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300处综合性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八成已运营 儿女有了喘息时间

2018年11月22日09:05  来源:齐鲁晚报
 
原标题:山东300处综合性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八成已运营 儿女有了喘息时间

近年来,山东大力发展社区居家养老,推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记者从省民政厅获悉,从2015年开始,省财政先后投入资金3.1亿元,在全省选择15个县(市、区)开展为期三年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创新实验,这些实验区现在发展如何了?目前又有哪些困难等待破解?

济南燕山社区的两位老人在享受居家养老服务。 本报记者 范佳 摄

住进养老机构

老人不适应常哭闹

80多岁的李奶奶家住济南市历下区甸柳社区,四年前,她不小心摔了一跤,成了半失能老人。因为儿女不在身边,老人只能雇用保姆照顾自己。可是保姆照顾得并不专业,做饭都是按照自己的意愿来,一年到头给李奶奶洗不了几次澡,甚至让李奶奶的头上都结了痂。

家人曾把李奶奶送去市中区一家养老机构生活,但面对陌生的环境,李奶奶一直不适应,经常哭闹,没到一个月,家人就把她接了回来。

不过,最近李奶奶的生活大变样了,是因为社区综合养老服务中心的出现。

原来,在一次送饭的过程中,李奶奶的儿媳了解到社区有家安康医院提供养老服务,附近还建起了社区综合养老服务中心,不仅给健康老人提供活动场所,娱乐服务,还具备短期托养、送餐上门的服务,离李奶奶家不到100米。很快,李奶奶住了进去,每天有护理员照顾,以前的邻居也经常过来陪她聊天。碰到过节,儿女们把她接回家,这让李奶奶安心下来。

据悉,今年全省将建成300处综合性社区养老服务中心,目前248处已投入运营。记者从省民政厅获悉,从2015年开始,省财政先后投入资金3.1亿元,在全省选择15个县(市、区)开展为期三年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创新实验,建设标准化养老服务信息平台和示范性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示范样板。

社区能托养老人

儿女有了喘息时间

“社区居家养老的创新,改变了产权归属和经营模式,从社区居委会自营,到引进专业养老服务机构公建民营。”济南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处长孔彬说,以前社区居委会管理日间照料中心,针对于老年人的活动、娱乐比较多,而目前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引进了专业的养老团队,让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让社区居家养老主要针对于老人的“刚需”进行服务。

的确,对于很多社区的老人来说,家门口的那个“活动中心”显然有些不一样。在制锦市爱照护长者之家,除了原先的棋牌室、排练室外,还有专门的康复训练。

与机构的长期入住不同,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并不是长期居住,而是解决老人一定时间段的困难,每年20至40天为宜。在山东康桥甸柳第三社区养老服务中心,除了一层的活动中心,二三楼都是面向社区居民的短期托养。“很多老人从医院回来以后,还需要一定的护理服务,短期托养床位就可以解决这个困难。同时,也给很多子女一定的喘息时间,把老人短期托养在这里,让他们有时间休息。”中心相关负责人说。

“过去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大多是提供设施,也就是给老人一个娱乐的场所,主要针对于健康老人,而目前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方向,是要解决老人的刚需。”济南市章丘区民政局相关人士说。济南仁德家庭服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开慧分析,97%的老人倾向于居家社区养老,只要他们的能力能达到,费用能承受,还是习惯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安享晚年。

订购养老套餐

三菜一汤送上门

11月19日中午,明湖社区年过八旬的王奶奶照例迎来了济南爱照护养老服务有限公司的照护长吴晓。王奶奶腿脚不便,平时需要借助小推车勉强行走。孩子平时工作忙,有时来不及做饭。从这个月开始,孩子给订了居家养老上门服务,老人每天都能吃上热乎饭了。

儿女给订购的居家养老套餐,每月需花费998元,可以享受每天午餐、晚餐送餐、每周一次助浴、测量血压血氧等生命体征、康复师上门每周两小时进行康复指导、护士每月一次用药指导等服务。此外还可以使用有远程看护系统的智能床。吴晓介绍,智能床可以实时监控老人的心率、血压、血氧等,并且能语音操控。

养老智能化让老人的居家养老更加便利,即使是半失能老人,也可以在家里养老。目前,全省101个县(市、区)建立了养老服务信息平台,老人一个电话就可以找到需要的服务。在山东康桥甸柳第三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将推动建立居家服务平台,通过连接第三方资源,以及自有团队,为社区老人服务。“比如我们跟家政对接,可以为老人提供保洁服务,同时我们依靠社区养老综合服务中心,又可以给老人提供助浴、助餐、医疗等上门服务。”中心负责人表示,“这会成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盈利点。”

延伸阅读

居家养老服务还面临多重难题

山东康桥甸柳第三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虽然已经对外运营,但是中心不少床位并没有对外开放,原因是“受制于护理人员的短缺。”调查发现,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行业还面临招工难、人才短缺、收费偏高、场地难寻等多重难题。

该中心相关人士说,中心在运营前就开始招人,但目前符合条件的应聘者只有几个。“我们需要专业的护理人才,并不是受过一般培训的家政保姆就能胜任的。”

济南爱照护养老服务有限公司照护长吴晓说,有一部分老人没法接受目前居家养老服务的价格。济南仁德家庭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巩成坤也提到,目前居家养老收费偏高,不少家庭接受不了。以每小时20元计算,每天10小时就要200元,一个月算下来要6000元,一般家庭负担不起。“居家养老不应该是独立的,应该和社区联动起来。”巩成坤分析,居家养老是一对一的服务,消费相对较高。若能和社区配套联动起来,就能降低支出,同时又能享受到更加丰富的服务。

章丘区民政局社会事务与社会福利科相关负责人也表示,在入户对老人做服务调查时,老人的门甚至都敲不开,“老人对于居家社区养老的接受程度还比较低。”

巩成坤还提到,目前济南的居家养老大部分还是由家政公司在承接,服务人员还是以大众化的保姆和生活助理为主,特别专业的人才目前来讲相对缺失一些。“并且目前居家养老标准并不清晰,市场比较混乱。”

此外,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建设,也成为制约发展的难点。济南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处处长孔彬表示,目前大多数的城市老人生活在城区,其中大部分是老旧小区,这些小区寻找社区居家养老场地是比较难的。省住建厅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老旧居住区没有养老服务设施或现有设施达不到建设指标要求的,要通过购买、置换、租赁等方式解决。(陈玮 范佳)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