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齊魯樣板,鋪展鄉村振興壯美畫卷

2021年06月13日08:37  來源:大眾日報
 
原標題:打造齊魯樣板,鋪展鄉村振興壯美畫卷

初夏時節,三澗溪村,趙順利家。牆上的照片是2018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同一家人圍坐一起拉家常的情景——“這些年老百姓的生活可好了,致富路越走越寬,日子越過越紅火,全靠黨的政策好。”聽完趙順利的話,習近平總書記十分高興,叮囑隨行的地方領導:“農業農村工作,說一千、道一萬,增加農民收入是關鍵。”

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是關系國計民生的根本性問題。“農業大省的責任首先是維護國家糧食安全。要把糧食生產抓緊抓好,把農業結構調活調優,把農民增收夯實夯牢,把脫貧攻堅戰打好打贏,扎實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打造鄉村振興的齊魯樣板。”總書記對山東寄予厚望重托。

殷殷囑托,激人奮進。山東堅決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要求,堅定扛起“打造鄉村振興的齊魯樣板”重要政治任務,聚焦聚力推動產業、人才、生態、文化、組織“五個振興”,一幅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的鄉村振興美好畫卷在齊魯大地徐徐展開:農業綜合產能持續提升,農民收入不斷增加,農村社會和諧穩定,鄉村面貌煥然一新……

繪就藍圖,集聚各類資源要素流向鄉村、潤澤鄉村——

鄉村振興全面起勢

6月,位於沂源縣魯村鎮的沂河源田園綜合體內,天藍、水碧、山翠、樹綠……亮麗的風景吸引著周邊游客的到來。“目前,我們已經完成桃花島景區的整體綠化、景觀設施的提升,花果山農業觀光項目也正在建設。還將引進馬術、營地教育等項目,力爭盡快試營業,進一步提高鄉村文旅的品質。”田園綜合體項目負責人董方軍滿是憧憬,要用產業激活鄉村發展的澎湃動力。

“在自己村裡就能打工拿工資,這樣的好日子以前想都不敢想。”田園綜合體覆蓋魯村鎮南部7個村,不少村民在生態循環種植養殖標准化基地、農產品深加工企業、旅游景區實現就業,從各個產業鏈環節上獲取多重收益。

努力實現農村生產、生活、生態“三生同步”,農業、文化、旅游“三位一體”的魯村鎮,正是齊魯大地高質量推進鄉村振興的生動寫照。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一篇大文章,要統籌謀劃,科學推進。”2018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推動鄉村振興健康有序進行,規劃先行、精准施策、分類推進。

深入領會和運用這一科學方法論,山東制定關於貫徹落實中央決策部署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意見,率先出台鄉村振興戰略規劃,同步制訂“五個振興”工作方案,出台系列政策,在省級形成“1+1+5+N”規劃體系。市、縣規劃體系也全面建立,搭建起鄉村振興的“四梁八柱”。

藍圖繪就,更要干出實效。山東省市縣均成立了黨委書記任主任的農業農村委員會,建立了鄉村振興“五大專班”推進機制,高位推動鄉村振興。制定貫徹落實《中國共產黨農村工作條例》實施意見,出台加快推動鄉村振興和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24條支持政策,明確標准體系和監測指標,把鄉村振興納入市縣綜合考核和省直部門績效考核,形成了“政策保障、標准引領、動態監測、考核評價”的制度體系。

從2018年強化頂層設計,到2019年狠抓工作落實,再到2020年聚力攻堅克難,2021年乘勢而上求突破,山東把打造鄉村振興齊魯樣板擺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一步一個腳印扎實推進,集聚各類資源、要素流向鄉村,潤澤鄉村,凝聚起強大合力,推動鄉村振興全面起勢。

推進鄉村振興,離不開一個好班子和好帶頭人。幫錢幫物,不如幫建個好支部。從駐村第一書記,到“千名干部下基層”“萬名干部下基層”,再到“加強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工作隊……山東著力建強基層黨組織這一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主心骨”,推動干部優勢、人才資源轉化為推進鄉村振興的強大動力。

