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文忠:全形拓,现代工艺不可替代

2019年01月09日10:41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贾文忠:全形拓,现代工艺不可替代

  商代兽面纹三牺尊全形拓 贾文忠

  日前,“金石祥瑞——贾文忠全形拓艺术展”在北京颐和园开幕。此次展览展出了贾文忠全形拓和书法作品54件,包括猪年大吉全形拓、亥猪送福图、国泰民安汉砖拓片等,涵盖青铜器、铜镜、砖石等,充分展示了传统金石全形拓技艺的传承与发展。

  贾文忠是我国当代青铜器鉴定、修复专家,金石全形拓技艺传承人。他自幼受家庭熏陶酷爱金石书画,十几岁即随父习业,深得铜器修复要领,又拜康殷、傅大卣等为师,学习金石篆刻、书画、鉴定。他曾先后在北京市文物局、首都博物馆、中国农业博物馆从事文物保护、修复、鉴定、研究等工作近40年,修复过数千件青铜器,其中仅国家一级青铜器即有上百件之多。此次展览中,贾文忠为颐和园所藏的6件青铜器制作了全形拓,包括商代兽面纹三牺尊、商代丙簋、商代丙父己方鼎、商代兽面纹鼎、西周龙纹带耳盆和西周粣方鼎,而为配合此次展览,颐和园还现场展出了二级文物“商代丙簋”和“商代丙父己方鼎”。纵观这些全形拓艺术作品,器形准确,透视合理,纹饰清晰、铭文规范、效果逼真,并有多位艺术家为之补绘或题跋,既充分展现了传统技艺之美,又有当代文化的介入,文质兼备,呈现了全形拓的艺术魅力。

  据贾文忠介绍,金石传拓技艺又称墨拓,是我国古人的一项重要发明,金石学的发展和传拓技术的流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全形拓也称立体拓、器物拓、图形拓,是墨拓艺术的最高境界,在具体的制作过程中需辅以线描、绘画、传拓、剪纸拓等技法,最终把器物原貌转移到平面拓纸上。”贾文忠说,当代青铜器全形拓的拓法是在拓器物前,选择最能代表该器物特征的最佳角度,用铅笔在准备好的棉连纸上画出一个“⊥”形图,以表示器物的垂直线和水平线,再在“⊥”形图上标出器物的高度、宽度为基础,画出被传拓器物原大的线描图,随后把标有器物各部位位置的棉连纸分先后覆在被拓器物上,用蘸有白芨水的毛笔刷湿,上纸,用棕刷刷实,用墨拓黑后揭下,这样多次拓完器物的各个部位,完成全形拓。

  全形拓是照相术传入我国以前唯一可以观赏器物全形的墨拓技艺。而在摄影等现代技术出现后,墨拓仍应用于考古工作,特别在青铜器、甲骨、石刻等项目的著录和研究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可以说,立体的青铜器全形拓是一门集金石学、考古学、美学三位一体的高层次艺术门类,是中国拓片技艺发展的顶峰,兼有科学价值、艺术价值和历史价值。但也正是由于立体青铜器全形拓是各类传拓技法中最难的一种,不仅要求拓工具有丰富的平面传拓经验,而且还需具备诸如素描等一定的美术基础,故历来善拓者不多。而随着以摄影为基础的石印、珂罗版等复制技术的广泛应用,全形拓这种费时费工的纯手工技艺急剧走向衰落,逐渐成为了稀罕而珍贵的技艺。同时,重要的青铜器又多收归馆藏,一般拓工很难接触,再加上工艺复杂,技术难度大,因而少有人问津,致使这一技艺几近失传。

  全形拓从文物中来,如今它也成为了文物。如何使全形拓技艺突破传承困境而得到进一步发展呢?“目前,周氏一派传承全形拓者,全国不足10人。”作为周希丁弟子傅大卣的传承人,贾文忠突破了传统手艺“师傅带徒弟”的培养模式,率先在北京联合大学文化遗产保护与科技考古专业开设全形拓方向,并培养了数名研究生。他认为,科班培养的最大优势在于学生不仅能在技艺上纯熟,更能达到理论上的精通。“其实现在全形拓作为高雅的传统工艺,也在一部分年轻人中流行起来。不过,他们或用电脑制版,或木版、石版,总不能将全形拓的美表现得原汁原味。”贾文忠说,全形拓中古朴、庄严的金石味儿与庙堂气息,不是现代工艺可以替代的。(高素娜)

(责编:公雪、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