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網兜起大小事矛盾化解在家門——東營社會治理網格化創新實踐調查(下)

2021年04月08日09:37  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
 
原標題:一網兜起大小事矛盾化解在家門——東營社會治理網格化創新實踐調查(下)

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九成設在社區,與網格化體系融合運行,多種力量擰成一股繩

一網兜起大小事矛盾化解在家門

——東營社會治理網格化創新實踐調查(下)

在利津縣明集鄉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工作人員的調解讓糾紛雙方握手言和。

糾紛是百姓的鬧心事,矛盾是影響穩定的“雷”。看似“雞毛蒜皮”的小事,可能引發大問題。

然而,大量矛盾糾紛,“法院管不著,村居管不了,部門管不好”。隨著經濟社會發展,基層社會矛盾主體更多元、訴求更復雜、類型更多樣,原有調處力量分散、機制單一、手段傳統,難以滿足群眾要求。

東營把“矛盾糾紛化解”有機融入網格化治理,在6100多名專職網格員“摸雷”的基礎上,全市把88%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設在社區,配備885名專職人民調解員,推動法官、民警、律師聯系社區網格,調動各種力量來到百姓身邊,把糾紛“吸附”在基層,讓矛盾化解於群眾家門口。

從“不知找誰”到“一站式受理”

88%的矛盾調處中心建在群眾家門口

“以前鬧矛盾不知道找誰,沒想到社區還有專職調解員管這個,近便管用。”東營市東營區黃河路街道盛世龍城小區居民董鳳歧說。前不久,她和樓上鄰居因為噪音鬧了糾紛:樓上兩個孩子吵鬧,她上門2次、找物業4次無果,自制震樓器“反擊”,樓上報了警。警察走了,兩家對立依舊,鬧得心煩意亂。3月9日,經網格員建議,雙方到社區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調解,達成了協議:樓上讓孩子在正常休息時間睡覺,樓下拆除震樓器。網格員和調解員,時常去看看、勸勸,兩家生活逐漸恢復了正常。

2020年10月挂牌的黃河路街道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和街道的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一起辦公。在這裡,一站式接待遇到矛盾糾紛的群眾。“以前窗口按‘條條’劃分,群眾有矛盾糾紛,不知該找哪個窗口,窗口也不知歸哪個部門受理,可能就‘推’出去了。群眾轉身可能就去上訪、打官司了。現在,群眾來了我們就受理,后台再分口,把矛盾糾紛‘吸附’在這裡。”黃河路街道社會治理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主任劉鬆說。

東營在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統一設置群眾接待窗口和矛盾糾紛調解室、在線司法確認室、公共法律服務室等功能室,建立“常駐+輪駐”工作機制,構建了“一站式接待、一攬子調處、全鏈條服務”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平台,真正讓老百姓“隻進一扇門、問題有說法”。

化解社會矛盾糾紛,需要從資源布局上精細考量。

基層矛盾糾紛多數是小事,而百姓很少會為一點兒小事跑遠路。但小糾紛如果不就近及時化解,往往會“小事拖大”。“經考察調研,4次廣泛聽取鎮街書記和群眾代表意見,我們最終把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力量的重心,布局在城市社區(農村片區),目的就是讓百姓在家門口就能快捷化解糾紛。”東營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劉佔文說。

在利津縣明集鄉馬望社區,今年56歲的褚寶軍是社區專職人民調解員。他干過村支書,經驗豐富,2020年11月經過學習考試上崗,專門服務於社區的11個村。“農村多是小矛盾,報警容易結仇,打官司更不值得。如今村民抬起腿就來,或打個電話叫我去我就去,咱說和說和,兩家一握手,不記仇,不記恨。”

前幾天,一個村民涉嫌偷東西被打傷,1萬多元的住院費打人者一分不賠。一開始調解不成,褚寶軍就請明集派出所所長到場講講。一聽說兩人都夠拘留,兩人傻眼了,立馬達成了協議,打人者賠了8000多元,雙方和解。像這樣,上任以來,褚寶軍參與調解了100多起糾紛,沒有一樁形成上訪、訴訟。

按“做實社區村庄、做強鄉鎮街道、做精做專市縣”的思路,東營提出加強以社區為基本單元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體系建設。2020年10月,東營市建立市、縣、鄉、社區四級相貫通的實體化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423個,其中社區中心371個,佔總數的88%。

