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中國奇跡”的齊魯擔當

2021年02月25日09:24  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
 
原標題:書寫“中國奇跡”的齊魯擔當

書寫“中國奇跡”的齊魯擔當

——山東高質量打贏脫貧攻堅戰,接續推進脫貧地區鄉村振興

圖為高青縣木李鎮龍灣黃河遷建社區。(劉磊報道)

春風吹來萬象新。新春佳節期間,淄博博山昔日的“討飯村”中郝峪村風韻別致的農家小院迎來四方游客﹔鄄城縣舊城鎮三合村鄉親們在黃河灘區遷建安置小區新房中過大年﹔沂南縣馬牧池鄉常山庄村挂有“產業扶貧示范點”的特色手工攤位前,一撥撥游客打卡留影……齊魯大地上,曾經的窮鄉僻壤拔掉窮根,充滿歡歌笑語,在濃濃的年味中開啟牛年新篇章。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2015年1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上指出:“我們必須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向貧困發起總攻,確保到2020年所有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一道邁入全面小康社會。”承諾擲地有聲,彰顯了共產黨人的使命擔當。

對山東貧困群眾、脫貧攻堅工作,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十分關心。2013年11月26日,總書記在同菏澤市及其縣區主要負責同志座談時強調,要堅決打好扶貧開發攻堅戰,不斷改善貧困人口生活。2018年3月,總書記在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山東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全力以赴消除農村貧困,推動鄉村生活富裕。

山東牢記總書記殷殷重托,堅決扛牢政治責任,拿出“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概,鼓起“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勁頭,按照“2016-2018年基本完成、2019年鞏固提升、2020年全面完成”工作部署,拿出真招實招硬招、下足繡花功夫攻堅克難,推動決戰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勝利,奮力譜寫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精彩華章。

建立高效制度體系

——搭建打好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四梁八柱”

“以前,怎麼也想不到在家門口就能有三份穩定收入。”利津縣鹽窩鎮七二村貧困戶陳脈英說。14畝地流轉給七龍河田園綜合體,每年流轉費8000多元,還能折成股金領分紅。她到綜合體干活,每天掙100元。三塊收入讓這一家穩定脫貧。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也不能少﹔共同富裕路上,一個也不能掉隊。”深入貫徹總書記重要指示要求,山東始終將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和“三大攻堅戰”中的決定性戰役,“十三五”期間,累計召開省扶貧開發領導小組會14次、現場會9次、專題會30余次,全面推進脫貧攻堅工作。

“貧困之冰,非一日之寒﹔破冰之功,非一春之暖。做好扶貧開發工作,尤其要拿出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勁頭,發揚釘釘子精神,鍥而不舍、馳而不息抓下去。”為確保脫貧攻堅取得實實在在的效果,山東加強組織保障、政策供給,建立起高效的領導體系、責任體系、推進體系、政策體系,做到扶貧問題優先研究、扶貧投入優先保障、扶貧項目優先安排。

——建立各負其責、各司其職的責任體系。按照省負總責、市抓推進、縣鄉抓落實工作機制,出台責任制實施細則,逐級簽訂責任書,立下“軍令狀”,建立起橫到邊、縱到底的責任體系。

——完善上下聯動、統一協調的政策體系。2015年底,山東省委、省政府出台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意見》,制定“十三五”脫貧攻堅規劃,省扶貧開發領導小組成員單位圍繞行業扶貧任務,拿出實招硬招,出台25個專項實施方案和23個工作意見,形成了“1+25+23”脫貧攻堅政策體系﹔《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實施意見》明確“2016-2018年基本完成、2019年鞏固提升、2020年全面完成”的工作布局,完善了脫貧攻堅“四梁八柱”的政策支撐體系。

——加強資金保障、強化人力的投入體系。2016—2020年累計投入財政專項扶貧資金320多億元。4萬多名駐村干部、40多萬名幫扶責任人匯成攻堅的精兵勁旅。2019年、2020年,連續兩年選派萬名干部下基層,在崗“第一書記”每年保持在1萬名以上,扶貧重點村“第一書記”實現全覆蓋,黨的旗幟高高飄揚在脫貧攻堅第一線。

