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歌剧《呦呦鹿鸣》展现了科学家的高尚情怀

2018年03月09日09:12  来源:中国文化报
 

在我国歌剧的历史上,2004年曾经涌现了首部成功描写科学家人生历程的歌剧《我心飞翔》,去年宁波市演艺集团则推出描写科学家人生故事的民族歌剧《呦呦鹿鸣》,该剧以我国获得诺贝尔奖的著名科学家屠呦呦研制青蒿素为我国医药事业作出的巨大贡献为主线,展现了新中国一代科学家为人类救死扶伤而忘我奉献的崇高品质,也展现了一位兢兢业业甘于奉献的科学家平凡的人生。从剧本创作、音乐创作到导演和表演,该剧都是在歌剧的艺术范畴内打造出的一部真实可信的现实题材的民族歌剧力作。

以英雄模范人物为题材创作歌剧是歌剧创作的难点,而创作一部描写当今科学家真实故事的歌剧更不容易。《呦呦鹿鸣》在编剧上用以小见大的方式,展现了屠呦呦对热爱的医学事业的执着与认真,以老年屠呦呦回忆的形式,讲述了屠呦呦从任性的江南小女孩成长为科学家,为实现梦想验证科学实验成果而以身试药的故事。这中间屠呦呦对待科学的严谨态度、对待事业的执着精神,都通过青蒿素的研制过程表现出来。过去人们认为,以歌剧形式描写当代模范人物很难,很多模范英雄人物生活平凡,缺乏矛盾冲突。而歌剧《呦呦鹿鸣》则通过屠呦呦科学实验遇到困难,从中国医药宝库中找到解决难题的方法,最后为证实医药实验的成功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以身试药等关键事件,展现以屠呦呦为代表的科学家们为了梦想不怕失败,为了梦想宁愿牺牲小家为大家的忘我精神,展现她的“个人梦”“科学梦”和“中国梦”的水乳交融。歌剧《呦呦鹿鸣》没有把屠呦呦描写成“高大全”式的英雄,而是通过她的真实故事,她对家人的依恋和对科学事业的执着,讲述了一个真实可信的科学家的平凡生活。剧中有一段情节令人感动,青蒿素试验成功后需要有人以身试药来验证临床效果,这存在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屠呦呦决定自己以身试药。而当她回到家,见到丈夫为了让她安心试验包揽全部家务并抚养孩子,屠呦呦在小家与大家之间艰难选择,一首《我不灵光》讲述了她内心对丈夫和孩子的一种愧疚,加上随后的夫妻二重唱更是很好地展现了屠呦呦的精神世界。

民族歌剧需要有优美的唱段,这是中国观众审美的共识,也是民族歌剧《呦呦鹿鸣》中作曲家孟卫东创作追求的方向。孟卫东曾经在讲述自己的音乐创作理念时认为:“我创作的歌剧首先是给中国观众的,因此我的音乐首先要受到中国观众的喜爱,同时,也要让歌剧演员喜欢唱。”基于这样的创作观念,孟卫东创作的歌剧大都具有极强的可听性,在《呦呦鹿鸣》中创作的音乐更是在融入宁波民间音乐的元素上下了一番功夫。在“以身试药”一场戏中,屠呦呦的咏叹调以及与丈夫实验室内外的二重唱不仅有强烈的戏剧性,同时,刻画了屠呦呦为了自己救死扶伤的梦想牺牲小家为大家的崇高精神。屠呦呦与丈夫一声声的呼唤,两个人的内心表述,以及丈夫对屠呦呦以身试药态度的转变,这段咏叹调和二重唱中,“板腔体”音乐的融入使得唱段中细腻的内心世界得以展现,产生了强烈的戏剧效果,震撼着现场每一位观众。描写科学家的歌剧唱段,对于科学术语怎样用,是歌剧创作的一个难点,而在《呦呦鹿鸣》中也有一段“医学术语”的表达。那就是屠呦呦经过190次试验失败后寻找试验方向时从中国古代医药书籍中寻找到答案,这一段咏叹调中就有很多讲述科学理论的语言,而作曲家运用了类似评弹说唱的方式,将屠呦呦唱段中这些中医药词汇以琵琶伴奏的形式唱出,既好听又与中医药古籍的气质相吻合,体现了作曲家的智慧。而在第一幕第三场中,李廷钊的姐姐把李廷钊介绍给屠呦呦,这种欢快温馨的场面中,姐姐的唱段则是采用了宁波民间音乐“马灯调”的旋律,听起来风趣欢快又符合人物的性格。

高水平的歌剧演出需要有高水准的演员来完成。歌剧《呦呦鹿鸣》中扮演屠呦呦的是著名青年歌唱家吕薇。她凭借从小跟随父母在戏曲演出后台观看排练和她对戏曲表演的深入了解打下的表演基础,再加上时而甜美时而又很有张力的嗓音,以及对屠呦呦各个年龄段形体的准确处理,将屠呦呦的成长表现得自然妥帖,不局限于过去人们对模范人物高大上的表面理解,而是深入挖掘人物内心世界的精神体现。导演廖向红坚持把屠呦呦作为一个人而不是神来表现,剧中每一个处理都是将屠呦呦作为普通科学家的一员来表现,因此全剧散发着可贵的质朴气质。民族歌剧《呦呦鹿鸣》编剧在语言上没有假大空的口号而追求质朴接地气的语言创作,导演在舞台调度上着力展现科学家最生活、朴素的一面,作曲在音乐创作上追求优美朴实的风格,而演员在表演上追求生活化的自然流畅,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讲述一位新中国科学家的高尚情怀,使得民族歌剧《呦呦鹿鸣》成为继《我心飞翔》后当代现实题材民族歌剧中的上乘之作。(伦 兵)

(责编:张连东、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