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縣新觀察丨不負農忙時,看山東這三地如何春耕春管

2021年03月30日09:22  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戶端
 
原標題:市縣新觀察丨不負農忙時,看山東這三地如何春耕春管

清明前后,種瓜種豆。當前正值春耕備耕的關鍵時節,各地行動早、准備足,多措並舉送服務、穩面積、抓技術。鄒平市成立“初心紅 為三農”壟上行科技為農志願服務隊,深入一線與雲上指導結合,為村民解答疑惑﹔沂水縣黃山鋪鎮撂荒的土地曾被種上速生楊,如今在黨支部領辦合作社的引導下,重新種上了庄稼,生機勃勃﹔在臨朐縣的櫻桃大棚裡,一棵棵矮化密植的櫻桃枝葉綠油油的,一簇簇櫻桃果挂滿枝頭。

為農志願服務隊每月至少開展1次服務活動

專家“壟上行”,技術送田間

“截至3月26日,今年積溫比往年高不少,積溫地溫高了,庄稼長勢猛,病虫害也會加重,要注意控旺、殺虫害。”3月27日,聽著鎮農業綜合服務中心主任牛方鵬的講解,鄒平市明集鎮邢家村種糧大戶郭念通頻頻點頭,記下要點。

郭念通管理著800多畝地,是有十多年種田經驗的“老把式”,但他還是會經常到鎮上的新型職業農民之家“取經”。“以前都是憑感覺管理,現在有專家指導,知道了精細化管理對產量提高幫助很大。”郭念通說。

近年來,鄒平市大力發展糧食生產,農業的機械化、規模化、標准化種植程度都得到很大提高,但生產中也存在一些問題,如:播期、播量不適導致的冬前旺長、冬前弱苗﹔種衣劑、除草劑等使用不當導致的病害藥害時有發生。

為解決這些問題,鄒平市農業農村局聚焦農業生產,成立“初心紅 為三農”壟上行科技為農志願服務隊,隊員由活躍在生產一線的農業種植、養殖等方面專業技術人員組成。農技人員深入麥田、大棚、果園等生產一線,面對面、手把手地向農業生產從業人員傳授技術,研判作物生長趨勢,並對他們提出的問題一一解答。

牛方鵬就是“壟上行”科技為農志願服務隊成員。服務隊每月至少開展1次科技為農志願服務活動。開春以來,200多名服務隊成員已分組走遍了鄒平16個鎮(街道)800多個村庄。

其中,糧食提質增效關鍵技術攻關項目是“壟上行”科技為農志願服務隊的重點項。該項目建設四處試驗示范基地,面積797畝,包含380畝的試驗攻關區、120畝的品種展示區、297畝的主推品種、技術示范區,將各項技術集成出一套可復制的糧食提質增效技術標准並示范推廣,農戶可以實實在在看到技術操作,讓科技成果落地開花。

鄒平長山八方生態家庭農場是四個試驗示范基地之一,農場負責人石學君說:“我農場的這400畝耕地一直是按照傳統習慣種植,每年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等這些試驗成果應用到我的農場裡,不僅能創高產,還能生產出優質小麥,價格也會高出市場價格,收入也能增加很多,對未來農業生產發展我有信心!”

此外,“壟上行”科技為農志願服務隊還不斷加快推動雲計算、大數據、物聯網與農業深度融合,大力發展精准農業、數字農業、智慧農業,開展農業科技培訓推廣,舉辦農業大講堂,提升農民知識技能水平。

“老孫,你快拿手機幫我看看,今年剛出苗的小麥澆多少水?”明集鎮西閘村的種糧大戶孫陸波剛到地裡,就拿起手機拍了一張圖上傳到“智慧農業服務平台”。沒過幾分鐘,手機“叮”的一聲,智慧平台上的專家發來了建議:這個水量澆得有點少,還得再加大一些。現在小麥正好返青,水澆夠,產量才能上的去。

有了線上專家的“貼身指導”,孫陸波的春耕省了不少力。通過智慧農業服務平台,農戶隻需拍張照片發過來,線上專家就能隨時隨地解決農戶反映的問題。有的地塊還配備了傳感器,連照片都不用拍。僅上周,智慧平台就接到了全鎮300余個種植大戶提出的700多個問題。

“壟上行”科技為農志願服務隊把農業科技更精准地送入“尋常百姓家”,在科技的助力下,鄒平市糧食播種面積穩定在160萬畝以上,產能穩定在80萬噸以上。2020年全市糧食種植面積168.8萬畝,糧食總產90萬噸,總產、單產均創歷史新高。智慧農業服務平台覆蓋了25萬畝農田,真正實現了農田管理“天上看、雲裡算、掌上管”。

“我們要繼續深挖潛力,把適宜的技術摸索出來,讓科技為豐收提供強有力的支撐,讓糧食產量和質量邁上新台階。”鄒平市委書記皮台田說。(程芃芃)

耕地因無人打理種上速生楊,如今在黨支部引導下重新種庄稼

告別速生楊,良田種庄稼

3月29日上午,在沂水縣黃山鋪鎮蔣庄村,80畝耕地經過深翻,露出了深褐色的泥土,即將種植地瓜。地面上,尚有零星的樹根碎塊。“好好的庄稼地,咋能種上速生楊就不管了呢。”蔣庄村黨支部書記李成寶站在田間路上說,前幾年,這些耕地被村民種上了大片的速生楊,消耗地力不說,經濟效益也不高。

蔣庄村共有1587口人,土地1600余畝,除了較貧瘠的千余畝山地,山北側的400余畝土地都是平整的良田。但這些年,有些村民因為外出務工經商,或不願忍受庄稼活的辛苦,在田裡種上了速生楊,每畝年均收益能有700元左右。截至去年,400余畝良田中,有80多畝種上了速生楊。

