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都”谋变:千亿链条下,“隐形冠军”崛起

2019年04月22日16:03  来源:科技日报
 

“现在我们产品厚薄度可以达到0.245毫米,是目前国内外最薄的罐体料。”在山东省滨州市,魏桥铝电公司生产副总叶俊手持“薄如蝉翼”的罐体,不无自豪:“别小瞧这零点零几毫米,按照一吨的半成品折算,可比普通厚度的材质多生产3000个罐体。”

将既轻又薄的易拉罐销售到全球各地并占据主导地位,魏桥铝电攻城拔寨的故事代表着地级市滨州铝产业创业者的追求。四月下旬,科技日报记者在当地采访时发现,在滨州“铝矿石—原铝—工业铝型材—铝精深加工”的全链条上,类似于魏桥铝电这样既手握核心技术,又在细分市场上领先的“隐形冠军”还有不少。在国际贸易争端频现、成本上涨、价格波动的背景下,“隐形冠军”们的创新努力,撑起了拥有3300亿产值的滨州铝产业的向好一面。

“世界企业500强”的常青秘籍:与低端切割,到价值链上游去

只有亲身站到魏桥特大型阳极预焙铝电解槽车间里,你才会真切地感受到其大:外表上,一个个五六米高的单槽体密密麻麻,却排列整齐,一直延伸向远处。

世界上所有的铝都是用电解法生产出来的。但在环保风暴下,传统电解铝行业的污染问题让人头疼。通过产学研合作,魏桥创业集团祭出了眼前这个“大家伙”——“全球首条全系列600千安特大型阳极预焙铝电解槽”。因为其技术先进和节能环保,这项技术斩获了“中国有色金属工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世界首条”的出现浓缩了魏桥创业集团连续七年上榜“世界500强”的秘密。那就是依靠技术创新和科技进步站在行业发展的最前沿,并持续保持领先地位和独特优势。也正因为此,魏桥创业集团先后打造了魏桥纺织、中国宏桥两家香港主板上市公司,一举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纺织类综合企业”和“全球规模最大的铝生产企业”。

在滨州市铝产业全链条的关键点上,站在行业前沿,拿下领域第一的案例并不少见。

像搭积木一样建楼房已成为建筑业的潮流,但传统的木、竹、钢模板存在着“粗、傻、笨”弊端。密度是钢的1/3,重量轻、耐腐蚀,可循环使用300次以上、并且无氧化,泰义金属科技公司的铝合金精细深加工产品—铝模板被应用到万科、融创、恒大、碧桂园等行业翘楚的工程里。每年300万平方米的巨大产能,让其坐稳了行业第一的宝座。

距离泰义不远的裕航特种合金装备公司与山东大学合作,刚刚完成了超高强、耐腐蚀型7055铝合金板材,现已被应用到美国波音公司的大型客机机体中。记者了解到,这家企业在轨道交通领域的导电轨产品占据着国内六成以上的市场份额。

坚决与产业链低端产品切割,勇气来自于产业链中高端市场显露的巨大附加值空间。

滨州市发改委副主任李一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吨铝加工成铝杆,附加值500元;加工成低压绝缘电缆,附加值5000元;加工成产业链终端产品铝制家具,附加值达到8万元;而如果融入更多研发成果,向新材料领域进军,附加值将成倍上涨。

从“论吨卖”到“论克卖”:装上“最强大脑”,攻关核心技术

在山东创新金属科技有限公司的车间里,有一条特殊的生产线,它让前者实现了铝产品从“论吨卖”到“论克卖”的跨越。

从苹果手机开始,国内外各手机品牌青睐精密铝合金一体成型外壳,这使得机器整体性非常强,充满着金属感的整体设计极为简约。外人不知道的是,在国内外高端铝合金供应商中,创新金属一马当先。崔立新坦言,“我们原先一两万元的产品,利润只有几百块。但依靠这种生产线,我们在三年里销售收入翻了五倍,利润也翻了好几倍。”

