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2018年117万人次受限,“老赖”出门难了

2019年01月30日09:28  来源:齐鲁晚报
 
原标题:117万人次受限,“老赖”出门难了

近日,威海两级法院集中发放执行款,100多名申请执行人和企业领到了2616.06万元执行款。 威海法院官方微信

2018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之年。1月29日,记者从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过去一年,山东法院冻结“老赖”银行存款151.2亿元、网络资金14.2亿元,230人因抗拒执行被判刑,117万人(次)购买机票和动车、高铁票受到限制。为预防执行难,山东法院正推进长效机制建设,从立案、调解、审理等各方面预防执行难。

每周每月通报排名

约谈法院院长29人次

近日,威海两级法院集中发放执行款,100多名申请执行人和企业领到了2600余万元的执行款,包括银行借款、抵押款、工资款、建筑工程款、合同欠款等。

这只是山东法院持续向老赖“亮剑”的一个缩影。2018年是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之年,但山东法院面临的是一个严峻现实:执行案件收案数逐年增加。据统计,从2016年至2018年,全省法院共受理各类执行案件138.78万件,年均增加20.5%。

在如此高增长率的情况下,要基本解决执行难,不得不下狠功夫。

“我们实行周、月排名通报和点评调度制度,连续三个周被通报的基层法院院长要向中院党组做检查,连续三个周被通报的中院院长要向省法院党组做检查,连续三个月被通报的法院对院长予以问责。”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山东高院实行周、月排名通报和点评调度制度,截至2019年1月29日已经持续39周,约谈了进度靠后的中、基层法院院长29人次,4名基层法院院长出国考察的资格被取消。全省法院普遍实行院领导分片包干、分团队包干、分案包干的做法,下级法院解决不了的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及时报上级法院解决。全省法院执行局局长坚持在执行指挥中心办公,紧盯质效数据,发现问题立即调度解决。

特殊人员予以标注

为查人找物奠定基础

眼下的执行难解决了,如何让执行不再难下去?为此,山东法院推进长效机制建设,全流程回溯造成执行难的节点和环节,在立案、调解、审理、判决、送达等各方面预防执行难。

1月22日,山东高院出台了《关于全流程解决执行难若干问题的规定》,进一步加强了立案、审判与执行工作的协调配合,建立了全流程解决执行难工作机制。

“如果能将执行难的‘隐患’事先在立案、审判等环节消除或者最小化,执行就将不那么难,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就能有效得到保障。”上述人士介绍。

执行中最难的是查人找物。《规定》中从源头就作出要求:在立案环节应当全面推行网上立案,立案部门按照国家征信体系建设标准建立当事人信息识别系统,立案时充分采集自然人的身份证号码和法人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组织机构代码等信息,确认送达方式、送达地址(电子送达地址)及联系方式,确认执行案款接收账户等信息。

其中特别提到,当事人、法定代表人或者主要负责人具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共党员、公职人员等特殊身份或者案件属于特殊类型的,应予以标注。这些铺垫为将来执行查人找物奠定了基础。

在审理中,涉及交付特定物、恢复原状、排除妨碍等案件时,审判部门应当查明标的物是否存在、原状能否恢复、妨碍能否排除等基本事实。

法院、交警联动

老赖的车开不动了

以前,老赖车辆即便被查封,却可能找不到车无法扣押,该如何锁定车辆位置?

山东高法联合省公安厅下发了《关于推进解决执行难的协作备忘录》,就查人、扣车、送拘等明确了协作措施。特别是2018年10月起联合开展涉案车辆布控缉查专项行动,由省交警总队对车辆进行全省布控,解决了机动车“好查难扣”的问题,目前已经扣押1200辆。

近日,潍坊奎文法院在与交警配合下,扣押了一辆被查封车。潍坊市奎文区法院在执行某银行与被执行人王某某、孙某某、孙某某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中,银行请求对被执行人已做抵押担保的迈腾汽车予以扣押、拍卖,以实现优先受偿权。奎文法院在执行过程中,虽已依法查封被执行人车辆的车管登记备案,但因该车辆所在地点不明,无法进行进一步的执行和处置。

专项行动中,奎文法院通过潍坊中院上报了协助扣押该涉案车辆的申请。很快,他们接到临朐县交警大队电话通知:在位于临朐县县直机关加油站处发现并查扣该车辆。在临朐县交警大队交警与临朐县人民法院执行干警的协助配合下,奎文法院完成了涉案车辆交接并上路返回。(马云云 崔岩)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