“其實我本來也不想種楊樹,但是前幾年隔壁的村民在地裡種上了樹,樹蔭遮擋光線,樹根過分汲取養分,導致我家地裡的庄稼長得不好,我索性也種上了楊樹。”蔣庄村村民李在生說,速生楊容易導致土壤表面板結,甚至引發土地退化,木材收獲后,至少需要3年以上才能逐漸恢復地力。

退掉楊樹林這件事,蔣庄村黨支部琢磨了很久,但把楊樹清掉后,村民大概率還是不願回村種地。“總不能讓地撂荒吧。”李成寶說,直到去年,村裡才找到了破題的路子。

2020年6月份,蔣庄村成立了村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5名黨員和村民代表組成了理事會,村民採用土地入股的方式加入,將村裡零散種植的300余畝耕地流轉到合作社,通過機械化作業,探索規模化種植。前幾天給小麥打農藥,請來附近的農機合作社來操作,算上農藥錢和人工錢,300畝地一共隻花了2000元。

“在這樣的模式中,加入合作社的村民每年能拿到500元土地流轉金,再加上大約700元的分紅,每畝地每年能給村民帶來1200元左右的純收入。”李成寶說。

合作社的路走通了,村黨支部決定將80多畝楊樹林也變成良田。去年11月,蔣庄村召開了黨員和村民代表大會,50多人坐在一起商量這件事。

“庄稼地就應該種糧食。”作為黨員,李在生第一個站起來支持,第二天就帶頭賣掉了自家地裡的楊樹。

黨員帶頭干,再加上進入合作社種糧食的收入,比種楊樹近乎翻了一番,種下楊樹的村民們也逐漸行動了起來。

“蔣庄村的情況,在我們鎮其實很普遍。國家一直在強調糧食安全,耕地‘非糧化’問題亟待解決。”黃山鋪鎮黨委書記何泰然說,蔣庄村這80多畝土地分散在約200戶村民手中,這其中大約有50戶在外務工經商,有50戶年老體弱,還有100戶左右是嫌種地辛苦而改種速生楊。

去年12月,黃山鋪鎮決定在其他村庄復制蔣庄村的經驗,鼓勵村集體成立合作社,引導村民將“非糧化”耕地流轉到合作社或種糧大戶手中,進行規模化經營。

“近幾年,國家先后下發了關於保護永久基本農田和制止耕地‘非農化’的通知。”何泰然說,這也為我們的工作提供了政策依據,我們將這些通知和種樹還是種糧的利害關系一起,寫在了一封告知書中,發放給了村民。

對於已經成材的速生楊,引導村民賣出﹔對於栽植時間不長,還沒有成材的樹,也聯系環衛部門統一收購,移栽作為景觀苗木。目前,黃山鋪鎮已有約4000畝耕地退林還田。(紀 偉 杜輝升 田寶宗 馮薛杰)

露天櫻桃容易遭遇倒春寒,大棚櫻桃管理更精細

大棚種櫻桃,全程有“智慧”

櫻桃,春果第一枝。

近日,記者走進臨朐縣龍山含香大櫻桃科技示范園,這裡400多畝地的規模,有36個櫻桃大棚。龍山含香家庭農場場長宮來俊說種植的“含香”櫻桃快要上市了,大家爭先恐后進到一個9畝大的大棚看個究竟。

櫻桃大棚裡面春意盎然,一棵棵矮化密植的櫻桃枝葉綠油油的,一簇簇櫻桃果挂滿枝頭。看著即將上市的大棚櫻桃,宮來俊說:“忙碌一年終於盼來了收獲!種櫻桃就像照顧自己家的孩子一樣,管理得格外精心,關照冷暖,通風透光,疏花疏果,控制產量,品質保証,才有收益,鄉村振興就有奔頭。”

之前,宮來俊種植露天櫻桃,但遭遇倒春寒,損失嚴重。“露天種植櫻桃受自然因素影響很大,遇上晚霜、冰雹等極端天氣,產量、收益會大幅下降。大棚櫻桃受自然條件影響小,能在一定程度上抵御天氣變化,產量穩定,上市早、價格高。”宮來俊將目光投向了大棚櫻桃種植。

說起搞大棚種植櫻桃,並引進新品種“含香”,宮來俊來勁了:“大棚櫻桃因為管理更精細,溫度、濕度控制較好,所以產量、質量優於露天櫻桃,畝均收益5萬元以上。在種植技術方面採用了起壟栽培、適度矮化種植、自動控溫、水肥一體化滴灌、補光燈、物理誘虫等技術,大大增加櫻桃產量的同時也提高了櫻桃品質。”

在櫻桃大棚裡,記者看到水肥一體化智能滴灌系統和溫度全自動控制系統、土壤檢測設備設施等一應俱全,大棚還新建智能互聯平台,大棚設施全部實現智能聯網,生長期內全過程智能化管理。

作為濰坊市鄉村振興帶頭人,宮來俊幫助本地種植戶和濟南、淄博等地種植戶建大棚,傳授大棚櫻桃種植管理技術。現在,龍山含香家庭農場種植櫻桃面積420畝,其中大棚面積200畝,高端品種大棚種植面積150畝,農場年銷售收入達1000萬元。目前,龍山產業園已有黃家庄、宿家庄、倪家台子、張家辛興等十幾個村種植櫻桃,戶均年收入過10萬元,實現農業增效、農民增收。(譚佃貴)

(責編:聶俊穹、劉穎婕)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