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污禁渔,让长江休养生息

2020年01月15日11:42  来源:中国环境报
 
原标题:治污禁渔,让长江休养生息

  根据农业农村部通告,自2020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此次禁渔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几乎与此同时,长江白鲟灭绝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长江生态环境问题引发高度关注。面对日益恶化的生态,拯救长江,必须“只争朝夕”。

  一直以来,长江流域是人们心目中的鱼米之乡。谁能想到,如今的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在白鲟之前,2007年,白鳍豚被宣布功能性灭绝;2017年,长江江豚仅存1012头。这些以鱼为食、位于长江生物链顶层的生灵,最先感受到了无鱼之困。

  工业污染导致生态环境恶化,“电毒炸”“绝户网”等非法捕捞方式屡禁不止,让鱼儿在长江中的生存变得异常艰难。据报道,长江渔业的天然捕捞量从1954年的42.7万吨,下降到了如今不足10万吨,仅占全国淡水水产品的0.15%。长江渔业陷入了“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怪圈。

  据农业农村部统计,长江流域濒危鱼类物种达到92种,濒危物种接近300种。虽然每年春季会有三四个月的禁渔期,但无法让鱼群繁衍壮大。十年禁渔,可以让鱼类繁殖两三代,从而恢复种群数量。江若无鱼,人何以渔?长江需要休养生息。

  禁渔并非只是为了鱼,更是为了拯救脆弱的长江生态。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是党中央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也是事关国家发展全局的一项重大战略,各个方面都需要拿出与十年禁渔同等的决心与举措。

  长江经济带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这里集聚的人口和创造的地区生产总值均占全国40%以上,进出口总额约占全国40%。然而,高速发展的背后,是巨大的环境资源代价。比如,长江沿岸的重化工业高密度布局,“化工围江”问题由来已久,不仅有大量污染物排放,更存在严重的环境安全隐患。看似容量很大的长江,其实早已不堪重负。

  如今的长江,流域生态功能退化依然严重,洞庭湖、鄱阳湖频频干旱见底,接近30%的重要湖库仍处于富营养化状态。沿江产业发展惯性较大,污染物排放基数大,废水、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量分别占全国的43%、37%、43%。

  长江真的病了,而且病得不轻。长江流域是一个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各类生态要素相互联系相互影响,要给长江治病,需要从生态系统出发综合考虑,协同施策。

  找准病根,对症下药。这需要给长江做一次体检,系统梳理环境风险和隐患,针对问题,分类施策。2019年2月,生态环境部启动长江入河排污口排查整治专项行动,目的就是要弄清楚到底有多少排污口往长江里排污、在哪里排、谁在排、排什么、排多少。牵住入河排污口这个“牛鼻子”,摸清底数,从而为改善长江生态环境质量提供保障。

  立足全局,统筹协调。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前提是坚持生态优先,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逐步解决长江生态环境透支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立足全局,统筹协调,既要谋一域、重点突破,又要谋全局、整体推进。长江沿岸涉及9省2市,经济发展水平也存在差异。各地在发展中既要立足自身,寻求突破,同时也要树立“一盘棋”思想,把自身发展放到协同发展的大局之中,形成整体合力。

  优化结构,绿色发展。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整个长江经济带土地、能源、水资源开发水平均超过全国其他地区的平均消耗强度。在江苏,80%的重化工项目集中在长江沿岸,其中80%又集中在苏南地区。因此,修复和保护长江生态环境,推动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必须调整产业结构,改变以往粗放的发展模式,走出一条经济效益好、生态环境质量优的可持续发展之路。一方面,还历史欠账,推动现有企业提高污染治理水平,减少污染排放,实现绿色转型。另一方面,优化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为新动能发展创造条件、留出空间。

  2019年12月23日,《长江保护法(草案)》首次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这将是一部全面保护长江流域生态环境的法律,将为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坚实的法治保障。

  作为我国重要的战略水源地、生态宝库和黄金水道,长江在维护国家生态安全中的地位举足轻重。为改善长江生态环境,近年来,中央及有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涉及长江环境污染防控治理、水生生物保护、建设项目负面清单、生态补偿等方面,并且在实施中已经取得了一定效果。但要实现长江新生,仍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这不仅是对长江负责,更是对子孙后代负责。(刘秀凤)

(责编:刘颖婕、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