们还用征得的款项办起了“昆山两级小学”。

山东矿业工会淄博部成立后,王尽美、邓恩铭等抓紧了淄博矿区党组织的创建工作。1924年春,山东党组织又派邓恩铭重返淄博,深入矿区,开展工人运动,发展党的组织。在王尽美、邓恩铭的指导帮助下,1924年7月,经中共中央批准,淄博第一个党支部——中共淄博支部(又称中共淄博矿区支部)正式成立,直属中央领导。

小火车驶离黑旺站,经西桐古站、北牟站和口头乘降所来到源迁站。源迁站位于博山区的源泉镇,源泉镇的西北方向就是位于如今安上社区的沙子顶煤矿。王尽美在博山矿区发展工人运动时,曾深入到沙子顶煤矿工人中,了解他们的劳动生活状况,向工人们宣传革命道理,启发工人们要组织起来,建立自己的组织,谋求自身的解放。

中共淄博支部旧址现貌

离开源迁站后,小火车经过南博山站后就一路南下驶离了淄博。小火车一路驶来,沿途王尽美和邓恩铭留下了炽热的革命足迹,他们当年踏遍淄博矿区,在淄博的工人间洒下了革命的火种。最终,这由南湖红船携来的一脉星火,在淄博渐成燎原之势,传承不息。(李凯)

(责编:郑浦丽、刘颖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