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首個省級標准,山東城市如何更“智慧”

2021年02月26日09:32  來源:眾報業·大眾日報客戶端
 
原標題:理上網來丨全國首個省級標准,山東城市如何更“智慧”

  近日,山東省提出,2021年將把“用數”放在突出位置,全面推進新型智慧城市建設。

  山東是全國第一個制定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省級地方標准的省份,近年來高度重視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將新型智慧城市建設作為各級落實數字山東建設任務的重要載體,出台了《關於加快推進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指導意見》,並在部分市縣開展了省級試點。

  “新”在何處?

  新型智慧城市是新時代貫徹新發展理念的重要抓手和綜合載體,與數字城市、智慧城市一脈相承。數字城市是城市信息化發展初級階段的產物,智慧城市則是數字城市的升級版。多年來,經過從數字城市到智慧城市的發展演變,數字技術已經融入到城市建設和發展的方方面面,深刻改變著城市的治理方式和運行模式。

  盡管數字技術在數字城市和智慧城市建設初期成效顯著,但並沒有讓城市真正智慧,隨著時間的推移,其邊際效用在逐步遞減,還帶來了資源浪費、信息孤島、數據安全等一系列問題。正是著眼於解決這些潛在的問題,中央審時度勢提出建設新型智慧城市。

  理念創新和技術創新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兩大重要力量,二者缺一不可。新型智慧城市不是數字技術的簡單堆砌,而是人類智能與人工智能的深度融合,必須在應用先進數字技術的同時,樹立新思維,用新思維謀劃智慧城市整體架構、破解智慧城市發展難題、防范智慧城市發展風險。

  從“找多個部門”到“找整體政府”

  由於缺少對數字城市和智慧城市的統籌規劃,過去各級各部門信息化建設大都各自為政、各自為戰,導致智慧城市建設“碎片化”嚴重,平時不好用、戰時不管用,城市居民獲得感偏低。這些問題都是協同性不足所導致的,必須用系統思維來解決。

  樹立系統思維,就是要把新型智慧城市看作一個系統,從系統和要素、要素和要素、系統和環境的相互聯系、相互作用中綜合地認識新型智慧城市。

  處理好整體與部分的關系。建設新型智慧城市,必須樹立全局觀念,建立跨部門業務協同機制,統籌政府部門和公用事業單位的信息化項目建設,使所有的“互聯網+政務服務”和“互聯網+公共服務”建立在統一的數字基礎設施之上,堅決避免應用場景建設另起爐灶、從頭開始。強化城市大腦對各個子平台的支撐,使新型智慧城市成為運轉協調的有機體。要通過打造“整體智慧城市”,實現政府服務方式從“碎片化”向“一體化”的轉變,企業、群眾辦事從“找多個部門”轉變為“找整體政府”。

  處理好優政與惠民的關系。優政與惠民是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兩大重要目標,二者不可偏廢。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必須突出以人為本的理念,聚焦城市居民的所期、所盼,提高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同時兼顧其他方面的需求,特別是要兼顧“放管服”改革和社會治理的難點,提高政府政務服務能力、快速反應能力和科學決策能力。

  處理好平時與戰時的關系。去年以來的疫情防控暴露出智慧城市平戰轉換機制不健全、應急處突能力較弱,根本原因是缺少科學的預案,沒有明確平時和戰時的職責及轉化模式。隻有平時如戰時,戰時方能如平時。平時不但要為戰時做好預案、搞好沙盤推演,還要加強數據的搜集分析,增強早期監測預警“戰時”來臨的能力,實現平時管理與戰時管理的無縫對接和自由切換。確保新型智慧城市戰時管用,僅靠數字技術是遠遠不夠的,必須把城市管理者的先進理念融入其中。

  打通城市“任督二脈”

  過去的智慧城市存在諸多問題,如智慧程度不高,隻會看、不會思考﹔重建設輕應用,“智慧場景”中看不中用﹔建設主體單一,建設資金過多依賴公共財政,缺少自身造血機制等。這些矛盾和問題都需要用創新思維來解決。

  創新技術架構。會思考的城市需要一個健全的大腦。從某種意義上講,城市大腦就是人工智能技術的應用,其作用的發揮離不開算力、數據和算法三要素。建設好城市大腦,要全面提升雲服務能力,為城市運行提供強大的數據存儲與計算支撐﹔建設好數字底座,匯聚起實時全量的城市數據資源,使其能夠像血液一樣在城市有機體中充分涌流﹔結合應用場景的打造構建不同的大數據模型,用科學的算法打通城市的“任督二脈”。

  創新建設和應用思路。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屬於新基建的范疇,不能把其簡單地理解為“抓投入、上項目”,更不能以盲目推進代替科學方法,必須深入研究其建設和應用的內在規律與基本路徑。新型智慧城市建設蘊藏著較大的投資風險,在應用場景的選擇上應堅持“切口小、立意高”的原則,不能貪大求洋、亂鋪攤子,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投資浪費。新型智慧城市的價值在“用”而不在“建”,政府必須在應用上帶好頭、作表率,努力做到以應用促創新、促發展,切實改變自身數字化轉型落后於企業和社會的局面。同時還要認識到新技術從出現到成熟應用之間的合理滯后期,要有足夠的耐心和科學的方法逐步增強使用者的用戶黏性,不能急躁。

  創新建設和運營模式。智慧城市包括智慧政府、智慧經濟、智慧社會,需要政府、企業和社會各界廣泛參與,不可能由政府大包大攬。因此,建設新型智慧城市需要厘清政府和市場的邊界,使二者各揚所長、各取所需﹔需要把政府的投入轉化成對市場的支持,更好發揮PPP模式的作用,調動起社會資本參與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積極性。新型智慧城市運營發展過程中匯聚起的數據是一筆寶貴的財富,應積極探索能夠使其變現的路子,以增強新型智慧城市的自我造血功能和可持續發展能力。

  扎好數據安全“技術籠子”

  越現代化的城市,越有不可預見的風險。在新型智慧城市建設中,雲服務的大規模使用,互聯網和物聯網的廣泛應用,一體化大數據平台的建設,跨層級、跨領域、跨系統的數據共享,使得我們需要提早關注和防范這些新技術、新應用帶來的安全問題。

  安全無小事,沒有“雲網數”的安全,也就沒有新型智慧城市的安全。防范新型智慧城市安全風險,必須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運用底線思維的方法,從壞處准備,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做到有備無患、遇事不慌,牢牢把握主動權。

  強化技術支撐。引導信息技術企業加大基礎設施、支撐平台、數據安全的自主創新力度,培育自主可控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產業和生態體系。積極推進國產化軟硬件產品替代,以應用促進產業和技術創新升級。利用好區塊鏈、數據沙箱、聯邦學習等數字技術,為數據安全扎好“技術籠子”。

  加強制度建設。把新型智慧城市安全納入城市安全總體規劃,搞好災備體系建設。落實好新型智慧城市安全責任制,制定新型智慧城市安全標准,明確保護對象、保護層級、保護措施。建立新型智慧城市安全信息共享和協同機制,構建群防群控的安全防護體系。健全攻防演練制度,提高新型智慧城市安全體系應急處突能力。

  提高公眾安全意識。目前,公眾普遍缺乏個人信息保護意識和安全防護實踐,個人信息泄露問題比較嚴重,給新型智慧城市建設帶來一定隱患。維護新型智慧城市安全是全社會共同責任,需要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廣大網民共同參與,這要求提高廣大網民的安全意識和防范能力,共筑新型智慧城市安全防線。(陳曉強)

(責編:劉穎婕、邢曼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