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萬億城市新征程”,孫立成代表濟南向世界發出邀約

2021年05月09日09:01  來源:舜網-濟南日報
 
原標題:央視聚焦萬億城市新征程,孫立成代表濟南發出邀約:共謀發展,濟南期待你的到來!

  省委常委、市委書記孫立成出席央視《對話》欄目。(本報記者范良攝)

  2020年,在全國GDP過萬億的城市中,新加入了一個城市,她的名字叫濟南。近日,中央廣播電視總台《對話》欄目圍繞“萬億城市新征程·濟南”專題到濟南進行採訪錄制。5月8日晚,本次採訪內容在央視財經頻道《對話》欄目播出,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孫立成就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國家戰略、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建設發展、“GDP萬億元俱樂部”、科技創新等話題進行了精彩闡述。

  站在全新的發展節點,登上國家層面戰略舞台,孫立成代表濟南,向中國也向世界作出一份新的承諾,並發出邀約:歡迎來到濟南,來到這裡,品味她的韻、感受她的美,共謀發展、共享繁榮。濟南,期待你的到來!

  城市“新身份”“萬億城市”既在預料之中,又在預料之外

  節目中,《對話》欄目工作人員精心准備了提問道具——一本古色古香的折頁冊子,這座城市聚力發展的幾個方面“突破口”“關鍵點”都在這本冊子中。主持人陳偉鴻對照冊子提出的第一個關注問題就是“萬億城市是否在意料之中”。

  回望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世界經濟嚴重衰退等多重沖擊疊加,給城市經濟運行造成巨大沖擊,但濟南充分展現出發展的強大韌性和巨大潛能,經濟社會發展交出振奮人心的“成績單”。最具歷史意義的是,地區生產總值突破萬億大關,達到10140.9億元,增長4.9%,位次提升到全國城市第19位,增速列全國20強城市第1位。GDP破萬億元,濟南成功晉級“萬億城市”,高質量發展的“濟南路徑”讓各界充滿好奇。

  “既在預料之中,又在預料之外。”作為這座城市的主政者,孫立成解釋說,預料之中,是因為濟南2019年完成了9443億元的GDP總量,同比增長了7%,如果沒有特殊情況的話,2020年照此發展,是有望過萬億的。但,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帶來了很大的難度。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濟南始終堅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19天阻斷本土病例疫情,58天本土確診病例全部治愈“清零”。談到濟南疫情防控的成功經驗,孫立成說,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濟南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首先“控”,先把疫情控住。第二“穩”,把經濟社會生活先穩住,不能出現大的下滑。第三,抓住機會“進”,以攻為守,搶時間、爭進度,全力恢復生產和生活。在分析第一季度情況和疫情防控的情況之后,濟南市委、市政府就作出了判斷,有底氣能夠完成我們的目標任務。“所以我和市長孫述濤同志就向省委、省政府作了正式承諾,等於立了軍令狀。”

  對城市來說,進入GDP萬億俱樂部,不僅是一種榮譽、象征,更意味著一種機遇。對濟南來說,這是怎樣的機遇?在孫立成看來,這首先意味著城市從量的擴張轉到了質的增長。特別是“四新”經濟佔經濟總量比重超過40%,高新技術產值增長佔規上工業增加值的56%。濟南能夠更加積極、更加主動,也更加從容地把關注點放在內涵發展上,不急於看量的多少。第二,意味著濟南有了服務服從國家戰略、為全局作貢獻、為國家作貢獻的能力。第三,意味著濟南在國家的區域發展戰略上,它的地位、作用會進一步凸顯。第四,隨著城市能級的提升,濟南在輻射、帶動作用上有了新的發展前景。

  發展的質量,決定著經濟能走多遠。貫徹新發展理念,濟南把質的增長放到了一個更重要的位置之上。當下的濟南,“東強、西興、南美、北起、中優”的城市發展新格局有序鋪開,產業、科技、城市建設、社會民生等各方面全面發力,消費水平、內需潛力、市場活力等各方面充分釋放,越來越多的“高質量GDP”支撐強省會建設繼續向更高目標沖刺。