專業賦能 科技加持

讓全市專業調處力量隨時“上雲入網”服務基層

這是一個涉及5戶業主、情況復雜的矛盾糾紛。周衛沒想到,不出街道就能處理好,在社區還能見到法官、拿到法院裁定書。

2020年11月29日,東營區陽城小區一樓居民周衛離家幾天,網格員來電話說房子被淹了。回家一看,櫥櫃泡了、牆皮掉了、屎尿味沖鼻。由於無法確定具體是哪一個樓層造成的下水道堵塞,二樓至五樓的業主都不願擔責。

當日,社區專職人民調解員主動介入,上門了解情況、找業主溝通調解,看到大家情緒激動,調解困難,就“吹哨”給了街道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街道調解員請來律師、物業,把各戶召集到一起調解,各戶對賠償金額仍未達成一致,周衛后來向區法院遞交了訴狀。區法院啟動訴調對接一體化程序,駐黃河路街道法官工作室的該院民庭法官劉富珍來到街道入戶調查、參與調解。這次,雙方各讓了一步,協議達成,調解員隨即引導雙方使用調解室電腦的專門軟件,在線申請了司法確認。2021年1月22日,東營區法院出具的民事裁定書寄達當事人,確認了調解協議的效力,若不履行可向法院申請執行。1月26日,7000元賠償金全部如期到賬。

“如果真進入了訴訟程序,這個案件至少要打半年。現在居民用了兩個月,在家門口就解決了矛盾。”全程參與此案調解的黃河路街道專職人民調解員馬凱敏說。

專業問題須專業人士辦。東營市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為鄉鎮(街道)、社區兩級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分別配備至少2名專職人民調解員,全市首批招聘專職人民調解員885名。調解員實行常態培訓、持証上崗、專職專干,按照每人每年4.8萬元的標准落實薪酬待遇,市縣鄉三級納入財政預算,足額保障。

27歲的馬凱敏,就是其中一員。她本科畢業於曲阜師大法學院,曾在其他鎮街司法所工作,積累了一定的調解經驗。2020年考取專職人民調解員以來,她參與調解了52起糾紛。現在,包括她在內,黃河路街道就有42名專職調解員。

要讓矛盾得到專業化調解,不僅依靠調解員。在東營,每個社區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都有聯系的法官、律師、警官。他們的姓名、照片、電話號碼上牆公布,隨時提供咨詢,有的還定期來社區坐班。東營還以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為樞紐,組織公安、仲裁等部門單位和行業性專業性調解組織進駐,全市231名聯系法官、291名聯系民警、441名聯系律師、272個專業性調解組織、146個品牌調解室,再加上社區“五老”、“黨員志願服務隊”,形成了一支專群結合的矛盾糾紛調處隊伍。東營還給基層賦權,社區“吹哨”、部門報到、逆向考核,調動部門力量迅速沉到社區,現場調處矛盾。

然而,基層點多面廣,423個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遍布城鄉,如何更高效實現專業力量統籌調配?東營的辦法是向智能化要力量。

2月8日,東營市利津縣明集鄉便民服務中心2樓“說法”工作室裡進行了一場“雲調解”,利津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勞動監察大隊大隊長高強出現在屏幕上。原來,一家在建工地因設計變更暫時停工,等著回家過年的18位農民工找到總承包公司,要求結賬走人。總承包公司認為工程款已按施工進度支付到位,下一個進度節點還沒到,不願支付,鄉調解員邀請高強線上參與調解。“按照《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第19條,你們總承包單位應負清償責任,然后你們可以找勞務公司依法追償。”高強一錘定音。

“雲調解”隻用了6分鐘,雙方就初步達成一致,2月12日簽訂了書面協議:總承包公司把剩余工程款的一半提前付給勞務公司,發給農民工回家過年,年后的活兒還留給他們干。高強不用趕到現場,隻需事先了解情況,手機連接基層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就在十幾公裡外的辦公室裡參與了調解。

為強化智能化支撐,東營依托網格化服務管理信息平台,研發覆蓋市、縣、鄉、社區四級的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信息系統,與法院、檢察院、公安、司法、應急等重點部門信息系統聯通對接,整合功能應用,為群眾提供在線法律咨詢、在線調解、在線司法確認、在線申請法律援助、在線立案等服務,打通了“線上+線下”“現場+遠程”矛盾糾紛化解調處雙通道。

向前邁一步 打好主動仗

網格員調解員上門來,矛盾糾紛主動入“網”裡

“化糞池有大小,大池和小池哪能收一樣的錢?不論大小都交50塊錢,沒有道理啊!”“我堅決不交,不行咱就去區裡上訪!”……2021年春節前的一天,東營市墾利區董集鎮崔家村網格員馮靜靜在村內例行巡查時,聽到幾位村民正議論化糞池清潔費上漲的事。原來,兩年前村裡統一旱廁改造時安裝了化糞池,每隔一段時間便由專業的保潔公司來清理化糞池。此前清理費用每次10元,這次一下子要漲到50元,村民瞬間“炸了鍋”。

