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会费制约国际组织无益日本外交

2019年05月13日16:00  来源:中国国防报
 

  按时足额缴纳会费是国际组织会员国的应尽义务,但在日本,向国际组织缴纳的年度会费,竟被当成了外交工具。日本外务省日前专门强化向国际组织缴纳会费的管理,旨在牵制一些对日本发表不利言论的国际组织,强迫有关机构“改善运营模式”。

  据日本《每日新闻》5月7日报道,2018年,日本向国际组织缴纳的会费比过去10年的最高水平减少约20%。2019年,日本最初列出的这笔费用仅为284亿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人民币),比2018年减少约2.6%。事实上,日本外务省早在2015年就开始实施国际组织会费评价制度,某一国际组织是否对日本有用,成为重要评价标准。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也在3月8日的众议院外务委员会上宣称:“要有张有弛,该削减的就大幅削减,也会考虑放弃缴纳。”

  日本因为“赖账”上头条,早已不是第一次。2015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后,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曾公开指责教科文组织作出决定的方式“很不透明”“应该改革现行制度”。除“炮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外,日本还做了一件令外界震惊的事,就是故意拖欠2016年约40亿日元会费。对此,日本政府冠冕堂皇地解释称,这样做是为使世界记忆遗产项目不被“政治利用”,要等到相关申遗制度得到改善后才能继续缴纳会费。

  尽管有日本媒体为政府解围称,日本“选择性”缴纳会费是因为财政形势严峻,但实际上,日本财政预算年年攀升。3月27日,日本通过高达101.4571万亿日元的2019财年预算,再创新高,这也是日本财政预算首次在原始阶段超过100万亿日元。其中,防卫支出连续7年上涨。这些都表明,会费支出并不会令日本政府捉襟见肘。

  3月24日,日本政府与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举行政策磋商。日本方面指责人权理事会特别报告员向日本发表单方面意见,是功能不健全的表现,并警告称,这可能影响日本缴纳会费。此前日本政府曾设立“2025年前实现有1000名日本职员在联合国工作”的目标,试图通过增加在联合国工作的日本职员数量间接影响联合国的运转。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在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会面时曾直截了当地提出,“政策往后排,首先得雇日本人,不然就减你们预算”。

  分析指出,日本政府以拒缴或减少会费为由,向国际组织施加政治压力,反映出日本对待国际组织的功利心态。如果日本继续采取这种做法,那么其费尽心思在国际上“刷”来的存在感,终将被一点点抹掉。(张瑷敏)

(责编:王吉全、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