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提拔重用“狮子型”“老黄牛型”干部

2019年09月09日08:43  来源:山东政事
 
原标题: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提拔重用“狮子型”“老黄牛型”干部

9月5日召开的淄博市委第十二次八届全体会议,履新21天的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的几次脱稿讲话,经与会人员和当地媒体的传播,成为淄博上下广泛议论的热词。

“用人导向”既是风向标,是人们观察主要负责人的“坐标”,也最能撩拨人们的“神经”。记者梳理发现,这些“热词”因为既贴近实际、切中时弊又满含深情,既关乎淄博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发展,关乎淄博的政治生态,也和基层党员干部的提拔使用息息相关,很自然成了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

干部就要理直气壮为企业家“站台”

“只要我们不搞利益输送,不搞拉拉扯扯、胡吃海喝,如果企业发展需要,我们就要大胆地为企业‘站台’!真正让企业感受到党委政府助其发展的诚心。”“要相信我们的干部,不会单纯为了口腹之欲去企业蹭吃蹭喝。如果发现有这种情况,我们一定严肃处理、问责!”

淄博市委书记江敦涛谈到“如何打造发展生态”时,脱稿讲了一段情真意切又令人振奋的“家常话”,在淄博赢得强烈反响——“这是对基层实际真正了解也真正为下级担当、松绑!“这是相信企业家和基层干部,也是重构新型的政商关系”,“这是重商、亲商、安商、富商的实实在在的举措”。

如何处理政商关系一直困扰着基层党员干部。一名区委书记就曾经为此烦恼:在“双招双引”、或者企业遇到难题需要他出面协调、“陪客”时,因为诸多约束,自己放不开,常常搞的企业、客商和自己都挺尴尬,本来是宾主尽欢的一场欢宴只好草草了事。时间一长,干部和企业家就有了隔阂,心理上就会渐行渐远。

其实,在淄博这决不是个例。

记者的一个朋友做的企业全国闻名。但在四五年前,别说见书记县长,就是见主管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也不容易。但青岛某区的书记却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只要需要我出面站台,只要我在青岛,我一定出面,你或者客户想见哪个部门的负责人,我也带着他们一起出席,请客也不用你花钱——他们谁敢为难你,我就不让他好过!你只需专心致志发展壮大,为我们区提供更多的就业和税收!”

“江书记的讲话给基层干部吃了定心丸了,只要不是奢靡浪费,不是以权谋私,我们就可以放开手脚,好好配合企业家”。这位淄博的区委书记告诉记者。

江敦涛看望慰问朱彦夫

提拔重用“狮子型”“老黄牛型”干部

在江敦涛眼里,淄博正处于凤凰涅槃、加速崛起的关键期,最需要两种干部:一种是“狮子型”干部,最核心的特质就是具有很强的凝聚力和执行力,极富团队精神,工作有魄力、有热情、有干劲,关键时刻冲得上,打得赢,在干部群众中有威望。第二种是“老黄牛型”干部,最为核心的特质就是有韧劲、脚踏实地、处事沉稳、办事让人放心。困难面前,任劳任怨,甘于奉献;名利面前,不急不争不抢,耐得住清贫,守得住寂寞。

刚来淄博不满一个月的江敦涛书记对淄博的干部群众和政治生态有足够清醒和准确的认识:“这里有大气包容、吃苦耐劳的人民,有良好的政治生态和拼搏奉献的干部队伍,这是淄博实现凤凰涅槃、加速崛起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这和在淄博工作了10多年的记者感受是一样的,在“环保风暴”、“脱贫攻坚”、“旱厕改造”、“抗洪抢险救灾”等一个个接连不断的急难险重任务中,基层干部没白没黑的战斗在一线,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委屈。有的还因为种种原因受到处分,但他们没有抱怨,没有牢骚,仍然一如既往的往前冲。

江敦涛表示,这样的干部,组织部门要深入挖掘,在干部选拔任用时重点考虑。让这些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干部当主角、占C位。

“孔雀型”“病猫型”“鸵鸟型”干部该醒醒了

还有几种组织不信任、同事不信服、群众看不起的干部,江敦涛也为他们画了像:“孔雀型”干部,好大喜功,浮在面上,热衷走“上层”路线,向组织要这要那;“病猫型”干部,只要不出事,宁肯不干事,碌碌无为,得过且过;“鸵鸟型”干部,困难面前不敢担当,责任面前推诿塞责,遇事喜欢讨价还价打太极。

说到这里,会场里发出一阵会心的微笑:“太形象了!”

江敦涛说,对这样的干部,要加强教育引导,激励他们向“狮子型”、“老黄牛型”干部转化。

江敦涛说,选用干部要五看:看品质品行,看态度状态,看能力水平,看群众口碑,看关键时刻的担当表现。要在坚持政治标准的前提下,更加注重在急难险重一线考察识别干部,打破论资排辈、条条框框,不惟年龄学历资历,不搞平衡照顾,大力重用善谋发展、敢于担当、扎根基层、实绩突出的干部,大力选拔加班加点、苦干实干、甘当幕后英雄的干部。

江敦涛给那些想为、敢为、善为的干部撑腰鼓劲。他语重心长地说,市委就要为担当者担当,为负责者负责,让我们的干部充分感受到信任感、归属感,决不让干部流汗又流泪,受累又受屈。

这让与会干部精神为之一振。会后,一位因环保风暴受过处分的干部悄悄对记者说:“往后我们只负责努力,组织会负责我们成功。”(马景阳 朱玉友)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