附加值“扶摇直上”,做一件的利润赶上以前做一吨的利润,让崔立新有了感悟,“这是科技的力量。”

产品附加值源自哪里?关键在人才,在技术,在研发。记者了解到,目前滨州铝企与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几十个高校院所牵手,建立产学研关系。最近的事件是去年5月底,滨州市专门成立高端铝产业集群专家委员会,将清华大学、中国有色金属加工工业协会等行业专家纳入进来,尝试把专家特长与滨州高端铝产业集群发展深度结合,向产业链和价值链中高端要附加值。

当然,对滨州市铝业人来说,科技服务经济的故事并不是为今天独享,从历史走到现实,它一直都在。

从一个只有4万元家底的小小铁木作坊到全球第四大活塞“巨头”,渤海活塞的崛起之路既在意料之外,又有其内在逻辑。作为滨州最早的涉铝企业,渤海活塞从1963年开始生产铝制活塞,并在1984年登上中国活塞业市场第一的宝座,至今已将冠军蝉联了35年。一个故事解释了其保持长胜的秘密。

在渤海活塞董事长林风华的讲述中,“三个攻关项目改变了我们的历史。”“改善材料性能、中凸变椭圆加工设备、镶圈活塞”三个项目的成功,让渤海活塞完成了第一次产业结构优化升级,也使其具备了国内领先的活塞设计与制造核心技术,由此开启了它领先35年的历程。

铝业是山东的优势产业,滨州又是最大的原铝产地之一,但滨州铝产业的不足在于高附加值产品比例低。于是,装上“最强大脑”,攻关核心技术便成为破解上述问题的共识。创新金属和渤海活塞的实践,已经证明了这个选择的正确性。

从企业“龙头到产业“龙头”:国家创新型产业集群的“朋友圈法则”

采访滨州铝产业,魏桥创业集团是绕不开的角色,用一句话概括,“魏桥要是打喷嚏,估计整个滨州铝产业就要感冒”。

从2001年入主铝业,魏桥用了18年时间构建出“热电—采矿—氧化铝—原铝—高精铝板带、新材料”的全产业链。对于后来衍生出来的60多家涉铝企业来说,产业链前端的原料供应部分基本都出自魏桥。

“创新不是孤立事件,它们趋于集群。”美国经济学家熊彼特的这句话可以解释铝业“龙头”魏桥与滨州铝产业的关系。

邹平是全国百强县,也是铝业大县,更重要的,它是魏桥创业集团总部所在地。现已成长为“中国企业500强”的山东创新金属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崔立新曾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魏桥创业集团是我们县所有铝材深加工企业的原料供应商,与一般电解铝企业提供铝锭原料不同,魏桥直接提供铝水,下游企业根据需要直接浇铸产品。”

这是个超近距离的产业集群。企业与企业之间往往只是隔了一条马路或者一道墙,魏桥的铝水一出,不需落地,立即被送到其它深加工企业的厂房里,成为铝板带箔、汽车轮毂、零部件等制成品,仅此一项,便可为滨州铝产业链每吨减少700元中间成本,要知道,对于没有超额利润率的铝产业或者初创型企业来说,这每吨节省700元意味着什么。

当然,龙头与产业的关系也需要企业家的胸怀和大局观。为避免同质化竞争,魏桥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凡是下游企业涉足的领域,魏桥不再涉及;而是找到市场空白点。这就为众多涉铝企业赢得了发展空间,要知道按照魏桥创业集团的创新能力,他要干哪一行,哪有干不成第一的?可以说,共享、共赢,是滨州市企业家精神的精髓之一。

正因为懂得共享,滨州吸引了台湾六丰、河北立中、中信戴卡、北汽集团、中航工业集团等国内外知名企业落地,也让该市62家重点涉铝企业组成的高端铝材产业集群被科技部列为国家创新型产业集群。

转型时代,“铝都”谋变。三千亿产业链条下的“行业冠军”培养之道有诀窍,就是塑造环境,支持实业,引入“大脑”,金融助力,最后,还需要有点时代精神和运气。(王延斌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