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慈善條例》發布 凸顯八大亮點

王麗萍 李茂榮

2021年03月26日09:33  來源:人民網-山東頻道
 

2021年3月24日,山東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七次會議審議通過了《山東省慈善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自2021年7月1日起施行。

《條例》共九章七十二條,作為地方性法規,立足山東實際,配套銜接上位法,著眼於推動山東省慈善事業高質量發展,對《慈善法》及其配套政策中的一些重要制度進行整合、細化、補充,《條例》的諸多條款體現了制度創新或山東實踐經驗。概括而言,這部地方立法有著突出的八大亮點。

亮點一:突出改革導向,推動慈善領域“放管服”。

《條例》提出了“同步登記”的制度創新,明確了政府有關部門要為慈善組織登記、獲取非營利性組織免稅資格和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提供便利,這些規定充分體現了深入推進慈善領域“放管服”改革的立法價值取向。

一是提出了“同步登記”的制度創新,即在辦理社會組織設立登記時,符合條件的可同步登記為慈善組織。《條例》第七條第一款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或者其他負責登記的部門在辦理基金會、社會團體、社會服務機構等非營利性組織設立登記時,對符合慈善組織條件的,應當告知其可以同步登記為慈善組織。”。

二是為慈善組織登記提供便利。《條例》第七條第二款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或者其他負責登記的部門應當依法為申請人提供簡化手續、縮短審批時限等便利”。

三是為慈善組織依法獲取非營利性組織免稅資格、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提供便利。《條例》第八條第一款規定“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或者其他負責登記的部門應當依法將慈善組織的登記或者認定信息與財政、稅務等有關部門實現信息共享,為慈善組織依法獲取非營利性組織免稅資格、公益性捐贈稅前扣除資格提供便利”。

亮點二:總結疫情防控經驗,對慈善組織參與應急募捐救助進行規范。

《條例》分別從政府和慈善組織的角度對突發事件募捐作出了規定。

一是明確要求政府建立協調機制、有序引導。《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規定“發生重大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和公共衛生事件等突發事件,需要迅速開展慈善募捐時,有關人民政府應當建立協調機制,提供需求信息,及時有序引導開展慈善募捐和救助活動,並協調做好捐贈物資通關、運輸以及接受、調配等工作”。

二是明確要求慈善組織服從統一指揮、款物快進快出,同時鼓勵與專業組織合作,提高救助效益。《條例》第二十四條第二款規定“慈善組織應當按照有關人民政府的統一部署,依法開展慈善募捐活動,簡化捐贈程序,建立捐贈款物接受、發放快速便捷通道,確保捐贈款物及時到位”。第三款規定“鼓勵、支持慈善組織與有服務專長的組織開展合作,提高款物募集和使用效益”。

三是針對應急情況下捐贈物資無法簽訂書面協議的情形,作了特殊規定。《條例》第三十二條第二款規定“捐贈人未要求簽訂書面捐贈協議,或者因特別重大、重大突發事件應急等特殊情況無法簽訂書面捐贈協議的,慈善組織應當採取適當方式,與捐贈人就捐贈財產的種類、數量、質量、用途、交付以及雙方權利義務等內容達成一致”。

四是對於慈善組織公開信息、接受監督提出了更為嚴格的要求。依據《慈善法》和《慈善組織信息公開辦法》,《條例》第六十條第一款對慈善組織公開募捐的時限作了普遍性要求,規定“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應當通過統一信息平台定期向社會公開募捐情況和慈善項目實施情況,公開募捐周期或者慈善項目實施周期超過六個月的,至少每三個月公開一次募捐或者項目實施情況,公開募捐活動或者項目結束后三個月內應當全面公開相關情況”,鑒於公眾對突發事件公開募捐信息的高度關注,《條例》第六十條第二款規定“突發事件應急期間,慈善組織應當根據應急管理需要和募捐情況及時公開相關信息,並接受社會監督”。

亮點三:與時俱進,明確規定慈善組織公募資格退出機制。

針對慈善組織普遍反映的公募資格退出機制難題,規定了慈善組織放棄公開募捐資格的,可申請注銷。《條例》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具有公開募捐資格的慈善組織放棄公開募捐資格的,可以向其登記的民政部門或者其他部門申請注銷公開募捐資格”。同時第二款規定“慈善組織被注銷公開募捐資格后,負責登記的民政部門或者其他部門應當收回公開募捐資格証書,並向社會公告”。