到2018年年底,全省累計減少省標以下貧困人口251.6萬人,8654個省扶貧工作重點村全部退出,基本完成脫貧攻堅任務。2019年以來,山東嚴格落實“四個不摘”要求,把防止返貧和新致貧擺在重要位置,著力提高脫貧攻堅質量,全面落實“兩不愁三保障”和飲水安全等扶貧政策,貧困發生率由2016年的3.4%降到基本“歸零”,脫貧攻堅取得決定性成就。

收官之年遭遇疫情影響,從決定性成就到全面勝利,面臨的任務依然艱巨繁重。山東又提出新的更高要求——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2020年3月11日,山東省委舉行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對打贏脫貧攻堅戰進行再動員再部署。視頻會議開到縣級,臨沂、菏澤兩市開到鄉鎮,這也是我省打響脫貧攻堅戰以來召開的規模最大的會議之一,目的就是以更大決心、更強力度推進脫貧攻堅,確保取得最后勝利。

大干300天,攻堅一整年。省委挂出“作戰圖”,吹響“沖鋒號”,迅速出台意見,全面摸排、掌握貧困人口和特殊困難群體“兩不愁三保障”情況,一對一精准化服務,推動扶貧產業、企業復工復產。各級干部始終保持攻堅態勢,不獲全勝決不收兵,堅決打贏疫情防控和脫貧攻堅兩場硬仗。

省內緊鑼密鼓脫貧攻堅的同時,山東持續加大對口支援和東西部扶貧協作工作力度,以組團式幫扶為統領,堅持資源集聚、資金整合、政策集成,舉全省之力、集各方之智,持續加大資金投入力度、人才支持力度、產業合作力度,傾力幫助戰貧斗困。

啃硬骨頭,打殲滅戰

——緊盯“黃河灘”,聚焦“沂蒙山”,鎖定“老病殘”

“黃河灘”“沂蒙山”“老病殘”是脫貧攻堅的堅中之堅,也是最難啃的“硬骨頭”。

截至2017年底,山東省標以下貧困人口還有17.2萬人,其中菏澤、臨沂2個市佔59.9%,20個脫貧任務比較重的縣佔64.8%﹔貧困人口中60歲及以上老年人佔48.6%,身患病殘的佔58.3%,無勞動能力和喪失勞動能力的佔72.5%。

堅決啃下難啃的“硬骨頭”,山東把菏澤和臨沂2個市、20個脫貧任務比較重的縣(市、區)、200個重點扶持鄉鎮(街道)、2000個省扶貧工作重點村這“4個2”重點區域和黃河灘區作為深度貧困區域,把“老病殘”作為特殊貧困群體,重點攻堅。

“九曲黃河萬裡沙,浪淘風簸自天涯”。黃河在山東留下了1702平方公裡的灘區。出行難、上學難、就醫難、安居難、娶親難一直困擾著灘區群眾。絕不遺忘任何一位灘區群眾。2017年,山東全面啟動灘區遷建工程,通過外遷、就地就近筑村台、筑堤保護、舊村台和臨時撤離道路改造提升五種安置方式,給60.62萬灘區群眾一個穩穩的家。

東平縣耿山口村是黃河灘區遷建的第一個村庄,村民離灘區進社區,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小區裡面就有幼兒園,出門就是實驗學校,娃娃們再也不用愁上學了。”村裡小學老校長丁禮芹感慨地說。

遷建不是目的,致富才是根本。山東持續推進灘區高質量發展,大力實施安置社區和產業園區“兩區同建”,鼓勵社會資本和工商企業投身灘區產業發展,增強遷建區域經濟發展后勁,努力保障群眾“搬得出、穩得住、能致富”。

八百裡沂蒙,是一片紅色熱土。截至2015年底,沂蒙老區6市18個區縣還有貧困群眾55.61萬人,其中臨沂44.2萬人,佔全省貧困人口總數的六分之一,脫貧攻堅任務尤其繁重。