  “黃河”熱度重大國家戰略帶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

  近年來,濟南市經濟社會發展成績斐然,越來越多地吸引著各界的關注。主持人陳偉鴻在與孫立成對話時提到,在制作本期節目之前,特別做了一下搜索調查,發現這一年中,無論是中央媒體還是地方媒體,關於濟南最多的“搜索熱詞”就是“黃河”。

  “黃河”不只是媒體對濟南的“搜索熱詞”,更是這座城市的“發展關鍵詞”。孫立成表示,2019年9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上升為重大國家戰略。2020年1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會議強調發揮山東半島城市群龍頭作用,推動沿黃地區中心城市及城市群高質量發展。濟南作為山東半島城市群的核心城市,被賦予了新的使命。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中,對黃河流域如何做好生態保護、如何高質量發展,都提出了具體的要求,其中還有多處直接點到了濟南。“黃河戰略對於濟南來講,是我們的重大歷史機遇。”孫立成表示,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國家戰略,第一次將濟南放到了國家戰略發展大局、生態文明建設全局和區域協調發展布局中來定位和要求,“同以往在濟南實施的戰略相比,黃河戰略是最高層次的戰略,是同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這四大戰略一樣重要的第五大國家區域發展戰略,這對山東、對濟南來講,都是千載難逢的重大機遇。”

  重大機遇當前,搶抓機遇、乘勢而上,在深入實施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國家戰略的進程中進一步加快高質量發展成為重中之重。在深入實施黃河重大國家戰略的進程中,濟南做了哪些方面的工作?濟南市發改委主任謝堃表示,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規劃綱要》出台之前,濟南就提前行動起來,策劃實施生態保護修復行動、黃河安瀾保障行動等十大行動,安排部署了64項任務。除此之外,濟南還狠抓規劃策劃,加快相關規劃的編制工作,並繼續抓好項目支撐。“今年濟南安排了300個市級重點項目,總投資1.6萬億元,其中大多數與貫徹落實黃河戰略緊密相關。”謝堃說。

  談及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等五大戰略的話題,中國企業聯合會常務副會長兼理事長朱宏任表示,這五大國家區域發展戰略所強調的側重點有所不同,在“一江一河”的領域裡,國家再三強調生態保護的重要性,同時也強調要重視高質量發展。在深入實施重大國家戰略的進程中,各地的資源稟賦、歷史文化等各不相同,所承擔的任務也不一樣,“要發揮各自的特色、搶先發展。我想,綠色發展和數字化轉型,是需要緊緊把握住的兩個方面。”

  “四區”政策疊加未來的起步區就是一個新濟南

  在落實黃河重大國家戰略的進程中,濟南發展蒸蒸日上,辦成了很多大事、迎來了眾多喜事。令主持人好奇的是,哪件事是讓孫立成感到最興奮的事?“隨著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重大國家戰略的推出,黨中央、國務院在謀劃支持濟南建設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孫立成回答道。

  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和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有何不同?孫立成表示,起步區是在貫徹落實黃河重大國家戰略的背景下重新進行的制度設計,是在進入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大背景之下提出的新要求,起步區不隻要做好新舊動能轉換文章,還要優先考慮生態保護,將黃河的長治久安放在重要位置,打造對外開放的新平台,建設宜居智慧綠色的新城區,起步區的內涵和先行區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立足當前,濟南正圍繞起步區建設發展開展哪方面的工作?展望未來,起步區將是什麼樣?“起步區是濟南踐行黃河重大國家戰略的主陣地,我們現在的重點是把起步區的規劃編制好、把頂層設計做好。按照我們的頂層設計,起步區將打造成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示范區。”濟南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李國祥說。

  做好新舊動能轉換這篇大文章,是加快起步區建設發展以及濟南加快高質量發展進程中的重要一步。在對話中,主持人向孫立成提出了“新動能和舊動能是什麼”這一問題。孫立成表示,新動能是以科技創新為核心,用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推動高質量發展。相對而言,舊動能指的是一些落后產能、過剩產能,像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高風險、需要淘汰的產能就在舊動能之列。“我們現在一方面要堅決淘汰落后產能,絕不能有半點遲疑。同時還要大力提升傳統動能。傳統產業並不都是落后產業,並不全是舊動能,要通過改造提升使它成為新動能。在這方面,濟南是有優勢的。”孫立成說。

