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建宁第一份薪水近四千 是妈妈托人付给他的钱?

2019年01月13日10:18  来源:北青网娱乐
 

  据台湾媒体报道,陈建宁为“流行音乐教师培训营”担任导师,回溯入行经过,当时正准备退伍的陈建宁,想要找制作相关的工作,但剪了一个月的报纸,都没看到缺额。“后来有一天,妈妈回家时跟我说她朋友在缺制作助理,退伍后就可直接上班。8/20 我退伍当天就直接上工,薪水一万八(约人民币3950元),拿到第一份薪水的时候非常开心的请家人吃饭。”

  陈建宁上工后,“之后才发现,原来人家根本不缺制作助理,是妈妈拜托朋友雇用自己,薪水全由妈妈支付。”笑称自己当时根本是“拿妈妈的钱来请客”,陈建宁也感性地补充“我妈是小学的音乐老师,是钢琴家也是声乐家,所以我从小耳儒目染,钢琴的声音就像是我的闹钟一样,听到钢琴声就是我一天的开始,大概 3、4 岁开始就摸着钢琴,家里也给我很多学习的环境和自由。由此可见,家人的支持真的很重要!”

  除了妈妈,陈建宁也非常感激那时候的老师,“很感谢老师愿意让妈妈这样做,不藏私地把很多东西传授给原本什么都不会的我。”而面对老师提到“很多像是热音社、吉他社的同学对组团演出都非常有兴趣,想请问老师有没有相关的经验可以分享?”陈建宁则分享他学生时代的组团故事,高中加入了学校的吉他社,大学则到处组团、报名,当时曾在家里的顶楼加盖组了“小阁楼乐团”,团员约有6、7 位,每一位都会唱,因此没有固定的主唱。

  担任键盘手兼团长的陈建宁,角色十分吃重,不仅要写歌、编曲、唱 Demo、发想演出型态,也要想办法筹钱让乐团继续走下去,有任何演出的机会都不放过,各种婚丧喜庆的场合都不缺席。“那时候还是学生嘛,很年轻,选歌也没想那么多,有一次人家在结婚,我们却选唱陈淑桦的《梦醒时分》,现在想起来还是好尴尬,难怪当时台下观众的表情有点奇怪……”

  种子教师培训课程以“为我们的歌曲上妆──制作编曲工作 坊”为主题,共分成两天举行,陈建宁老师提供深入有趣的制作及产业相关课程,广获好评,活动顺利圆满。

(责编:王吉全、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