“要緊緊拉住老區人民的手,決不讓他們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進程中掉隊。”牢記總書記指示要求,山東把“水乳交融、生死與共”鑄就的沂蒙精神作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紅色引擎”,強班子、鼓斗志、壯產業,踏石留印,吹響了沂蒙老區脫貧沖鋒號。2016年以來,山東先后在臨沂建設3231個產業項目、276個扶貧車間,帶動了48.9萬人次貧困群眾增收﹔實施鄉村旅游扶貧項目122個,直接帶動建檔立卡貧困戶4796人實現脫貧,輻射帶動9.8萬人通過就業、分紅等方式實現不同程度增收。2018年底,沂蒙老區55.61萬貧困群眾全部脫貧。

“一人得病、拖垮全家”是因病致貧家庭的真實寫照。針對貧困群眾的醫療需求,山東通過健康扶貧,構筑起基本醫保、大病保險、醫療機構減免、醫療救助、醫療商業補充保險、重特大疾病再救助“六重保障”,實現“一站式”即時結算。

針對“老病殘”特殊困難群體無法獨立實施和參與產業項目的難題,山東著力完善綜合性保障措施,對於特困、失能群體不斷加大保障力度,綜合運用低保政策、資產收益分配、孝善養老鄰裡互助、村級扶貧專崗等方法,統籌解決嚴重精神障礙患者、空巢老人、殘疾兒童等面臨的突出問題,切實提高特困群體獲得感、幸福感。

下好“繡花”功夫

——出實招下實功見實效,解決好“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

讓沂水縣富官庄鎮朱雙村貧困戶車忠華想不到的是,家中一個小小“扶貧二維碼”幫了他的大忙。為實現貧困群眾與扶貧政策精准對接,沂水縣在每個貧困戶家中貼有一個獨立的二維碼,后台連著民政、醫療、教育等部門。隻要掃一掃,線上提交信息,貧困戶的需求就能得到解決。車忠華因戶籍在外省,雖身有殘疾但一直沒有辦殘疾証,無法享受低保政策。幫扶干部張甲美掃描二維碼將情況反饋后,相關部門立即聯系,很快辦好了殘疾証。

這是山東堅決實施精准扶貧方略的一個縮影。2016年,山東73%的行政村有貧困人口,呈“插花式”分布。山東拿出“繡花”功夫,緊扣“兩不愁三保障”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精准施策出實招、精准推進下實功、精准落地見實效。

精准識別,系好脫貧攻堅的“第一粒扣子”。在山東,每一個貧困戶都要經過入戶調查核算收入、村民代表會議民主評議確定名單、逐級審核公示公告后,才能建檔立卡。貧困是動態變化的,山東堅持“不漏一村不落一人”,出台動態調整管理辦法,明確“十不進八不出”具體標准,解決好“扶誰”的問題。

開對“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山東把產業扶貧作為主攻方向,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因地制宜培育發展對貧困戶增收帶動作用明顯的特色種植業、養殖業、農產品加工業、特色手工業等產業。5年來,全省實施特色“種養加”和旅游、電商、光伏等產業扶貧項目2.56萬個,總投資315.37億元,年均帶動貧困戶42.2萬戶。

為保証扶貧項目良性運營,山東推廣扶貧資產管理“四權分置”做法,推動政府、企業、社會、貧困戶深度協作,實現了脫貧攻堅效益最大化。

山東還開展了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遍訪貧困對象行動,精准發現問題、實際解決問題,著力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

教育是從源頭拔窮根的關鍵。在山東,貧困家庭學生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全過程享受資助政策,累計資助建檔立卡貧困家庭學生69.72萬人、資金16.89億元。

實際幫扶過程中,山東並沒有停留在臨時性救助、給錢給物的物質救濟層面,而是重視扶貧與扶智扶志有機結合。以慶雲縣“三幫一”助學機制為例,一名科級以上干部、一名優秀教師、一名愛心企業家組成志願者小隊,共同結對幫扶一名貧孤孩子,干部主要負責親情陪護、家庭教育、家庭事務的協調解決,教師主要負責心理與學習的教育輔導,愛心人士提供物質救助,讓貧困學生既“有學上”,更“上好學”。

