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一审被判死刑 当庭表示上诉

自称看到当年打死母亲的王家老三时精神崩溃 律师称将继续为22年前旧案寻求司法救济 

2019年01月09日09:37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张扣扣一审被判死刑 当庭表示上诉

  张扣扣在庭审现场 供图/汉中中院

  2019年1月8日上午9时许,张扣扣出现在汉中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法庭。因其父亲、姐姐曾以证人身份接受调查,所以旁听席上并没有他们的身影。应张扣扣在庭前会议的要求,此次庭审采用了图文直播的方式,公开庭审全过程。下午5时许,在经过近8个小时的庭审后,审判长就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案宣判,判处张扣扣死刑。

  至于张扣扣屡屡强调的22年前旧案,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举证质证环节,张扣扣的辩护律师曾提到,张父张福如目前已收到了汉中中院对于1996年王正军殴打汪秀萍致死案申诉的驳回,至于2019年1月陕西高院作出的申诉驳回通知,“即使张福如收到了,也会继续寻求司法救济”。

  庭审现场

  案发后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你的姓名?”“张扣扣。”“还有其他名字吗?”“有一个笔名,叫张小波,但从来没有用。”1月8日上午9时22分,张扣扣出现在汉中中院直播视频中。这应该是案发后,张扣扣第一次曝光在大众视野之中。在此之前,仅有几张他在派出所做笔录、回案发地指认现场的照片在网上流传。面对镜头,张扣扣显得颇为镇定。

  根据法院直播中公开的庭前会议报告,对庭审情况进行直播是张扣扣一方提出的申请。对此,公诉机关曾反驳称:该案系严重暴力性犯罪,场面血腥、残忍,且被害人亲属曾提交书面申请,提出直播再次还原犯罪现场,对其身心、精神造成再次伤害,建议法院不予直播。最终合议庭在综合控辩双方意见后,选择了在官方微博进行图文直播这一折中方式。

  在被问及对合议庭宣布的庭前会议报告有无意见时,张扣扣说:“有,为什么不把1996年案件跟2018年这个案件合并?我不是无事生非,两个案子是因果关系。案发前我的确心里很压抑,我经常浮现我妈当时的情况,看到老三王正军的时候我精神处于崩溃边缘。”

  在提问环节,张扣扣介绍说,1996年母亲被打死时,王正军用木棒打了母亲一下,最终导致其母亲死亡,“我全程目睹了”。此后22年,王家人始终没有就此事与张扣扣一家沟通。在张扣扣看来,王家并未因打死自己的母亲而心怀愧疚,“王家对我家的态度一直是蔑视的,王校军还挑衅我。”之所以选择农历大年三十下手,是因为他觉得“这是很特殊的日子”。

  张扣扣回忆说,案发当天他从自己家里看到王家老三王正军路过,于是一下子想起了母亲死亡时的场景,“我脑子一下子就空白了,不受控制。”他坦诚,母亲去世以后,自己的生活一直非常坎坷。选择杀人或许也有这部分原因,“王正军不用木棒打我妈,我妈就不会死。”

  自行辩护

  “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不会改变”

  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在接受调查时曾介绍,弟弟性格有点内向,“不说真心话”,2004年自己出嫁后就不怎么联系张扣扣。2017年腊月张丽波回娘家过年,这也是姐弟俩最后一次见面。

  张丽波说,张扣扣初中毕业后就去外地当了兵,2003年退伍后就在外打工。“他如果早点结婚成家了,就不会发生杀人的事情了。”

  张扣扣到案后供述,这些年他辗转多地打工,多次被骗。学挖掘机被骗学费、被战友多次骗入传销组织……生活、工作的不顺利,使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只相信钱。其堂妹曾表示:“张扣扣在外地打工,活得不如意,太累了。”

  但张扣扣否认自己是因为对社会不满才选择行凶。在自行辩护阶段,他表示:“我坚持我的观点。如果我妈不死,我的命运也不会因此改变,所有的一切都是王家造成的,并不是我对社会不满,对工作不满。”

  当公诉机关在举证质证环节提出,现有证据证实,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致汪秀萍死亡的事实,并非被告人唯一的犯罪动机,“被告人近年来工作生活经历,共同导致被告人产生了杀人犯罪的作案动机”。

  律师提出

  愿意当庭赔偿被害人家属4万元

  据张扣扣供述,2018年2月5日,农历腊月二十左右,他在自家看到王正军回来,此后每天都守在窗户前观察王正军,以确定其是否在家过年。作案之前,他准备了口罩、帽子、刀、玩具枪,还准备了8个汽油瓶。其中汽油瓶是他在借了姐夫的摩托车后,分三次加了油,并于案发前一天用摩托车里的汽油制作而成。后来,这8个汽油瓶被他用掉了两个。

  事实上,张扣扣的行凶或许曾经有过被叫停的可能。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的证言表明,2018年2月初,张扣扣曾说过要找王自新一家,想整他们。他当时劝阻了张扣扣,“不敢干啥错事”,父子俩为此还大吵一架。

  而他的生活是否出现过转机则不得而知。三门村二组生产队长高某霞称,自己曾张罗着要给张扣扣介绍对象,但被他拒绝了。

  最终,悲剧发生。2018年2月15日,农历除夕,张扣扣在自家楼上观察到王自新、王校军、王正军和亲戚都回到其家中并准备上坟祭祖,张扣扣戴上帽子、口罩,拿上事先准备好的刀伺机作案。在王校军、王正军上坟返回途中,持刀先后向两人连戳数刀,随后赶往王自新家,持刀对坐在堂屋门口的王自新连戳数刀,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

  2018年12月,三名被害人家属:69岁的母亲、仅存的二儿子,以及大儿子王校军的爱人和尚不满20岁的女儿,向法院提出自愿撤销本案刑事附民事部分诉讼权利,被予以准许。昨天的庭审现场,张扣扣的辩护律师提出,受张扣扣家属委托,愿意当庭赔偿被害人家属4万元。休庭阶段,法院就此与被害人家属进行了面谈,王家大儿媳、二儿子均表示不接受赔偿,也不再提起民事诉讼,并代表所有家属强烈要求对张扣扣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

  宣判

  张扣扣一审被判处死刑

  1月8日下午5时42分,庭审进行8个多小时后,汉中中院更新微博称:“当庭宣判。”

  法院认为,张扣扣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张扣扣杀人后故意焚烧他人车辆,造成财物损失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成立。“张扣扣不能理智对待内心仇恨,在工作、生活又长期不如意的巨大压力下,心理逐渐失衡,迁怒于王正军及其家人,蓄意报复杀人,选择除夕之日持刀连续杀死王正军、王校军、王自新,杀人后为泄愤又使用自制汽油燃烧瓶焚烧王校军家用小轿车,杀人犯意坚决,犯罪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后果和罪行极其严重,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应依法惩处。张扣扣虽有自首情节,但依法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

  最终,法院判处被告人张扣扣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作案工具单刀刃一把、菜刀一把,依法没收。

  张扣扣当庭表示上诉。(孔令晗)

(责编:翟晨曦、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