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互联网+”军事理论课教学模式、推动大学生军训教官培养工作、组建专职军事课教员队伍,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多措并举探索军事课教学新方式——

一所地方高校的军事课教学创新之路

2019年07月18日10:29  来源:中国国防报
 

写在前面

今年初,教育部、中央军委国防动员部联合制订《普通高等学校军事课教学大纲》(以下简称《大纲》),对高校军事课课程定位、课程目标、课程要求和课程评价方式等进行修订,进一步明确了新时代普通高等学校军事课教学改革方向。新《大纲》将于今年8月起在全国施行。

作为高校国防教育的重要形式,军事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让学生了解掌握军事基础知识和基本军事技能,增强国防观念、国家安全意识和忧患意识,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传承红色基因、提高学生综合国防素质……但不得不承认,由于学校领导重视程度不一、军事课无明确学科归属等原因,军事课在有的高校教学工作中存在被边缘化的现象。

高校军事课怎么上?对于这个课题,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经历了10年的探索历程,找到一条适合地方高校的军事课教学路径。

 

“大思政”教育模式与“互联网+”教学方式

让学生“爱看、爱用、爱参与”

在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当谈及军事理论课教学时,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会掏出手机向记者展示“易班”APP,介绍该学院的军事理论网络课课群。

这是教育部在普通高校推广使用的网络信息平台。2015年,他们在广东省率先启动依托“易班”APP平台的思政课程教学改革,构建起学生“爱看、爱用、爱参与”的思政教育云端平台,在校学生100%实名注册入驻。

与其他高校不同,该校军事理论课没有挂靠在学院武装部、学院学生处,而是设在马克思主义学院,纳入“大思政”教育一盘棋。校领导认为,军事理论课是学生德育教育的一部分,因此在马克思主义学院下组建军事理论教研部,并安排5名专职老师负责军事理论课教学科研工作。

“靠一支粉笔、一张嘴就让学生跟着你走的教学思路不灵光了。”军事理论课教师黄晓旭说。黄晓旭全程参与学校军事理论网络课堂开发工作,他说,依托平台的“优课”课群功能,学校进行了二次开发和建设,在课群固有功能基础上,结合军事理论网络教学和国防教育实际,开发了军事话题讨论、军事网络课程、军事网络资源、专题在线考试、实践报告提交、国防问卷调查等功能模块。

该学院老师吴智刚负责军事理论课教学工作长达6年,切身感受着课程教学模式的变化。很长一段时间里,吴智刚和很多同行一样,上课宛如在唱“独角戏”——由于讲授内容理论色彩浓厚,难以引起学生兴趣,课堂气氛不活跃。他也曾尝试进行改变,自己开设内部网页,上传资料,组建微信群、QQ群,但收效甚微。

引入网课平台后,吴智刚觉得教学工作有“抓手”了:利用平台强大的线上功能,任课老师发布与课程相关的学习材料,吸引学生课前学习;在课堂授课中,根据学生线上学习情况就有关问题集中开展有针对性的讲授,提升课堂教学效率;课后,利用在线题库检验学生对知识的掌握程度,切实提升教学实效。“以前课上也会布置作业或课后任务,但很难监测成效,大课堂教学更是无法兼顾每个学生。”吴智刚说。

该院学生曾宪均已报名参军,谈起学校的军事理论网课,他打开了话匣子:“我对当下的军事热点问题很感兴趣,课上来不及提出来的,经常到课群平台发布话题并参与讨论,老师和同学都可以回帖答疑解惑。”李杰伦则更喜欢平台海量的教学资源。他十分热爱军事,即使已经修完军事理论课,这名大二学生时不时还会到军事网络资源模块阅览新的资料,“文字、图片、视频都有,而且都是老师精心挑选的,很值得一看。”

从“独角戏”到“大讨论”,让军事理论课老师头疼的“互动性”问题迎刃而解。根据课程考核要求,网络课成绩占到20%权重,平台后台设置固定客观评分规则和各模块权值,依据点击率等规则自动计分,比如实名注册的学生在平台练习试题、发帖讨论次数和是否观看资料,都是平台自动赋分。此外,教师和学生也参与到评分过程,如军事实践报告模块评分采取学生互评和教师审核的方式给予评价。课堂与课外、线上与线下,学生参与度大大提高。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该学院每年5000多名大一学生军事理论网课活跃度都高居“军事理论”类排名前位,充分表明这种教学模式深受学生欢迎。

这个暑假,该学院军事理论教研部的老师在忙活一件大事:集合教研部所有教师之力,把军事理论课程的知识点、时下军事热点一一拆解,并录制成原创短视频或动画,放上军事理论网课平台,和全国高校共同学习交流。“相信随着5G技术发展和智能化时代的来临,形式更丰富、交互更方便的军事理论课授课方式,必将引发学生更多共鸣。”教研部主任唐林杰说。

适应新《大纲》编写自主承训教程

学生担纲教官,培养国防后备力量

7月1日至15日,佛山科学技术学院160名学生在佛山预备役训练基地进行了为期15天的军事训练课目强化训练。暑假过后,他们将走上军训教官岗位,为全校4000余名新生开展军训工作。

大学生当军训教官,这在佛山科学技术学院不是什么新鲜事。负责学生军训工作的学院领导许晓珠介绍,自2009年以来,该学院培养了近千名大学生军训教官,其中既有心系国防的学生、报名参军的青年学子,也有退伍复学的老兵,累计完成校内新生军训近4万人次,在学校营造了浓厚的国防氛围。目前,该学院正在申请成为广东省学生军训自训试点单位。

