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白领辞职拓荒:“我的猪听着唐诗长大”

2018年06月08日14:18  来源:广州日报
 
原标题:“我的猪听着唐诗长大”

除了亲人和朋友的默默支持,动物也成了何雪娃最好的朋友,她说:“猪其实很聪明的,它们会认人。”

绿毯般的牧草之间点缀着各色波斯菊、格桑花,再加上远处草丛中四处觅食的小香猪,整个山谷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艰辛与苦守并没有磨灭何雪娃对于美好的追求。

何雪娃把梦想的田园牧歌变为了现实。

“窗外下着绵绵不断的雨,天空一片灰白色。这样的雨至少要下个三四天。远山远树,河上来往的货船,在雨雾中朦朦胧胧。近处牧场,青草被雨水浸透的湿润油绿,乳牛低头吃草,偶尔几只飞鸟飞过……”

这是散文集《荷兰牧歌》里的一段文字,也是何雪娃心心念念向往的梦想生活。

她曾是一名银行白领,一本《荷兰牧歌》改变了何雪娃的生活轨迹。放弃了小有成就的事业,来到乳源瑶族自治县大山深处的荒山上,何雪娃开始拓荒她梦中的牧草园。她经常孤身一人,在林海中长夜伴着兽鸣吟诗高歌;她开荒辟地,将杂草丛生的荒山变成了牧草丰美的“绿海”;她连续40多天与小猪共眠,只为了探寻它们不肯在牧草园“安顿”的原因……

昨天,记者走进了牧草飘拂如同波涛般起伏的大山深处,听这名现代“隐者”讲述了建起自己梦想中“牧草园”的故事。

一本书改变了她的生活轨迹

何雪娃曾经是乳源县一家大型国有银行的白领。早些年,具有一些金融知识和商业头脑的她,便和家人一道办起超市,积累了自己的“第一桶金”。在这个南岭深锁的小城,已经财务自由的她完全可以过上闲适的生活。但种种因缘际会,却促使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她走向了农业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有一天,她无意中阅读了散文集《荷兰牧歌》,深深地被书中描绘的诗意田园生活所吸引。“我翻来覆去地读着那本书。”种菜赏花、骑车在田野上与牛羊四处疯跑、追逐翱翔的雁阵融化于天地之间的生活,从此成了萦绕在何雪娃心头挥之不去的梦想生活。

地处粤北山区的乳源尽管是农业县,但这里的农户大都是以传统的种植为主,不少父老乡亲们还是过着“汗滴禾下土”浇灌作物的日子。同是务农,为什么别人就可以过得如此诗意盎然?无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亲们,是否可以告别“土里扒食”的宿命,做个现代化的农民?

起初,这些念头只是经常在何雪娃的心头闪现。随着一场大病的降临,让她对健康有了全新的认识。“当时医生对我说,你之所以会患病,全因生活方式不健康,吃了太多垃圾食品。”这让何雪娃做了辞职的决定。

不顾家人的反对,何雪娃在一六镇河背村租下了400多亩荒山。

为梦想的牧草园艰难试错

刚来到这里时,杂草比人还多,几乎没有一处能落脚的地方。她和工人一道开荒辟地,将杂草烧成草木灰肥沃土地。随后,她四处寻觅,找来了原产美国、墨西哥等地的黑麦草、黄猪草、玉米草、菊苣、苏丹草等几乎从未在当地种植过的各种牧草种子开始试种。

“我对农业一窍不通,完全就是盲人过河摸着走。”起初,各种洋牧草水土不服。比如在尝试种植乌克兰牧草鲁梅克斯时,她惊讶地发现这种牧草在粤北竟然有“夏眠”的习性,到了夏天高温季节,原本疯长的牧草生长变得十分缓慢,甚至停止了生长。

一切只能交给时间来验证。经过长达5年的不断试种、试错,光是种子采购费就花了几十万元,何雪娃终于成功筛选出了一批适合乳源山区气候特点的“种子选手”。如今走在她的牧草园中,各种或鲜嫩、或粗壮、或浓绿的牧草郁郁葱葱,山风吹来,绿浪翻滚,令人心旷神怡。