真刀真槍地干,也要真金白銀地投。為解決涉農資金多頭管理、使用分散等問題,山東把涉農資金全部納入鄉村振興“資金池”,進行集中統一管理、統籌安排使用。2020年,省級安排鄉村振興戰略資金655億元,納入統籌整合范圍460億元﹔發行農業農村領域專項債券516.27億元。

一分耕耘一分收獲,齊魯大地近7萬個村庄處處新顏盡展。“針對我省東中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存在差異的情況,我們目前正在深入調查研究,探索制定分類推進鄉村振興的工作機制。”省農業農村廳副廳長褚瑞雲說,總的設想是,把縣域作為推進鄉村振興的主體,首先把城鎮化率相對較高的市轄區劃出來,單獨作為一類。把城鎮化率相對較低的涉農縣劃分為強中弱三類:經濟實力較強的,以動能轉換、優化升級為重點,探索實施整縣推進,率先實現鄉村振興﹔經濟實力一般的,以加速發展、全面推進為重點,探索實施連片推進,加快實現鄉村振興﹔經濟實力較弱的,以補齊短板、跨越趕超為重點,探索實施“點上示范、面上突破”,全力推進鄉村振興。

扛牢農業大省責任,給農業插上科技的翅膀,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

讓“中國飯碗”裝上更多優質“山東糧”

“農業基礎地位任何時候都不能忽視和削弱,手中有糧、心中不慌在任何時候都是真理。”牢記總書記囑托,作為全國農業發展的“排頭兵”,山東堅定扛牢農業大省責任,以連續7年站穩5000萬噸台階的糧食總產、連續6年超過8000萬噸的蔬菜產量,給了全省、全國人民一個充實的“糧袋子”、安穩的“菜籃子”。

風吹麥田千層浪,又到一年麥收時。進入6月,山東小麥由南向北、由西向東逐漸成熟,農戶們紛紛“開鐮”收割,一派豐收的景象。

“今年預計比去年產量還要高,畝產能超過1100斤。”樂陵市孔鎮鎮官庄村黨支部書記王洪軍望著村黨支部領辦合作社的千畝麥田介紹,地裡大部分種的是省農科院培育的優質強筋小麥品種“濟麥44”,不僅高產,每斤還能多賣1毛錢,已經有幾家面粉廠來對接過。

讓王洪軍對小麥產銷充滿信心的不僅是好品種,還有好技術。從去年開始,他們應用了國家小麥產業技術體系崗位專家、省農科院作物研究所研究員王法宏推廣的小麥壟作高效節水技術和小麥播前播后雙鎮壓抗逆栽培技術。

“把傳統平作小麥改成壟作,改傳統平作大水漫灌為壟作溝內滲灌,可節水40%、節工70%以上。同時還可有效減輕小麥的根部病害、莖部病害、葉部病害。小麥每穗粒數較傳統平作小麥多3∼4粒,千粒重可提高1.5克到2克,在高產田能夠增產10%左右。”王法宏說。

山東堅定把確保重要農產品特別是糧食供給,作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首要任務,堅持藏糧於地,劃定糧食生產功能區和棉花生產保護區5650萬畝,累計建成高標准農田6113萬畝﹔堅持藏糧於技,全省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預計達到65%以上,主要農作物良種覆蓋率超過98%,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到87.85%……

在此基礎上,山東不斷提升農業質量效益和競爭力,農業高質量發展步伐加快。2020年,全省農林牧漁業總產值達到10190.6億元,成為全國首個突破萬億元大關的省份,標志著山東農業經濟總體實力躍上了一個新的台階。

標准決定質量。在“蔬菜之鄉”壽光,全國蔬菜質量標准中心目前已編制了37種蔬菜的54項生產技術規范和操作規程,啟動了118項國家標准、行業標准、地方標准研制工作。日光溫室番茄、黃瓜兩項全產業鏈農業行業標准,已由農業農村部批准發布。“壽光技術”正在變成全國蔬菜的“行業標准”。