“今年选拔时有500多人报名,经过层层筛选,共160人进入强化训练,学生参与热情高涨。”该学院武装部国防教育科科长肖新旺介绍,经过10年的探索,学院已在学生军训教官的培养上得心应手。今年新《大纲》对《军事技能》内容修改较多,他们联合驻军部队共同商议,及时编写适应新形势的《大学生军事技能教官教程》,参训大学生人手一本,严格按纲施训,确保能担负起军训教官的职责使命。

长期以来,学生军训教官由现役部队官兵担任,但随着部队精简整编和军事任务调整,情况发生了变化。2009年,学校开始探索动员大学生参与到教官队伍辅助现役部队官兵组训的路子,学院领导认为,可以选拔大学生尤其是退役士兵当军训教官,这既是对学生的一种锻炼,也是一场全校范围的国防教育。第一年学生教官和现役官兵的比例是1∶3,第二年人数各占一半,到2017年,全校新生组训工作已全部由学生教官担纲,军训期间邀请10名现役部队官兵现场指导,确保训练效果。

尽管如今学生教官选拔管理工作运行顺畅,探索之初校方也疑虑重重:学生教官能有“兵味”吗?学生训学生能训好吗?安全问题如何保证……

“从学生成长为一个教官,路并不好走。”肖新旺介绍,为鼓励学生踊跃参与,学院制定了《大学生教官管理办法》,将军训经历纳入社会实践环节,计入学分,但同时,选拔十分严格,“就是得选到真正热爱并愿意付出努力的学生,10年来,学生教官没有人中途退出。”

记者了解到,学生教官采取自愿报名的方式。每年新生军训结束后,开始选拔新一届教官。为增强他们的“军味”“兵味”,规定由学院武装部统一管理,四级军士长转业的军事理论教研部科员全得炜全程带训,每周一、三、五早晨1小时和周日全天进行训练,筛选表现优秀学生进入部队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封闭集训,现役官兵担当训练教官,考核合格后进入大学生预备教官库。9月初正式带训新生前,预备教官需进行复训,复习军事训练内容,并接受训练心理学专题培训。

对于学生教官,温桂鹏很有发言权。他在2014年入学,当时的新生军训教官恰巧是本校师姐,可是直到训练日程过半,他才知道。温桂鹏说:“军训时师姐很严肃,训练场上就认真训练,休息间隙拉歌时才稍微放松下来。”温桂鹏后来参军入伍,在部队真正当了两年兵,退伍后顺理成章加入学生教官队伍。“等到自己当教官,才理解当时师兄师姐说的‘慌’,他们是怕自己不像兵,不能把学弟学妹训好。”温桂鹏说。

选拔大学生教官,不仅解决军训教官的来源问题,还营造了校园的国防氛围。学院领导介绍,这支教官队伍还组建了校园国旗护卫队、国防教育协会等社团组织,带动感染更多的学生加入进来,潜移默化中激励更多的青年学子参军报国。截至目前,全校体检合格兵员61人,远高于去年同期。

引进军事专业人才,配套专职师资队伍

畅通军事理论课教师发展之路任重道远

虽然学校已经放暑假,但军事理论教研部的教师并不轻松,唐林杰、黎祥业、熊伟、黄晓旭和吴智刚5人仍要定期来到学校,商讨新教材的编写工作。根据新《大纲》的要求,新学期军事理论课教学内容将做部分调整,这让他们压力不小。

军事课效果好不好,师资队伍是关键。当前,地方高校军事理论课教师除少数是由驻地军校派遣的军官担任,大部分由相近专业的教师兼任,没有专职教师负责,教学效果差强人意。

2016年,借学院重组的机会,该校在马克思主义学院成立军事理论教研部,相继引进军事学博士唐林杰、军队训练标兵全得炜,充实军事课专业师资队伍。

“5人小团队是学校的军事理论课专职教研队伍,负责平时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此外还有一批外聘的兼职教师队伍。”校领导介绍。5位老师各有所长,正好对应中国国防、国家安全、现代战争等5个军事理论课专题进行教学。其中,唐林杰是有着多年军旅经历的军事学博士后,吴智刚是侧重研究边疆历史的历史学博士,能较好保证军事理论课教学的专业性。在军事技能训练方面,他们专门引进了从部队教导队转业的四级军士长全得炜,加强了学校在大学生军事技能训练方面的专业指导能力。

专业师资队伍的建立离不开学院党委的重视。学院党委书记曾峥兼任广东省普通高校国防教育指导委员会主任,学院还担负着定期组织广东省普通高校军事理论课骨干教师培训的任务。曾峥对军事课教学倾注了很大精力,主编出版的《当代大学生军事教育教程》涵盖军事理论和军事技能训练,至今仍是广东省教育厅推荐使用教材。

在这种氛围下,学院军事课科研氛围浓厚,唐林杰撰写的论文《自媒体时代对大学生国防教育的影响与创新》、吴智刚撰写的《城市化视野下的高校军事课建设探索——以珠三角地方性高校为中心》等被评为广东省国防教育优秀论文。

学校重视,教学队伍给力,学生欢迎,科研成果丰硕,但军事理论课教师发展依然面临诸多问题。由于军事理论课在地方高校中缺乏学科支持,课题申报面临尴尬,研究成果难被认可,专职教师的成长受阻。吴智刚就面临这种“尴尬”,虽然长期负责军事理论课教学,但职称评定时要回归到历史学专业中,无形中走了“弯路”。对于这一地方高校的共性问题,只有寄希望于国家层面出台相关政策,才能畅通军事理论课教师的发展路。(石宁宁)

(责编:王吉全、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