  “《濟南新舊動能轉換起步區建設實施方案》正式獲得了國務院的批復!”在《對話》的“獨家發布”環節,孫立成選擇將這個好消息作為“獨家發布”的內容。在《對話》現場,他還帶來了一幅以不同顏色標注出起步區和濟南現有城區的濟南地圖。“黃顏色的就是我們起步區的規劃區域,初步規劃面積798平方公裡;粉顏色的是我們現有城區,726平方公裡。也就是說,未來的起步區就是一個新濟南,再造一個濟南,是我們濟南的未來之城、希望之城。而且起步區還是‘四區疊加’,復制了自由貿易試驗區、國家級新區、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全面創新改革試驗區的經驗和政策。”孫立成說。

  動能轉換攻堅戰提升新動能路上叫響“濟南智造”

  新舊動能轉換攻堅戰,在濟南已進行了3年了,截至2020年底,可以說是初見成效。但是,攻堅如同登山攀岩,真正的攀登者絕不會因留戀半山風光而停步。

  對於接下來濟南在新舊動能轉換過程中的挑戰,孫立成有著較為深刻的認識,特別是要在思想觀念上徹底破除對土地、投資、勞動力等要素的增長來謀發展的依賴性。“我們主觀上要有一個決心、保持一種定力,再難也得咬著牙往下走,不能回到原來的高耗能、高排放的老路上去。”

  “工業興則城市興,工業強則城市強”已成為普遍共識,新舊動能轉換則事關工業強市成功。2020年,濟南出台“工業強市9條措施”,提升智能制造創新能力,全力打造“智造濟南”。

  在山東重工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重汽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譚旭光看來,雖然他從事的行業是裝備制造業,但又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制造業,因為在邁向世界一流、實現高質量發展的路上,插上智能的翅膀實際上是一個新興產業。目前,高端裝備、智能制造產業已發展成為濟南市四強產業之一,產業規模達到了4000億級。其中,主力代表就是山東重工。從2019年開始,山東重工就謀劃在萊蕪區投資建設了綠色智造產業城——中國重汽智能網聯(新能源)重卡項目。在央視畫面中,這個工廠完全是數字化、無人工廠,工業機器人根據設定好的程序嚴絲合縫地加工、裝配、焊接汽車配件,隨之下線的新一代“黃河”重卡馳騁在中國大地上,所到之處叫響“濟南智造”的品牌。

  新興產業濟南已有兩大產業具備沖擊萬億級基礎

  創新是企業保持優勢的第一動力。齊魯制藥集團總裁李燕說,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每一年齊魯制藥在研發投入上都佔到全年銷售收入的6%到8%,近幾年隨著研發投入加大,這個比例更是在持續提升。“2021年我們的預算是拿出銷售收入12%,大概會超過40億元。我們會以研發投入去解決當前臨床無藥可用的境況,讓老百姓用得上、用得起優質的國產好藥,把中國人的藥瓶子緊緊攥在自己手裡!”說完,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正是有了像譚旭光、李燕為代表的一批有情懷、有追求的企業家,推動了濟南市各個新興產業的壯大和發展。

  目前,除了堅決淘汰舊動能、改造提升傳統動能,濟南正積極培育壯大新動能,形成了四大支柱產業。高端裝備、智能制造產業規模達到了4000億級,以浪潮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也達到了4000億級規模;生物制藥已形成了2000億級的產業支撐,新材料形成了2000億級的產業支撐。“這四大支柱產業的背后都是科技創新在驅動。”孫立成說。

  在這麼多產業中,最有可能成就萬億級產業的會是什麼樣的產業?孫立成表示,濟南已有兩個產業具備萬億級產業雛形,一個是高端裝備和智能制造產業,第二個有希望的就是新一代信息技術。

  萬億級規模是個數量標志,更重要的是它代表的產業。朱宏任點評說,濟南在新一輪的發展中,一直把新興產業放在重要的位置上,這個新產業和新動能是密切相關的。“講新舊動能轉換首先是思想的轉換,在這方面,濟南把社會治理、智慧社會、科技支撐的專項納入到了濟南發展領域之中。”

  唯一選擇高質量發展的動力就是科技創新

  在實現了GDP萬億元突破之后,要擁有持久的發展動力,這個動力到哪兒尋找?創新,還是創新!

