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来,济南夜经济到底多活跃?夜摊不在黄金位,照样坐得满满的

2019年11月25日09:23  来源: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原标题:半年来,济南夜经济到底多活跃?夜摊不在黄金位,照样坐得满满的

今年6月,在济南市出台《关于推进夜间经济发展的实施意见》的政策加持下,济南的夜经济快速升温。近日,在首届中国夜间经济论坛上,济南入选“夜间经济十佳城市”。

越来越热闹的夜正如何改变济南人的生活?济南夜晚的气氛到底有多活跃?从夜市的摊主、夜间消费的市民,我们能够感受到一二。

尽管已是寒夜,但王光荀的小饰品摊前仍有顾客光顾。

摆了两个多月摊

已有一二百回头客

“我就在悦立方后面的街上,是个摊!”

“我就站在这,对面是个卖衣服的,你拐进来就看见啦!”

晚上9点,正在摆摊的王光荀接到了外卖的电话,着急地和电话里的外卖小哥报告位置。“这个点才吃饭啊?”有来消费的顾客搭着话,“这不刚腾出手来嘛!”

1992年出生的王光荀和妻子一起在悦立方后面的街区摆摊,零零碎碎卖的都是些胸针、耳钉等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这些耳钉都是她自己做的,她有自己的微店,全职干这个。”王光荀说,带流苏的、带亮片的、带卡通图案的,说起自己妻子亲手做的作品,王光荀很是骄傲。最近,妻子去上海参加一个时尚展了,晚上摆摊的工作就落到了王光荀的头上。“我是白天上班,晚上过来陪着她摆摊,结果现在我成了主力了。”他笑着说。

今年6月份,24小时商街悦立方开业了。商圈位置好、周围人群都是白领和学生,目标受众群体多,如此利好的条件,让王光荀和妻子毫不犹豫在此扎根。“开业的时候正好是夏天,人特别多,晚上到了0点我们才陆陆续续收摊。”他说,“当时真的是里三层外三层,这条街上全是人。”

最近天冷了,来逛街的人慢慢少了,但在聊天的半个小时里,他的摊子依然不缺顾客。“我们这价位都不贵,小东西都是七八块钱,自己做的饰品也就二十块钱。”边说着,王光荀边招呼着来摊位前驻足的顾客,“过敏的话耳钉可以换成银的,还可以做成耳夹,手工做的,都能改。”不时有年轻女孩被这些小饰品吸引,弯下腰精心挑选。“开了这个摊位之后,比之前的收入要好一些了,晚上这边来逛街的人也还行,也有一些回头客来找我们。”

在这条街上摆摊的很多都是年轻人,时间长了,王光荀和大家也都慢慢熟络起来。隔壁摊位的尹鹏在悦立方开了一家手工店,做一些手工香皂、曲奇饼干、棒棒糖等小物品,为了招揽客人,他也在街上摆了个摊,星空样式的棒棒糖、包装精美的手工香皂也确实引起了许多人的兴趣。“下午5点多天刚黑就出来了。”尹鹏的摊位不大,相比卖东西,他更想要吸引年轻人到店里体验手工。“现在很多都是家长陪着孩子去的,这里年轻人多,摆了两个多月了吧,拉到一二百号人了。”

不光人越来越多

夜市还变得更干净了

下午6点多,济南的夜色拉开帷幕,属于环联夜市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小王和妻子带上下午刚穿好的串儿,骑车从家里匆匆赶过来。小王和妻子已经来济南四五年了,两口子在环联夜市租了个摊位,经营着一家叫“西安麻辣烫”的小铺。在夜市管理处把桌子拿出来架好,把锅清洗一遍,加上水开始熬汤,又将串放进汤里,每天的准备工作就得花一个多小时。

晚上7点多,夜市上就慢慢变得人声鼎沸了。两口子的位置并不是黄金位置,卖麻辣烫的摊主也不止他们一家,可是围坐在小摊上的人,却总是满满的。

干了四年小摊的小王两口子,对于“夜经济”这三个字并不是很理解,但是说到这一年来夜市的变化,小王滔滔不绝起来,“之前在洪楼环境很脏乱差,垃圾啥的全都往地上扔,时间长了很多油都积攒在地上。”小王说,“现在这里管理很严格,垃圾桶啥的都配备,也有专门的物业和保洁随时打扫,环境比以前好太多了,而且还不定时地检查哩。”小王一脸认真。

天冷了,晚上0点以后街上的人就基本空了,小王两口子也准备收摊,洗洗涮涮一个多小时,转眼又到了凌晨一两点。“每天光打扫卫生就得花不少时间。”小王边收拾边说,“但是干干净净的环境,我们做起生意来也舒心。”

“能明显感觉出来

代驾多了不少”

“你见过凌晨0点的济南吗?”

刘威和张子刚笑了,“我们天天见。”

每天下午5点多路灯一亮就从公司出门,巡查片区内没有不亮的灯了再下班。哥儿俩的工作说通俗点就是检修路灯,对于这样特殊的职业,街面就是办公室,黑夜就成了背景墙——济南的每一个晚上,他们都心知肚明。

两个人是搭档了一年多的老伙计,夜里11点多,哥儿俩下班了,忙活了一晚上的他们来到了环联夜市吃个晚饭。坐在大排档的座位上,点上两个热乎菜,再来两杯芒果味儿的热奶茶,成了忙忙碌碌的一天中难得的消遣时光。

“以前一到晚上路边都空了,哪还有吃饭的地方啊。”刘威回忆,干了这行也有几年了,只记得之前吃晚饭的时候要多买点,留在车上,就是怕天晚了没地方吃饭,天冷了也只能吃个凉饭。“从今年来说变化可大了,路边吃饭的地方也多了,有时候就近停下车,就能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饭了。”

天冷了,夜市里大排档就餐的地方,多了一层透明的外罩,上面张贴着“暖气开放”。两人晚上在路上的时间长了,济南一点一滴的变化也都了如指掌。刘威比划着,“像经十路上那几个高楼,多漂亮啊,整个楼上还变换着不同的图案,感觉整个城市的形象都提高了。”

“确实,现在济南的晚上,不再那么冷清了。”晚上十一点半,忙活了一天的小吴下班了。由于工作性质,让他下班的时候多数都与济南的夜色为伴。

“以前夜班下班之后,都只能打车回家。”小吴说,“不过现在有公交车都延长了运行时间,十一点半下班还能坐上18路到家门口。”“夜18”路末班车是深夜0:20,哪怕加个班出门还能赶上。“这些深夜的公交车上,你能明显的感觉出来,代驾多了不少。”小吴说,晚上出来吃饭娱乐的人多了,这些拿着折叠自行车的代驾,也最能代表济南的夜经济了。(夏侯凤超)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