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之乐

2019年01月09日10:40  来源:中国文化报
 
原标题:无声之乐

  书法是一门综合的艺术,与许多姊妹艺术息息相通,尤其与绘画、音乐最为接近。著名学者、书法家沈尹默先生曾赞叹:“世人公认中国书法是最高艺术,就是因为它能显出惊人奇迹,无色而具图画之灿烂,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引人欣赏,心畅神怡。”当我们沉浸于书写或欣赏翰墨的芳香时,常常会有这样的感受:内心会随着跌宕起伏的线条、错落有致的文字、浓淡枯润的墨色、虚实相生的布局、生动优美的意韵而产生情感上的波动,犹如体会到一种“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使人愉悦,使人兴奋。著名钢琴家傅聪也曾说过,他常常在莫扎特或舒伯特的音乐中,联想到中国书法的意象。这样的感官交错,其实并不奇怪,这就是书法艺术带给我们的音乐美感。

  虽然音乐和书法分属两个不同的艺术领域,但二者的关系却十分密切。我们知道,中国的汉字由八个基本点画组成:横、竖、撇、捺、点、勾、折、挑。正是这八个基本元素,搭建出了数万个中国汉字。点是线的浓缩,线是点的延伸。于书法而言,“八法”则如乐曲的八个音符,书法家通过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毛椎,运用提、按、顿、挫、徐、疾等书法技巧,便能赋予书法线条音乐般的韵律,增强作品的神采与美感。尤其是行草书,字里行间的计白当黑,以及笔端所展现出的抑扬顿挫、轻重缓急,与音乐曲调中所追求的节奏感和韵律美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而最能体现书法音乐美的作品,莫过于狂草大家怀素的传世佳作《自叙帖》。欣赏它时,你会发现有一种“如清庙之瑟,朱弦疏越”的艺术魅力,能真切地感受到行云流水般的书写灵动之美。那自然流畅的线条、变幻莫测的节奏,及笔墨间迸发出的优美旋律,时而欢快激烈,时而舒缓委婉,时而低沉凝重,时而笔断意连,实乃极尽人之自然天性所作。尤其那瘦劲凝练而富有圆转弹性的线条,富于变化的节奏韵律和连绵不断的恢宏气势,完美体现了狂草的浪漫主义风格,达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妙境,令人回味无穷。观怀素《自叙帖》,如同听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一样,给人一种气势磅礴、波澜壮阔的艺术享受。

  音乐听之悦耳,书法观之怡心。从书法中引出音乐,在音乐中品味书法,二者共通共融的特性,在某些时候甚至可以做到翰墨合乐。从个人修身角度而言,我更喜欢和着中外古典乐曲创作作品。书写时,我常常会根据作品的内容、书体等,播放一些符合意境的古琴、古筝、小提琴、钢琴等音乐,以调动情绪,激发灵感,让自己在优美的旋律中,沉浸到一个超然绝妙的境界。比如写正书时,会放《春江花月夜》《平沙落雁》《梁山伯与祝英台》等;写行草时,喜欢听《梅花三弄》《渔舟唱晚》《天鹅湖》《今宵多珍重》《命运交响曲》等。《渔舟唱晚》是我的最爱,乐曲后半段的节奏挥泻,一波数折,气贯长虹,正好配合内心的激扬情绪,章法水到渠成。在内心浮躁时,我也会听听佛教音乐《大悲咒》等,那有如天籁般的吟唱,清新典雅,超凡脱俗,置身其中恍如身处世外桃源,会让你以一颗清净之心,进入胸襟豁然、物我两忘的境界。

  书法是无声之音,是凝固之乐,是悬挂在墙上用眼睛欣赏的音乐。关于书法之音乐思想,历史上许多大家都作过论述。优美的书法,正如孙过庭《书谱》中所说:“象八音之迭起,感会无方。”可以这么说,书法艺术是书法家拨动墨翰心弦,在没有立体式共鸣箱的平面的宣纸上,弹奏出的最具华夏文明特色的华美乐章。(庄辉)

(责编:公雪、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