著力補齊貧困人口住房和飲水安全短板,累計改造貧困戶危房15.16萬戶,8654個省扶貧工作重點村飲水實現了村村通﹔積極開展消費扶貧,開展“千企幫千村”行動﹔創造出電商扶貧、扶貧又扶志的積分制扶貧、村級扶貧專崗、“第一村醫”等經驗做法……山東下好“繡花”功夫,織牢織密精准扶貧網,一戶一策拔窮“根”。

持續鞏固脫貧成果

——統籌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

五蓮縣石場鄉東邵宅村村民董相滿,過去曾消沉低落,現在覺得生活漸漸有了“滋味”。2018年他患上肺癌,由妻子長期照料,一家人日子過得很艱難。去年4月因家庭收入無法承擔治療費,他被認定為即時幫扶戶,開始享受代繳基本醫療保險、扶貧特惠保險、項目收益等多項幫扶政策。

脫貧不是為了一時“達標過線”。著眼長遠、構建穩定脫貧長效機制,讓每個人永久遠離貧窮才是最終目的。對因病、因學、因災、因意外等存在返貧致貧風險的困難群眾,山東即時發現、即時建立台賬,由扶貧部門牽頭各行業部門即時幫扶。截至2020年底,全省共有即時幫扶人口3.46萬人,全省190.2萬脫貧享受政策人口中有86.1萬人納入低保、特困人員救助供養范圍。

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完成后,我省按照中央要求,設立5年過渡期,推動領導體制、工作體系、政策舉措等平穩轉型,持續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

鄉村振興戰略是新時代“三農”工作總抓手,也是鞏固脫貧攻堅最有力的保障。按照“鞏固、接續、長效”的要求,山東堅持兩項工作一起抓,堅持“七個統一”,出台《關於加快推動鄉村振興和鞏固提升脫貧攻堅成果的支持政策》,圍繞村庄規劃、土地、人才、鄉村治理、脫貧攻堅、考核等10個方面,制定了24條具體政策。具體工作中,堅持先難后易,將鄉村振興在資金、項目、人才、技術等方面的支持政策優先向扶貧重點區域傾斜。

統籌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需要強有力的人才支撐。為了使鄉村人才引得來、育得強、留得住、用得好,山東瞄准制約鄉村人才發展的體制機制障礙,推動改革創新,制定實施了“1+3+N”的鄉村人才政策體系,不斷暢通基層人才成長通道,努力壯大鄉村人才隊伍。

統籌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必須發揮好基層黨組織作用。為提高黨支部帶動能力,全省不斷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整頓軟弱渙散村黨組織8055個,黨支部領辦創辦合作社7882個,村集體實現穩定增收。

統籌推進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需要進一步集中資源,做優做大產業。今年春節,蘭陵縣壓油溝村游人如織。這原是一個三面環山、交通閉塞的省定貧困村,全村76戶人家,有一半是貧困戶。2015年,當地政府利用該村自然環境優越條件,對壓油溝村及周邊五個村居5000畝山地進行升級改造,曾經的窮山村搖身變為國家4A級景區。村民不僅脫了貧,還有了很多福利保障。2019年初,壓油溝村又啟動了第二期田園綜合體建設,整合村邊水庫的山、水、田、林、宅等資源,帶動周邊3個鄉鎮14個村逐步走上“以旅促農、以農興旅”的鄉村振興之路。

具體實踐中,各地創新探索不斷,探索出文化扶貧+鄉村振興、片區化發展等各具特色的振興發展之路。去年開始,山東選擇9個縣(市、區)開展解決農村相對貧困長效機制試點,為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勇探新路。

天道酬勤,日新月異。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斗的起點。面向未來,山東將大力發揚孺子牛、拓荒牛、老黃牛精神,咬定青山不放鬆,腳踏實地加油干,奮力打造鄉村振興的齊魯樣板,朝著共同富裕的目標穩步前行。(趙豐 孫源澤)

(責編:聶俊穹、邢曼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