  “濟南高質量發展的動力就是科技創新,創新發展是我們的唯一選擇。”孫立成說,這些年,我們正在積極打造“科創濟南”,科技創新方面進行了大的改革和投入,比如打造“四不像”的科技機構,既不像機關、不像事業單位、不像企業、也不像一般化的科研院所,這是一個全新的體制機制創新。

  “四不像”科研機構的背后也充分體現了省市改革創新發展的決心和意志,讓科研機構輕裝上陣,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正是在這個背景下成立。2019年,山東省政府出台了《關於建立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推動創新發展的框架意見》。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首任院長孫殿義說,框架意見有三個特點,首先就是沒有行政級別,干得好留下,干不好就走人;第二個特點就是沒有主管部門,更加按照創新實踐活動來自主設計、治理體系和運行管理的機制,“怎麼有利於創新、有利於轉化、有利於商業成功,我們就怎麼安排”。第三個顯著特征就是按照市場化運營、企業化管理。“我們提出‘商業成功是檢驗技術創新的唯一標准’,因為一定要把技術變成產品,再變成價值,這是山東產研院的唯一理念。”

  正是有了像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這種科技體制的創新,才帶來科技技術資源向濟南匯聚。近幾年,像中國科學院這些高端研究機構,已有15個院所把大項目、大裝置落到濟南,比如激光裝置、生態模擬裝置也都在濟南落地。在科技成果的轉化落到濟南之后,很快地就起到了輻射和帶動作用。以空天信息技術為例,濟南就從無到有,就是誠邀吳一戎院士,把中國科學院空天信息研究的一些成果落到了濟南。

  就在4月27日,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和吳一戎院士合作建設了齊魯衛星系統,在太原成功發射了“齊魯一號”和“齊魯四號”衛星。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空天信息創新研究院院長吳一戎在訪談時說,空天信息是作為衛星、飛艇,在這樣的平台上實現信息化的工作。濟南市專門出台“鏈長制”,有市領導擔任空天信息的“鏈長”,促進整個空天信息產業鏈的發展,幫他們解決問題。“因此,我們在濟南成立了空天信息研究院齊魯研究院,主要是做應用基礎研究的。”

  克服水的制約向節約用水要空間,向集約用水要發展

  到目前為止,制約濟南發展的最大的因素是什麼?在回答這一提問時,孫立成說,制約濟南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的因素還是比較多的,如果從客觀的角度講,就是“水”。

  濟南雖然素有泉城之稱,但是水資源稟賦先天不足,同時還存在地表水資源不足、水資源高度依賴客水的問題。當前,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國家戰略在濟南的深入實施,對水資源的基礎保障作用又提出了更高要求。

  “濟南還是一個缺水型的城市。”孫立成說,濟南80%的水來自黃河,人均水資源佔有率還不足全國平均水平的1/7。人民的生活也需要水,保泉也需要水,生產更需要水。“怎樣在解決有限的水資源的制約之下,實現人民生活的美好、實現經濟發展的高質量,這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個重大課題。”

  面對不斷增長的用水剛性需求,濟南按照習近平總書記“以水定城、以水定地、以水定人、以水定產”的“四定”要求,把水的節約集約利用放在首位。“向節約用水要空間,向集約用水要發展,不是在水的增量上做文章,而是要在節約用水上開辟新的天地。”談到如何克服這一制約因素,孫立成如是說。

  孫立成說,解決濟南的用水問題,“首先要從源頭保証有充足的水源,要保証水質不受污染”。近年來,濟南通過強化污水處理廠、站、網建設,河湖水質有了顯著的提升,在全省率先消除了劣Ⅴ類水體,小清河水質實現歷史性突破。所以在水生態的保護上,濟南首先做了涵養水源的文章,這樣才確保了我們的趵突泉18年連續噴涌,沒有斷流。

  在做好節水保泉等工作的前提下,濟南也在著力做好泉水的利用工作,實施市民泉水直飲工程,贏得了市民群眾的支持與稱贊。孫立成說,今年在一批居民小區開展試點工作,讓泉水直接入戶、使市民足不出戶就能品嘗到甘甜的泉水。同時,還在一些公共場所、旅游景點設置了一批泉水直飲點,使市民和游客能夠隨時品嘗到泉水。

