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职工从厂房到电站,务工人员从工地到家政

一技在手 转岗无忧(政策解读·聚焦职业技能培训(下))

本报记者 乔 栋 王 沛

2018年08月03日08: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一技在手 转岗无忧(政策解读·聚焦职业技能培训(下))

最终,李晋霞选择转岗,去了沁水胡底瓦斯电站。48岁的她曾是山西晋煤集团古书院矿洗煤厂主管电气的副主任,刚面对新工作时很迷茫。“2016年正是煤炭下行期,我们都面临转岗。干了20多年了,不转岗就没了出路。那会儿是硬着头皮上,一切从零开始。”

45岁的陈同兰是河南人,小学二年级文化,以前在工地打零工,起早贪黑,都是出大力,每月收入2000元左右,很不稳定。2014年,她在山东济南坐车,偶然看到一个“农民工之家”的牌子,便想打听下招工情况。进去一看,原来是家政服务公司。上门照顾老年人,干不干?陈同兰一口应了下来。可是,这活怎么干?

从厂房到电站,从工地到家政,李晋霞、陈同兰面临的问题并非个案。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如何在化解过剩产能职工安置过程中,提高他们的技能素养?怎样帮助转岗职工及失业人员提高职业技能?针对农村转移就业人员的职业技能培训现状如何?记者在山西、山东进行了采访。

全新环境 急需转型

专业指引对接岗位

40多岁、女性、上有老下有小、面临转岗转业或待业、自主发展能力有限……解决这类群体的就业问题,需要专业指引和培训,才能对接到合适岗位。政府和企业,都看到了这一点。

晋煤集团建立了专门的培训中心。李晋霞说:“电力专业比较特殊,需要经过严格的转岗培训和考试,岗位培训、安全培训等前后有20天。”之前已取得高级电气工程师职称的李晋霞下大力气复习,最终取得了满分的好成绩。

在山西广灵县,方秀美也在发愁。“48岁了,家里老人还得照应。去哪儿谋生计?”去年7月,广灵县巧娘宫手工合作社负责人刘金萍在政府支持下,到县里9个乡镇寻找待业妇女。方秀美遇到了机会,她学习手工艺编织,合作社负责回购编织制成品。方秀美找到了工作。

在济南,要想服务好失能、半失能的老人,并不容易。陈同兰在公司登记后,就与其他入职的服务员一起,参加了公司的职业技能培训,包括洗头、喂饭、翻身、叩背等必备职业技能。“180课时,20天左右,我就持证上岗了。”

如今,她所在的天工家政公司还入驻了济南市中区综合服务中心,为农民工就业培训提供一站式服务。董事长田华说:“培训方式有3种。一些近郊村或者合作的乡镇,为了村民就业,会通过就业办委托企业提供技能培训服务;还有一些农民工,自己到这里主动要求培训、寻求工作;最后就是订单培训,需求单位里缺多少人,就招多少人,并组织培训。”

加强培训 不断充电

技能提升促职业发展

用玉米秸秆、柳条编织的小圆凳、竹筐等家用手工艺品,是巧娘宫手工合作社的主打产品,靠的全是手工技术活。“县人社局很支持,培训一人补助500元。我们找技术成熟的工人,挨个去乡镇沟通、找合适的人培训。”刘金萍说,当地都积极提供场地,现场开展培训。

赵秋燕是合作社负责培训的能手。她拿起一块工料底子,边演示边说:“跟织布一样,横一下竖一下,村里人多少都接触过,学起来比较快。培训现场大家拿着工料,跟着学,最简单的‘打底子’3天就会了。”

“只要学会,原料我们提供,妇女们在家就能干活。刚开始,发月工资,一个月1500元左右。经过再培训和不断实践,编出来的东西完全符合标准了,就按件计酬,做得越多、挣得越多。”刘金萍介绍,目前也存在一些问题。有的人上手快,可是时间一长,有了别的生计,或者因家庭原因,就不愿意做了,没法强求。

在晋煤集团,下属企业间转岗培训效率和职工稳定性相对较高。“瓦斯是易爆的危险品,安全培训是首要的。之前对瓦斯没有了解,培训以后就知道得很详细。”转到三水沟瓦斯电站的燃机司机田鑫说,现在的培训很精准,针对具体岗位进行具体培训。

“最近又开始了,全省国企都在进行培训。”李晋霞说,“新岗位都是新设备新工艺,电脑控制,操作比原来简单,但是出了故障,查修起来更费劲,所以自己在技能学习上时刻得充电。”

陈同兰也有自己的目标。“我现在是初级服务员,每月工资4000元左右,还想继续参加公司培训,争取拿到中级服务员资格,这样每月工资能再涨400元。”

流动性大 补贴不足

有些瓶颈还需打通

李晋霞口中“全省国企都在进行”的培训,是山西正在开展的全民技能提升工程,2018年计划培训100万人。“有60万人是城乡劳动者,包括农村进城务工人员和城镇失业人员,还有40万人是在岗职工培训。”山西省人社厅职业能力建设处副处长郜军说。

山西省以职工学院、技工学校、培训学校和企业培训中心为主体,形成培训机构由市场竞争选择、职工由市场需求决定、培训成果由市场检验评估的职业培训机制。“简单说,就是为了让人经过培训,工作稳定、挣得多。”山西省人社厅厅长卢建明说。

山东省公共就业和人才服务中心职业培训处副处长刘琰介绍,2014年—2017年,山东共组织开展城乡各类劳动者职业技能培训402.24万人,培养高技能人才72.04万人,实现就业280.05万人。

农民工群体流动性大,季节性强,大多就近就地转移就业,短期培训后即时上岗的培训更受欢迎。“吸引农民参加培训的关键在于与岗位对接。农村转移劳动力就业的方式有很多,培训要与实现就业结合才能得到农民工认可。”不过,刘琰认为,目前农民工培训处于多部门管理状态,有些瓶颈还需打通。

刘琰建议,加强培训工作顶层设计,建立技能人才表彰激励体系;建立从起点到终点的培训机制,打破部门壁垒,统一规划、分工协作、资源共享;适时提高培训补贴标准,吸引具备更高培训水平和能力的机构,建立职业培训补贴资金的正常增长机制。

此外,对于跨地域农民工培训,田华说,配套培训补贴无法随人流动是一个现实问题。比如,非济南户籍的农民工,政策要求必须签订劳动合同,才能领取800元培训补贴。“但是这个群体流动性太强了,家政行业都是居家合同,服务对象是家庭,也不会签订劳动合同,这部分人难以享受培训补贴。”

在济南,现在培训一个家政类服务员,最少需要1000元。去年,天工家政公司组织了3000多人的培训,只有1000多本地户籍的人员享受到补贴。田华建议,有关部门应针对跨地域农民工培训研究制定配套保障政策,减轻企业负担。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3日 02 版)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