為在更高標准、更高層次上推進農業現代化,山東加快農業對外開放步伐,2020年農產品出口額達1257.4億元,同比增長1.9%,連續22年領跑全國。

加快推動農村一二三產融合發展,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千方百計讓農民“錢袋子”鼓起來

“過去大把的新芽被直接丟棄或埋在地下,現在成了寶貝,加工成棗芽茶后很受歡迎。”初夏時節,在冬棗之鄉——濱州市沾化區下窪鎮,曹家廟村村民陳磊在棗園忙得不亦樂乎。環視四周,不少棗農像他一樣,正把採摘下來的冬棗芽收集起來,再由合作社與企業聯合開發冬棗芽茶,不僅成為消費者青睞的茶中新貴,還帶動棗農畝均增收200元至300元。“再過一個月,棗花盛開時生產的棗花蜜,更受歡迎。”陳磊難掩心中喜悅,“現在不僅有好產品,更不愁賣,淘寶、京東、拼多多等平台都常年銷售,還有自己的抖音達人帶貨,粉絲有400多萬個。”

冬棗的衍生價值遠不止棗芽茶、棗花蜜。“借助老棗樹長壽寓意,我們創意推出冬棗長壽木‘三件寶’:棗木鎮紙、棗木馬扎、棗木擀面杖,如今已成為下窪鎮的地域文化產品。”沾化水潤天成民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丁國勇介紹。與此同時,每年冬季棗農修剪的棗樹枝還可以生產出清潔取暖所需的生物質顆粒,在冬棗還沒成熟之時,棗農的錢包先鼓了起來。

“冬棗成熟時節,游園採摘吸引各地游客到來,棗農不僅變身景區管理者,還辦起了農家樂。”下窪鎮黨委書記姜竹凱說,從“單一賣棗”升級到“全身變寶”,冬棗產業鏈條不斷拉長,帶動老百姓的日子越過越紅火。

“要加快構建促進農民持續較快增收的長效政策機制,讓廣大農民都盡快富裕起來。”山東把總書記重要指示要求轉化為實際行動,加快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千方百計讓農民的“錢袋子”鼓起來。2020年,全省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8753元,同比增長5.5%,比2015年增長45.0%,快於同期城鎮居民收入增速6.4個百分點。

“以前靠開貨車和打零工賺錢,收入沒有保障。去年,我們把家裡的房子改造成民宿,‘十一’假期一開業就訂滿了。”談起現在的日子,淄博市淄川區太河鎮的東東峪村村民胡立亮樂得合不攏嘴,“今年‘五一’假期,民宿家家爆滿,最近又接了個旅行團,現在我家又滿房了。”

東東峪村有著百泉村之美譽,村裡自然風景美,生態環境好。但以前村集體經濟幾乎為零,產業更無從談起。近年來,在村黨支部書記朱全祥帶領下,村民開始對村中閑置的房子進行特色裝修,投資建設鄉村民宿,並由合作社統一管理,村子煥發新生機。截至目前,全村累計接待游客5000余人,收入200多萬元,村裡建檔立卡貧困戶130戶全部脫貧。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良好生態環境是農村最大優勢和寶貴財富。在山東,像東東峪村這樣吃“生態飯”的村子還有很多。截至去年底,山東圓滿完成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目標,累計創建省級美麗鄉村示范村2000個,市縣級美麗鄉村1.88萬個。

小康路上,一個都不能少。通過開展脫貧攻堅,山東累計減少省標以下貧困人口251.6萬人,8654個省扶貧工作重點村全部退出,貧困人口收入水平和生活質量明顯提高。

“脫貧攻堅取得勝利后,要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這是‘三農’工作重心的歷史性轉移。”山東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堅決守住脫貧攻堅成果,接續推進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十四五’期間,將持續發展壯大扶貧產業,做好脫貧人口穩崗就業,健全防止返貧監測幫扶機制,推動實現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讓脫貧群眾過上更加美好的生活。”省農業農村廳黨組書記、副廳長,省扶貧開發辦主任崔建海說。