  水,是濟南的靈魂。在邁向“十四五”的關鍵時間節點,濟南提出了建設節水典范城市的發展目標,全面實施深度節水控水行動,打造“泉水”和“節水”兩張水名片。通過節水典范城市建設,濟南正在千方百計讓節水文化深入人心,使節水行動融入經濟社會發展全過程,形成生產、生活、生態適水共融共生的綠色發展模式。

  信心與雄心“十四五”達到碳達峰,比國家要求提前5年

  習近平總書記向國際社會作出了“碳達峰、碳中和”鄭重承諾,黨中央經過深思熟慮作出了重大戰略決策——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進入新發展階段,這是中國推動“高質量發展”的主動求變、應變。

  “這是從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而做出的一個重要的戰略決策,這也是設計了一場生產方式、生活方式的變革。”孫立成在《對話》節目中說,濟南要在“碳達峰、碳中和”方面走在前列。

  毫無疑問,在世界的眼中,濟南正在發生很多變化,其中就包括為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所做出的主動求變、應變。“初步確定,要在‘十四五’期間達到碳達峰,比國家要求的再提前5年。這個任務非常艱巨,但我們有信心。”孫立成說,濟南在積極鼓勵這些行業和企業,多使用一些再生能源,多使用一些清潔能源、綠色能源。其中,氫能源就是濟南的一個比較優勢。氫能產業的示范基地,已經在濟南落地,濟南將把這一產業進一步做大做強。

  濟南是氫能產業發展的高地,也是氫能科技創新的前沿。以山東重工、中國重汽等為代表的重點企業,成功研發一系列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氫能產業發展關鍵裝備,氫能源全產業鏈條加速形成。實現“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濟南的企業正在做積極努力。“我們是有承諾的。”譚旭光說,為了這項工作,應該說苦苦研究了10年。經過努力,國家燃料電池技術創新中心在濟南揭牌,意味著燃料電池的創新中心以濟南為中心,打造全國的技術產業優勢。而這一牌照,全國唯一,含金量相當高。

  城市與企業正在合力推動這一目標的實現。“我們濟南市跟中國重汽合作,現在在氫燃料汽車的使用上,都在先行先試。”孫立成介紹,比如,現在就有60輛重汽生產的公交車在運行,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和實驗,下一步還要繼續推廣。同時,濟南也在加大和有關科研機構的合作,進行深度研究。

  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碳中和北方中心其實就落戶濟南。為什麼會選擇濟南?對話中,中國科學院大氣物理研究所所長曹軍驥說,北方中心落戶濟南,主要考慮濟南在這方面有長期的能源、氣候、環境等等相關工作基礎,而且面向未來可以在這方面做很多的科技創新工作,為國家探索一條路,做一個標杆城市。他進一步介紹說,共建碳中和北方中心,探索碳中和創新的模式,就是“六個一”的模式,希望以一個研究中心、一家碳中和公司、一個工程實驗室、一隻綠基金、一個城市的示范、一個金融研究院,全面推動城市級碳中和的示范,也就是將來希望成為一個國家標准,面向全國進行推廣示范。

  對話之初,主持人問孫立成:“對濟南最多的評價是什麼?您聽到的來自別人最多的評價是什麼?”孫立成用一個詞作答,就是“變”。在別人的評價中,濟南的城市在變,變得更美了;濟南的天也在變,變得更藍了;濟南的人也在變,變得更有精氣神了。

  緊接著,主持人用“大學時光”勾起了孫立成的回憶。“我40多年前在山東大學求學,2016年回到山東工作。”跨越40年的變化,在孫立成眼裡是“天翻地覆的”,他說,“就像我們國家的變化一樣,是巨變。”

  的確,濟南正在發生巨變。當下的濟南,正處在加快發展、跨越發展的黃金期、窗口期、機遇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充滿自信豪邁;踏上新征程,萬億城市發展有了更大的底氣和信心,發展機遇無限、發展動能無限、發展希望無限,必將在國家區域發展格局中發揮更大作用,以中心城市、龍頭城市、核心城市的擔當,更好地服務全國全省發展大局。(王端鵬 范俐鑫 趙雲龍)

(責編:劉穎婕、邢曼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