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将黄埔军校发展成自己的私人系统,他栽培学生的方式,根本不是按照现代军事教育规律,而是结成了对其个人效忠的封建性帮会

黄埔教导团为何仍是新军阀武装

2018年09月12日09:54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黄埔教导团为何仍是新军阀武装

孙中山致力于国民革命数十年,痛感手下“没有一种军队是革命军”,便在1924年改组国民党时决定建立“党军”,并在广州黄埔岛上成立了陆军军官学校。然而,蒋介石却在出任黄埔军校校长后,建起私人系统,将每期600名学生发展成两个教导团,随后又扩充为兵力上百万的庞大中央军。于是,这支名义上的“国民革命军”嫡系,背离了孙中山的理想,传承的是蒋介石最为推崇的曾国藩、胡林翼的建军思想,其性质仍属于新军阀武装。

被任命为校长的蒋介石,原来在国民党内地位并不高,他在陈炯明叛乱时随侍孙中山,从而得到信任,成为孙的军事幕僚。让蒋介石出任黄埔军校校长,主要出于平衡国民党内部派系的需要。孙中山所依靠的骨干力量是以胡汉民、汪精卫为首的广东派及粤军,同时又重用以张静江等为首的江浙派。孙中山把蒋介石派入粤军,并让其主持军校,就是为了防止广东派军官垄断军务。

蒋介石到黄埔上任时,许多人对其军事履历并不服气。广东派高级军官和广西派首领李宗仁等人认为,此人没当过基层军官,只担任过孙中山的参谋或随从,在粤军只担任过参谋长,不具备带兵和前线战斗的经验。蒋介石在担任黄埔系的第一军军长后首次指挥东征潮汕,就因瞎指挥打了败仗。不过论起搞权谋诈术和收买拉拢人心,各派军阀都认为蒋介石可谓国民党内第一人。

出身盐商家庭并有上海交易所投机经验的蒋介石,在继承“曾胡治军”传统的同时又融入了官僚买办的驭人术。自黄埔建校起,他的主要精力就放在研究每个师生的背景和喜好上,对追逐功利的人许官,对贪财的人给钱,对淡泊名利的革命者也想寻找其弱点来拉拢。对于前四期3000余名的学员,蒋介石大都做过单独谈话,尤其是注重网罗一期生作为心腹。1924年末第一期600名学员毕业后,他留下大多数人,又从家乡浙江募兵3000人,编成两个教导团。蒋从苏联求得军援,又从军校各届毕业生中陆续补充军官,于是在1925年把教导团扩建为第一军,翌年北伐时又扩编成第一集团军的骨干。至北伐时期,黄埔一期生大都升到营长、团长,二、三期也随之提拔。升官又发财,更是滋长了“效忠”之心。蒋介石又依托富庶的江浙两地作为自己的“钱袋子”,使其扩军速度远超过其他派系。西北军和桂系军队一度连军饷都要靠蒋介石拨款补助,众多旧军官则在此“银弹”引诱下弃旧主、奔蒋系。

黄埔系军队即后来的中央嫡系不断扩充,期间一直由中央军校毕业生担任各级军官。黄埔生和中央军校生见面时,先要讲自己是第几期出身,排好辈分,再同拜“老头子”。蒋介石栽培学生的方式,根本不是按照现代军事教育规律,而是结成了对其个人效忠的封建性帮会。他后来当了总司令、委员长、主席、总统,同过去的黄埔生见面时还是最喜欢听他们叫“校长”,对这些人蒋也以亲切的口吻称呼某某“同学”。

国民党中央军一直标榜自“黄埔建军”,蒋介石凭借这种市私恩、予小惠的收买之术,笼络住黄埔前六期1万名学员中的大多数以及后来中央军校的多数毕业生(在大陆共办过22期)。这套权术对巩固蒋介石个人地位确实起到了一定作用,但这种歧视性统军政策令国民党军内非嫡系部队反蒋起义、兵变和哗变不断发生。中央军内的黄埔生倚仗特权,四处横行,民心丧尽,国民党统治区普遍称他们是“蝗虫”。靠黄埔系建立起来的蒋系中央军,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也最终落得溃败的结局。(徐 焰)

(责编:王吉全、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