牧草品种确定了,但选择放牧动物又成了一道难题。起初来的是一批黑山羊。但何雪娃发现,这种粤北特有的乡土羊种所到之处“寸草不生”。“更为严重的是,它们吐过唾沫的地方,植物很难再生长。”随后,一批“嘎嘎”乱叫的清远鹅又来到了牧草园。随后,兔子等动物也曾先后造访,可经过一段时间的试养,都不适合牧草养殖。

这时候,当时正在上大学的女儿上网搜索发现,广西有一种小香猪是吃草长大的,于是建议母亲可以尝试。

何雪娃远赴广西河池考察,最后决定试养小香猪。不过,来到乳源后,小猪们很快就开始出现病态并夭折。前后近10年,何雪娃共引进了6批共约1300多头小香猪。“有半年时间,我几乎都是在猪栏里,一天天观察记录小香猪的变化。”她甚至在距离猪栏仅有3米远处搭了个棚子,夜夜打着手电观察,最终她发现大量喂食造成的水土不服是小猪死亡的原因。

她和牧草园成了K歌“网红”

在十多年的山居生活中,很多家人和朋友都对何雪娃表现出了不理解。甚至有人说,“放着好好的生活不过,跑到山里去养猪,她是不是疯了?”不过,何雪娃说:“我就是不服输。”

由始至终,丈夫从没有在牧草园住过一晚;还有亲人甚至因为担忧她而一度患上了抑郁症。但在何雪娃最困难的时候,家人们却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手。好几次,何雪娃的资金链断裂,一直反对她的丈夫却张罗着四处向亲朋好友借钱。女儿念完大学后,原本想在广州工作,最终却选择了返乡成为她的助手,为她打理财务、公文等事宜,一干就是好几年。

在困境和煎熬中,何雪娃骨子里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的特征带给了她无穷的力量。“如果没有这些调节紧绷的精神,我可能早就支持不住,放弃了。”

在每天忙碌的劳作之后,当夜幕降临之时,雇请的工人都已散去,整座大山便只剩下何雪娃一人。对不少女性来说,孤身独处黑漆漆的大山中,恐惧感如影随形。但何雪娃说,这是她最享受的时刻。

她会穿上旗袍,在月光下漫步于牧草丛中,痴迷于山风吹过草丛掀起犹如海浪般的声音,静静欣赏各种花儿跳舞的身姿。“我能听见月光掉落地上的声音”。还有的时候,她会在月下高声诵读自己喜爱的唐诗宋词,她笑称“有人的猪据说是喝牛奶长大的,而我的猪则是听着唐诗长大的。”

有时候,何雪娃会在月光下高歌几曲,歌词是她即兴改编的,“内容全是和牧草园有关。”她还将自己的歌声录了下来,上传至K歌APP上,吸引了近5万的“粉丝”关注。

“秋入云山,物情潇洒。花儿私语,蝴蝶自在。百般景物堪图画。”“李花如雪开香玉,桃花似锦堆红树。”“莺啼燕语报新年,草绿花红喜心田。要问美景何处在?心随明月到牧园。”……何雪娃把她在寻常日子里种草牧猪时的诗情画意和感悟的美好记录在微信“朋友圈”里。艰辛与苦守并没有磨灭她对于美好的追求。

她的“世外桃源”愿意与人分享

何雪娃的坚守没有白费。随着她的“田园牧歌”的实现,这种吃着牧草长大的小香猪在市场上供不应求。为此,乳源县将牧草园的小香猪养殖项目作为精准扶贫的举措之一进行了推广。何雪娃的“世外桃源”并不排斥他人的分享。何雪娃将自己培育出的168头“英雄种猪”分散到了周边贫困农户家中,由农户养育生下小猪崽后进行收购。村民赵要文说,自己饲养5头母猪,母猪一年可产两次猪仔,第一次产猪仔28头,饲养成本约6800元,但卖猪苗的收入23980元。

如今,何雪娃的“牧草园”吸引了资本市场的注意,和一投资者基本敲定了注资合作事宜。一个新型观光农业的雏形正悄然在大山浮现。(卜瑜 赖南坡 蔡明清)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