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攻坚看行动|做好“人”的文章,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深度调研(上)

2021年02月09日09:37  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
 
原标题:改革攻坚看行动|做好“人”的文章,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深度调研(上)

做好“人”的文章

——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深度调研(上)

 济宁经济开发区不断加强道路、厂房等基础设施建设,为项目发展提供重要支撑。□记者吕光社 通讯员 王婷婷 报道

■编者按 “坚定不移推进改革开放,重点领域制度创新实现重大突破。”在今年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全面推进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作为重点领域制度创新,被重点提及。

2019年7月10日,省委十一届九次全会审议通过《关于推进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创新促进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全面拉开开发区改革的大幕。截至去年11月底,各市各开发区已基本完成改革任务。

以市场化改革为取向、以去行政化改革为方向、以体制机制为突破口,这场高位推动下的改革给开发区带来了哪些变化?开发区的优势如何得到重塑?从去年10月份开始,记者在省内东中西部展开调研,深入到开发区干部中间、企业和项目一线,近距离观察改革之变,推出上下两篇报道,敬请关注。

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说到底,是要做好“人”的文章,想方设法调动人的积极性。自2019年7月我省部署开展这一工作以来,全省各市各开发区按照省委要求,掀起了一场“瘦身强体”的“自我革命”,激发干事创业的热情和干劲。随着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变化,正在这些“年轻”的土地上悄然发生。

人员能进能出,岗位能上能下

——打破“铁饭碗”让每个人都感受到压力

竞聘前一天晚上11:54突然接到通知,第二天早上7点开始抽签、随后答辩。3个副职,19人竞争。等到现场结果公布,已是凌晨1点。在激烈的“厮杀”中竞聘成功,日照经开区行政审批服务局副局长张永艳不免感叹:“竞争很残酷,对岗位倍感珍惜。”

在滨州经开区,人事制度改革后,12位优秀年轻干部通过竞聘走上领导岗位,也有部分原机构主要领导竞聘到了副职岗位,更有体制外人员如今管理着体制内人员的“逆袭”:牛磊原是经开区一名“政府购买服务”人员,凭着在项目管理上的丰富经验,此次竞聘上了经贸发展局中层管理岗位。

近期,记者在省内东中西部调研,谈及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带来的变化,受访者不约而同指向了人事制度改革给全员带来的“震动”——人员能进能出、岗位能上能下,没了“铁饭碗”,每个人都感受到了压力。

改革,就是要触及灵魂。各市开发区紧紧扭住“人”这个关键因素,在选优配强领导班子的基础上,积极探索实行灵活高效的用人机制:除了由地方领导班子成员兼任的外,全面实行岗位聘任制、末位淘汰制。不仅如此,身份界限也在改革中被打破。现有人员身份封存管理,封存后全员“起立”、竞聘上岗。不再有“身份”之差,只有“岗位”之别。

“改革让所有人经历一场‘洗礼’。”聊城市委副书记、冠县县委书记李春田如是说。

一个非常明显的变化是,很多开发区面向全县、全市乃至全省、全国招聘人才,一批懂经济、懂金融、高学历的专业人才,充实到了开发区的领导班子中。邹城开发区面向全国招聘专职副主任3人,其中1名为杭州富春湾新城管委会“90后”高层次金融专业人才。另一位“90后”牛传星,原本在冠县财政局工作,在竞聘中从县直部门7名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冠县经开区建立以来最年轻的管委会副主任。

用人机制的灵活,还体现在部分开发区创新设置的“兼职副主任”一职上。对于无法全职引入的人才,他们用这一办法,找到了破题之道。深圳市山东商会常务副会长梁庆伟,如今还有个身份——博兴经开区管委会兼职副主任。他告诉记者,聘用期间,其底薪为每年10万元,每引进一项重大项目成功落地,还可获得一次性引荐奖励资金。

从原开发区机关事业单位人员中组织竞聘,从全市机关事业单位公开遴选,社会化方式择优选聘……多种方式并用,开发区干部队伍实现了学历、年龄、专业等结构的优化提升,年轻化、知识化成为两大特点。青岛高新区人员平均年龄由改革前的41岁降为35岁,大学以上学历从85%提高到98.8%,硕士、博士占比从37%提高到52%。

与“人员能进能出、岗位能上能下”相适应的,是“干多干少不一样、干好干坏不一样”。省里给出的政策是开发区人员薪酬,一般不超过当地同条件机关工作人员收入的2倍。实践中,各地基本上按照1.5-2倍来把握。烟台开发区实行“以岗定薪、薪随岗动,总量控制、动态管理,绩效考核、拉开档次,突出重点、面向一线”的薪酬分配制度,奖优罚劣、奖勤罚懒。“一年有360天在外招商。”烟台开发区招商局副局长鞠锦源一年能收入20多万元,“在烟台,很有竞争力了!”

