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碑林走一遍 走过中国书法史和思想史

2018年04月11日14:24  来源:雅昌艺术网
 
原标题:西安碑林走一遍 走过中国书法史和思想史

  

  碑林博物馆入口

  西安碑林,中国最早的博物馆

  小伙伴们知道吗,中国现存最早的博物馆是西安碑林。碑林博物馆走一遍,就等于重走了一次中国书法史和思想史。

  公元1087年,中华文化的原典《开成石经》从立于唐长安城务本坊的国子监内,移至宋府学北墉,即今天明城墙内的碑林。从而确立了碑林保护和陈列唐代碑石的重要职能,以收藏、陈列和研究历代碑刻、墓志及石刻为主。也确立了西安碑林博物馆是国内最早的博物馆的历史地位。

  碑林位于西安的书院街边和文昌门城墙内,是西安最古典的所在。碑林博物馆的朱漆大门和青石板小径,以及飞檐翘壁的中式建筑和幽静院落,整体便是浑然天成的中国文化象征。现有馆藏文物11000余件,其中国宝级文物19个号134件,一级文物535件。著名的"昭陵六骏"就有四骏藏于本馆。陈列由碑林、石刻艺术和佛造像文物展览三部分组成,共12个展室。现有7座碑室、8座碑廊、8座碑亭,加上石刻艺术室和4座文物陈列,陈列面积达到4900平米。

  碑林的建筑以民国时期为主,有少许清代建筑,多为上世纪六十年代所建,也已成为文物。天下名碑,尽在碑林。碑林之价值冠世,具体体现在哪里?碑林博物馆研究员陈根远老师为雅昌艺术网的读者朋友们做了导览,清晰讲述碑林的基本陈列展状况。

  诚如陈根远老师所言:碑林是中国的思想库,呈现了中国耀眼的书法历史。“碑林陈列有从汉到清的各代碑石、墓志共一千多块。毫不夸张地说,中国书法史如果掩去碑林这些名碑,将只剩下一堆残编断简。”

  北宋节度使韩建和谋士尹玉羽"打下"的碑林

  在此插播个陈根远老师讲述的小故事,关于碑林搬迁始末。在904年的时候,唐昭宗被朱温挟持到洛阳,为了让大家都走,他把唐朝的宫殿全部拆毁,包括民房、木料,浮渭河而下。就这样,有一千多年帝都历史的长安被夷为平地。

  这时候留守的节度使叫韩建,他就开始缩建唐长安城。现在西安的城垣是13.72公里,这是中世纪中国保存最好的城垣。这个城垣就是在唐长安城宫城的基础上建立的,但这只是唐长安城面积的六分之一。

  这时候很多珍贵的碑石,包括保留在唐朝国子监里的《开成石经》《孔子庙堂碑》和颜真卿、柳公权的碑,都被遗弃在城墙之外。留守的节度使韩建就准备把这些碑石往城里挪,但是他干的时间不长就被调到别的单位去工作了。

  继任者叫刘鄩,刘鄩是一介武夫,对文化事业并不怎么关心。他的手下有个谋士叫尹玉羽,就跟刘鄩说:领导,您应该把这些遗弃在郊外的碑石都搬到城里面来,民族伟大的复兴还要靠它们。军阀哪管这事,西边还有敌人,他觉得文化事业是个很慢的事,以后再说。

  尹玉羽想了几天又见到他说:司令员您还得把野外的碑石搬到城里来,您要不把它搬到城里来,敌人一来,咱们把城门都关上了,这些遗留在城墙外的碑石就是炮弹,那时候最新的武器是抛石机,他们就能攻城了。领导说那你怎么不早说呢?于是很快就搬到了城内。

  到了公元1087年,这个碑石再一次搬迁,就搬迁到了今天西安碑林博物馆,到今天已经有930年的历史了。

  碑林“定海神针”:《石台孝经》和《开成石经》

  《石台孝经》

  穿越碑林博物馆的朱红大门和青石板路,穿越孔庙和泮池,穿过位于中轴线两侧的唐代景云钟和大夏石马,正对着的便是一座上书“碑林”两个大字的碑亭,亭子据说是清代所建,下面是唐玄宗李隆基亲书的《石台孝经》。“这是中国最华丽的碑石,叫《孝经》,在天宝年建好的。”陈根远老师说,“《石台孝经》序文438字,训注2699字,不论是序还是注,文字言简意赅,阐述透彻,成为了一个经典。可见,唐玄宗的文学才智也是非同一般,他对《孝经》的研读深刻精准,见解独到,对后世影响很大。《孝经》是一部儒家经典,是记录孔子及其弟子曾参——曾子,关于“孝”和“悌”的一段对话。“孝”指在家孝敬父母,在朝廷要尽忠于皇上,而“悌”则是指兄弟姐妹之间的一种情谊,要相互友爱相互关心。从汉代以来我们读书人首先要读的是《孝经》和《论语》,把这两本书读好了再去读什《诗经》、《左传》,这是中国人思想的基石或者是品德的基石。”

  《石台孝经》碑集独特的形制、经典的内涵、精美的帝王书法于一身,在中国古代碑刻中独树一帜,对我们研究中国历史和书法艺术都极具文献资料价值,然而这方碑石的传奇之处还不仅如此。在上世纪70年代,整修《石台孝经》时,在石材之间的缝隙中,有几项意外的发现:有女真文书残页,有陈列在碑林第二展厅的《集王三藏圣教序》碑石整张未断拓本,以及唐代画圣吴道子的《东方朔盗桃》版画和一些古钱币。这些文物是什么人什么时间将他们放进石台孝经的,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所以,这些发现更增添了这方碑石的传奇色彩。

  《石台孝经》左侧,是碑林第一展室,民国时期的建筑陈列着碑林最重要的经刻《开成石经》,更有梁思成先生为其设计的数十个护碑石。可以说,碑林便是为保护它而建的。因石径刻成于唐文宗开成二年故此得名《开成石经》。开成石经是在唐文宗李昂太和四年,即公元830年,由艾居晦,陈阶等人用楷书分写,历时7年终于竣工。

(责编:刘颖婕、胡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