亮點四:積極回應社會熱點問題,規范個人求助行為。

《條例》堅持問題導向,針對社會公眾普遍關注的個人求助問題,規定個人為解決本人或者家庭的特殊困難,可以向社會求助,但應當對求助的真實性負責,不得虛構事實騙取他人捐贈,同時要求媒體等信息發布平台履行審核義務。

一是明確求助的條件。《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款規定“個人為了解決本人或者家庭的特殊困難,可以向慈善組織或者所在單位、城鄉社區組織求助,也可以向社會求助”。

二是規定了求助人的義務。《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二款規定:求助人應當對提供的身份信息、具體求助事項等求助信息的真實性負責,不得虛構事實騙取他人捐贈,不得以“慈善募捐”等名義募集款物。

三是信息發布平台應當健全審核機制。《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三款規定“求助人通過廣播、電視、報刊以及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電信運營商等信息發布平台向社會發布求助信息的,信息發布平台應當健全審核機制,對求助信息的真實性進行核實,在顯著位置向社會公眾進行風險防范提示﹔發現求助人有虛構事實等違法行為的,應當停止提供服務,並向公安、民政等有關部門報告,協助調查處理。”

亮點五:堅持問題導向,解決慈善組織普遍反映的開具捐贈票據難點問題。

針對慈善組織普遍反映的開票難特別是捐贈物資入賬價值認定及捐贈票據開具等實踐中亟需解決的問題,作出規范,具有針對性和可操作性。

《條例》第三十一條第二、三款明確了物資等非貨幣捐贈的價值認定規則。第二款規定“貨幣性資產捐贈按照實際收到金額開具票據﹔非貨幣性捐贈以捐贈人提供的發票、報關單、捐贈協議等有關憑據上標明的金額開具票據,沒有提供憑據或者提供的憑據上標明的金額與受贈資產公允價值相差較大的,應當以其公允價值作為計價依據”。同時,第三款規定“捐贈財產需要評估的,應當由專業評估機構進行評估”。

亮點六:立足實際,對專項基金的設立進行了規范。

實踐中,許多慈善組織會通過設立專項基金的方式開展募捐,《慈善法》對此沒有專門規定。《條例》第三十四條分三款從三個層面對設立專項基金進行了規范。

一是規定設立專項基金應當簽訂協議。第三十四條第一款規定“捐贈人向慈善組織捐贈財產設立專項基金的,慈善組織應當與捐贈人簽訂協議,明確專項基金的設立目的、冠名方式、財產使用與保值增值方式、各方權利義務、終止條件和剩余財產的處理等內容”。

二是規定專項基金收支應當納入慈善組織賬戶統一管理。第三十四條第二款規定“專項基金收支應當納入慈善組織賬戶,不得開設獨立賬戶和刻制印章”。

三是規定專項基金下不得再設基金。第三十四條第三款規定“慈善組織不得利用專項基金再設立專項基金”。

亮點七:強調慈善組織不得為保証人,以充分保護慈善財產。

依據《民法典》第六百八十三條有關規定,《條例》明確禁止慈善組織擔任保証人。《條例》第十一條第三款規定“慈善組織不得為保証人”。該款盡管隻有10個字,但實踐意義重大。慈善組織以公益為目的,屬於非營利法人,且不同於一般的社會組織,慈善財產主要來源於社會各界的捐贈,捐贈財產屬於社會公共財產﹔規定慈善組織不能擔任保証人,有利於保護慈善財產,避免不必要的風險。

亮點八:適應時代發展趨勢,對遺產捐贈作出規定。

《慈善法》對遺產捐贈沒有單獨規定。隨著慈善理念的廣泛傳播和深入人心,越來越多的個人將遺產捐出,通過地方立法規范遺產捐贈行為,很有必要。《條例》第三十五條規定了對遺產捐贈,既遵循了《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的立法精神,也體現了山東省地方立法的前瞻性。

一是自然人可以將遺產捐贈給慈善組織。《條例》第三十五條第一款規定“自然人以遺囑方式將個人財產捐贈給慈善組織的,可以明確捐贈清單、捐贈方式、交付時間等事項”。

二是明確了慈善組織的義務以及不履行義務的救濟途徑。《條例》第三十五條第二款規定“遺贈生效后,接受遺贈財產的慈善組織應當按照捐贈人的意願將遺贈財產用於慈善目的,無正當理由不履行約定義務的,利害關系人或者有關組織可以依法請求人民法院取消慈善組織接受遺贈財產的權利”。

(作者:山東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王麗萍)

(作者:山東省民政廳公職律師 李茂榮)

(責編:劉穎婕、邢曼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