改革过程中必然伴随着“阵痛”,如何以务实稳健方式化解各类利益冲突,也考验着各地智慧。据临沂高新区组织部副部长张晓伟介绍,经过四轮竞聘和部门单位工作人员双向选择后,最终有11人落聘。对落聘人员,高新区设置了提前退休、顶岗锻炼、脱产进修、离岗创业、转岗安置等5种安置方案。目前落聘人员安置比较平稳。

剥离社会职能,聚焦主责主业

——工作内容回归到“高新”和“开发”上来

从滨州市区出发,20分钟车程,便到达中海汇智人才公寓。12幢楼、1054套住房,总面积近14万平方米。2020年4月份开始装修改造,当年7月全部结束。

滨州经开区组织部副部长、人力资源部部长宋建军直言:“这样的速度与效率,正是改革的结果。改革前,开发区‘县区化’,承担着大量社会事务职能,还代管着3个街道的188个村,组织部大量精力用于抓农村党建。改革后,大量社会职能剥离出去,考核内容也相应减少,大家腾出手来盯上、靠上抓招才引智、绩效考核。”

高新区就要搞高新技术,开发区就是要搞好开发。我省这一轮开发区体制机制改革,核心就是让开发区回归本位,聚焦主责主业。通过全面推进“一加强、两剥离”,即全面加强经济管理服务职能,剥离不必要的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和具体的开发运营职能,开发区管理机构职能从“大包大揽式”向“轻装上阵式”转变。

“通过‘市级上收、下沉镇街’等方式,我们剥离了36项社会事务管理职能,其中包括卫生健康、教育、社区治理、基层信访维稳等。”烟台开发区工委改革办调研处处长张俊鹏告诉记者,在此基础上,管委会进一步聚焦经济招商主责主业,实行“大经济”“大建设”等大部门管理,内设机构由原来的24个压减到10个,运转机制更加精简高效。

以“大经济”体系为例,烟台开发区整合发改、经信、科技、商务、统计等6大领域职能,组建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局,负责从产业定位、规划布局到政策制定、扶持服务等产业培育全流程工作,实现“产业+科技+创新”一个部门统筹、服务企业一个口子对外,推动经济与科创深度融合、相互催化。近两年烟台开发区新增合作高校院所35家,相当于前三年的总和。2020年新增市级以上创新平台6个,总数达到232个。

据统计,截至2020年10月底,全省经济开发区共撤减管委会内设机构1467个,压减58.7%;精减管委会人员26588人,压减56.2%;减少代管乡镇73个,压减49.32%;缩减实际管辖面积9577.5平方公里,压减48.1%。

记者在调研中了解到,青岛、临沂、滨州、荣成等地明确开发区不再代管乡镇、村居,全部交回属地政府管理,心无旁骛抓经济建设。不再代管之后,在涉及土地等关键问题的协调上是否不如以前便利?开发区和乡镇如何建立一种新的联系机制?

滨州经开区的做法是:交叉任职,驻地政府区委副书记兼任经开区党工委副书记,参与研究涉及开发区重要工作,涉及相关问题出面协调。此外,探索建立“吹哨报到”机制,也是开发区普遍采取的一种做法。泰安、日照等市探索编制开发区“吹哨清单”,形成了“开发区有呼叫,属地单位有响应”的工作联动机制。

党工委(管委会)+公司(基金、行业协会、理事会)

——市场化改革为园区管理添活力

无论是改革机构、人事还是调整职能,最终目的都是运营好开发区。市场化改革取向,是此次改革的一大特点。基于此,各地积极推行“党工委(管委会)+公司(基金、行业协会、理事会)”等多种形式的管理体制,为园区管理增添市场活力。

走进滨州经开区高端装备制造产业园,项目建设热火朝天、机器轰鸣。这个产业园,由经开区2019年12月成立的滨州中海城市投资开发集团开发运营,集团副总经理沙月鹏告诉记者,与以往建好园区“坐等”招商不同,现在的运营模式是“边建园区边招商”,不管是开发还是运营,一切以项目为中心。

沙月鹏给记者说起一件事情,魏桥国科中科院铝基复合材料项目已经签约本园区。这一项目科技水平国际领先,附加值颇高。“原本园区内单体厂房层高15米,而该项目要求层高为18米,我们花了45天时间,根据项目方提供的图纸,及时变更厂房层高,全力满足项目需求。”

过去,虽然很多开发区设立了市场化开发运营主体,但无论规模还是水平,层次都不高,主要表现在“三多三少”现象,即搞开发的多、搞运营的少;专业主体多、综合主体少;国有企业多、民营企业少。改革以来,各地探索改组、组建、引进开发运营公司或者专业服务公司,来承担开发建设、产业培育、投资运营、“双招双引”等工作,让开发区市场化运作水平明显有了提升。

眼下,烟台开发区正深入探索实行“党工委(管委会)+”多种管理模式,鼓励和引导各类社会力量参与开发区运营。烟台业达经发集团和城发集团,正是烟台开发区对原来30多家国有企业进行战略性重组后,组建的两大平台公司,也是“党工委(管委会)+公司”的运营主体。

其中,前者主要承接园区开发运营、科创金融服务职能。后者承接重点城建项目建设、城市更新发展综合服务等职能。近两年,两大平台公司强力参与重要地块开发、重点城市更新项目、重大民生工程等,光闲置厂房楼宇,就盘活了16万平方米。

依托区内有实力的企业组建企业联盟、理事会,对开发区实行整体化建设运营,或者建设管理运营“区中园”,也是创新做法。龙口经开区让企业“唱主角”,赋予企业“双招双引”自主权,让龙头企业成为招商引资的主力军。目前,道恩集团主导运营的9平方公里新材料新能源产业园、南山集团主导运营的2平方公里航空材料产业园已初具规模,第3个企业运营的“区中园”也已具雏形。

必须正视的是,市场化改革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有专业人士指出,人才缺乏依然还是主要掣肘。随着用人制度改革同步推进,一批专业人才的“加盟”,情况将会逐步改观。同时,在改革过程中,开发区管委会部分原有工作人员被调整到平台公司和运营机构,他们也应尽快消除体制内“烙印”,补上市场这一课,适应开发区未来发展新要求。(张春晓 刘一颖 卢昱)

(责编:聂俊穹、刘颖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