“可不能讓事態再這麼發展下去!”看到大伙激動的情緒,馮靜靜立即上報此事。當天,她連同董集鎮相關部門和保潔公司一起來到崔家村,召集村民座談協商。由於崔家村全部是小型化糞池,經過一番溝通清理費用保持在10元。村民頭頂越攢越大的“火氣”瞬間消散,村子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每日巡查、提早發現問題,是馮靜靜作為網格員的日常工作,一年下來,她排查上報各類矛盾糾紛、安全隱患事件700多條,全部辦結完成。

“為之於未有,治之於未亂。”基層社會治理要下好“先手棋”,把矛盾處理在萌芽狀態,把問題解決在苗頭中。

不僅是網格員,專職人民調解員也不是“等案上門”,沒案子的時候,他們就跟網格員一起去社區轉悠,及時排查矛盾苗頭,第一時間處理,避免小火苗越燒越旺。

今年3月,廣饒縣稻庄鎮西大村村民孫玉霞跟走街串巷的賣煤小販討價還價后,卸下了2噸煤。再一試燒,發現冒煙嚴重。孫玉霞拒絕付款,商販不干,兩人吵了起來。這一幕正好被在村巡查的網格員徐美華和專職調解員李芹撞見,兩人分頭勸解,小販最終同意終止交易。兩人又幫小販把煤裝上車,一場糾紛就這樣迅速化解了。

如果僅是調解員“單方面”主動,矛盾問題可能會留有“漏網之魚”。為此,東營結合實際探索方法,讓群眾有了矛盾訴求不再動輒往外跑、往上跑,而是主動找人民調解員。

在墾利區董集鎮,記者聽黨委書記王安峰講了一個好點子。2020年底,鎮上集中制作了8000份年歷,干部和調解員一起走訪民情,贈送給每一戶村民,並幫他們挂在牆上。年歷上不僅有防一氧化碳中毒等安全知識,還印著調解員的姓名和電話。年歷一挂用一年,調解員由此家喻戶曉。

果然,這一招不久就發揮了作用。2021年1月15日,董集鎮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中心人民調解員樊維紅接到了胡家村75歲村民胡培榮的電話。原來鄰居家水管破裂,他家門口流滿了水,結成了冰。怕家中小孫子滑倒受傷,胡培榮和鄰居協商,但鄰居也是七八十歲,孩子在外打工,表示自己修不了,雙方發生了糾紛。胡培榮第一時間想到了調解員。挂了電話,樊維紅立即叫上村網格員趕到胡家。調解員現場說和,大家又買來新水管換上,把冰面鋪了一層沙土,問題就此化解。

大量矛盾被專職調解員化解了,司法行政部門可以騰出更多精力從事普法、矛盾預防工作。利津縣司法局明集司法所所長張錦繡拿出一本厚厚的材料——《一分鐘普法》,是“明集鄉說法法律工作室”根據多發案例編輯整理的,平均每周1則,發到網格員群和鄉政府微信公眾號“五彩明集”上,再由網格員發到各村村民群裡。工作室還總結了借條等法律文書模板,讓鄉親們從一開始就規范法律行為,避免將來引起糾紛。

“調解員好似‘雷達’,實時反饋矛盾‘雷區’在哪。比如這段時間家庭糾紛財產分配矛盾多,那段時間民間借貸糾紛多,我們就集中推送這方面的法條、案例,加強防范措施,再由網格員宣傳到每家每戶,形成閉環。”張錦繡說,比如去年10月起司法所、調解員、網格員配合派出所大力推廣了防電信詐騙微信小程序“金鐘罩”,至今,明集派出所民警根據軟件提示,給村民撥打預警電話5個,成功防范了5起電信詐騙。

隨著矛盾糾紛多元化解調處工作開展,大量矛盾被化解在基層。2020年,東營全市各級調解組織共調處各類糾紛1.1萬起,民事糾紛同比下降29.5%,可防性案件同比下降48.6%,到省、進京訪同比分別下降22.2%、27%。全市法院收案數量持續大幅增長的態勢得到緩解,由前3年連續增長15%以上降至2020年度的增長4.7%。(楊學瑩 賈瑞君 毛鑫鑫 婁和軍)

(責編:聶俊穹、劉穎婕)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