培育吸引人才、創新發展思路,著力增強“三農”發展動力活力——

以改革激活農業農村一池春水

“你們就是那對創業的小夫妻啊!”2018年6月14日,三澗溪村公寓樓前,習近平總書記走到王元虎和李少清夫婦身邊,一邊與他們親切握手,一邊笑著說。

王元虎,返鄉創業青年、濟南源虎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三年前的那一幕,在他腦海裡歷歷在目。

“看,這裡將建設新的加工、冷鏈倉儲基地和一處豬豬樂園。”王元虎指著剛搬遷的一片空地介紹,經過十幾年的發展,公司已發展起集生態養殖、生態種植、農產品初加工銷售、生態旅游、休閑觀光於一體的農業循環產業。

不僅是王元虎,90后復退軍人李其曉成為多肉種植“網紅”﹔90后大學生劉亞楠成為農創園的宣傳員、接待員﹔36歲的高燕在村西頭打造起一座“動物樂園”……王元虎組織121位返鄉青年及家屬成立了綠澗生態農業合作社,他們為鄉村發展帶來新思維、新觀念,也注入了新活力。

“鄉村振興,人才是關鍵。要積極培養本土人才,鼓勵外出能人返鄉創業,鼓勵大學生村官扎根基層,為鄉村振興提供人才保障。”習近平總書記在三澗溪村視察時指出。

“隻有讓年輕人留下來,想干事干成事,才能永葆鄉村振興的源頭活水。”三澗溪村黨委書記高淑貞介紹,剛剛完成換屆的村“兩委”新班子成員,年輕人成了主力。通過黨建引領、產業帶動,對青年返鄉創業的吸引力正在逐步顯現。

今年春天,在武城縣武城鎮,玉貞農資農民專業合作社負責人王真龍從武城農商銀行辦理了一筆35萬元的貸款,他用的抵押物是一本股權証。“春季農業生產需要購買大量種子、化肥、農藥,但自有資金不足需要貸款,擔保人又難找,村裡發放的農村集體股權証可派上了大用場。”

作為全省17個農村集體資產股權質押貸款試點縣之一,武城把農村經營性資產和除去承包地、宅基地的資源性資產全部進行清產核資,折算成股份。“以戶為單位發本証書,一人一股,這樣農民就變成了股民,可以參與集體資產經營活動,還可以拿著股權向銀行進行質押獲得貸款。”武城縣鄉村振興服務中心副主任趙淑莉說。

改革是破解農業農村發展難題的法寶。率先完成農村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証工作﹔圓滿完成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整省試點,全省超過99%的村(組)完成成員身份確認,超過99%的村(組)成立了新的集體經濟組織並完成登記賦碼……山東以改革激活農業農村一池春水,著力增強發展動力和活力。

鄉村振興,既要塑形,也要鑄魂。40支“習語潤心”理論輕騎兵常態化走進基層村居一線宣講政策﹔20支“習語潤心”文藝輕騎兵重點走進文化薄弱村、邊遠山區村開展文化演出﹔各級志願服務隊伍組建“小馬扎”工作隊,開設新思想講壇,舉辦農民運動會……在山東,各文明實踐中心、實踐站聚焦群眾需求,廣泛開展文明實踐主題活動,推動黨的創新理論“飛入尋常百姓家”,為鄉村振興提供源源不斷的精神動能。

“全黨務必充分認識新發展階段做好‘三農’工作的重要性和緊迫性,堅持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重中之重,舉全黨全社會之力推動鄉村振興,促進農業高質高效、鄉村宜居宜業、農民富裕富足。”乘勢而上求突破,山東將堅決落實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決策部署,堅持優先發展農業農村,以更大力度打造鄉村振興齊魯樣板,統籌、融合、有序推進“五個振興”,奮力書寫鄉村振興新篇章。(毛鑫鑫 方壘 李麗)

(責編:聶俊穹、邢曼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