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春燕:艺术学学科亟需发展艺术教育人类学

2019年04月04日10:27  来源:人民网-山东频道
 

“艺术教育是人类社会生活的族群文化行为,也是人类文化进化的重要表现,还是文化发挥社会功能、组建人类文化结构的核心路径。”针对艺术学建构新的子学科情况,聊城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郝春燕表示,艺术学学科亟需发展艺术教育人类学。

郝春燕在她的《建构艺术教育人类学的学理思考》一文中,阐述了其主要观点:

一、建构艺术教育人类学是艺术学学科内部发展的结果

建构中国“艺术教育人类学”首先要理清其归属。根据目前学界学科划分情况,国内学者一般认为艺术教育学应该归属于“艺术学理论”,成为二级学科。“艺术教育人类学”则应与目前国内学者提倡建构的“艺术教育社会学”并列成为艺术教育学的子学科,按学科等级来划分,应该归属为三级学科。虽然艺术教育学自身也还在建构之中,但二者的建构可以同时进行,从某种角度来说,三级学科的建构和丰富也正是二级学科、一级学科完善发展的路径。当然,提出“艺术教育人类学”成为学的思考也是基于我国艺术理论学科建设的需要,同时也是艺术教育学、艺术人类学、教育人类学发展的结果。中国艺术理论学生长需要关注人类生活的新理论。中国艺术理论要研究中国艺术,必然要研究中国的艺术教育,研究中国这块土地上人类的生活行为、心理、文化和族群之间的相互关系,要基于人类学的视野思考中国特色的艺术教育理念、教育体系和教育结构。

二、 学科取向的艺术教育学发展呼唤艺术教育人类学

艺术教育人类学的建构对促进艺术教育学学科建构及完善发展有重要意义。国内学者们已经开始认识到建构艺术教育学的重要性,以艺术学为母学科的艺术教育学的建构研究还属于比较新的一个领域。总体而言,我国的艺术教育学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基本理论体系相对来说已经得到较为丰满的建构,但是子学科的发展还不够完善,目前更多的子学科正处于被提出,刚起步的情况,其中艺术教育人类学就是一个亟需建构与发展的学科,虽然学界在此方向尚未有重要建树,但是从学科结构来看,其有存在的合理性,多数艺术教育学研究者都提出了一个共同的视点,就是艺术教育是有关人的教育,艺术教育学的研究自然离不开人的培养问题,人与人、人与社会的环境问题,可以说人的族群环境、种族特征、地域特征等等都影响着人的艺术创生、艺术个性、艺术传承、艺术发展、艺术社会、艺术对人生的美化等相关问题。因而,就艺术教育学本身研究的对象、研究的视点而言,极有必要从子学科建构的层面重视开发艺术教育人类学。

三、人类学学科的发展为艺术教育人类学提供支持

中国人类学的学术和学科建设过程中,有两类与艺术教育学的研究最为密切:艺术人类学和教育人类学。整体来看,艺术人类学在我国发展比较迅速,“艺术人类学关注艺术在具体文化和社会语境中的生存、发展及其变迁,它以田野调查作为学科方法论的基础,不仅关注艺术的形式,而且注重艺术形式背后的意义世界、价值观念以及文化模式的探究”,其对艺术教育活动、行为等的研究具有开拓视野的价值。

同样,我国教育人类学的发展也为艺术教育人类学的提出做出了学理的铺垫。作为一门新兴的边缘学科,教育人类学吸收了包括人类学、教育学、心理学、生物学、社会学、历史学、哲学、文化学等多学科的研究成果。教育人类学的深入发展为艺术教育人类学的建构开拓了纵向发展的空间。

四、 艺术教育人类学学科体系建构构想

建构以艺术学学科为母体的三级学科艺术教育人类学学科理论,既需要明确学科的归属,研究的对象,概念、范畴、方法,还需要梳理学科体系和结构等立体时空内涵。同时,还应该与艺术教育社会学有所区别。

其一,艺术教育人类学研究的对象以艺术文化生存建构为主。艺术教育人类学的核心是研究不同族群人类如何为使他们生活有意义而建构艺术文化框架和生存方式,以及他们在时代社会文化环境变迁中如何传播、传承、变革、重构其艺术文化生存状态。其二,研究方法上引入人类学、教育学、哲学、文化学等多学科的研究视野和方法。与“艺术教育社会学”主要借鉴社会学和教育学的研究方法相比,“艺术教育人类学”更侧重凸显人类学学的研究方法和视野。其三,从学科体系和结构建构来看,艺术教育人类学有广阔的开拓空间但要依据学科本体学理。从学科体系来看,可以分为基础理论体系(艺术教育人类学原理、艺术教育人类学思想史、艺术教育学人类学哲学、艺术教育人类学文化学);方法和工具层面的技术体系(艺术教育人类学方法学、艺术教育人类学统计学);应用体系(艺术教育人类学市场学、艺术教育人类学管理学、艺术教育人类学经济学、艺术教育人类学文化产业学)。

(郝春燕系湖北襄阳人,文学博士,现为聊城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