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交响乐讲述中国故事

——记中国交响乐团《哈尼交响》音乐会

2018年03月09日09:09  来源:中国文化报
 

参加2018年全国舞台艺术优秀剧目展演的中国交响乐团《哈尼交响》音乐会3月5日在北京音乐厅上演。这场音乐会正是践行“交响乐中国化,中国交响乐世界化”理念的成果展示。音乐会演奏了6部自中国交响乐团云南红河州交响乐创作实践基地创办以来涌现的优秀代表作品。这些作品将挖掘到的山水灵秀之地的乡土气息和人文精髓,与当代世界先进交响技法结合,转化为炽热的音乐洪流,奔腾而出,没有矫揉造作,没有无病呻吟。音乐全部得自云南红河、哀牢山地区少数民族群体的千年音调,穿越时空在交响乐殿堂上空回响,听来既古老又清新。

音乐会上,郭小笛的《彝乡幻想曲》再现了云南红河彝族山寨人民载歌载舞盛装迎接远方客人的动人场景。赵石军的《哈尼纪念册》是一幅色彩斑斓的重彩油画,上册“昂玛突”描绘了哈尼族人民的祭祀活动“昂玛突”的场景,下册“尼阿多天梯”则将器乐人声化演绎天籁之音。张朝的钢琴协奏曲《哀牢山狂想》体现了作曲家对交响音乐戏剧性手法与钢琴表现力的把握;来自新西兰的钢琴家黄紫楠豪情满怀,尽显演奏名家风范。黄荟的交响音画《云之南》第二组曲选段“山里的孩子”,没有人为的结构性切割,而是开放式地发展,兴之所至,点染成章,尤其是以长号比拟水牛的叫声,可谓管弦乐技法的神来之笔。交响素描《哈尼印象》是指挥家绍恩的第一部交响乐作品,作品后两段“古歌”和“归天”,体现了作曲家对生与死的哲学思考,创作走心,听来入心。夏良的《交响组曲》选段,并不特定展示某一首或某一段固化的民族音乐素材,而呈现流体形态的民族音乐风格,海菜腔、跑马调化为交响动力,天马行空般倾情诉说,将音乐会推向终场的高潮。

改革开放后,一批新作曲家将许多新技法付诸实践,使中国交响乐创作能够融入世界交响乐艺术发展潮流。但是,也出现了唯技术至上和技术堆砌的弊病,失去了部分听众。对此,中国交响乐团始终坚守中国特色交响乐艺术,创作、演奏一条龙,为观众创作优美动听、表现力丰富的交响乐作品,充实了交响乐曲库。本场音乐会用交响乐讲述中国故事,这是中国交响乐团几代艺术家从创作到演奏的初心,展现出中国交响乐团深厚的艺术传统和鲜明的艺术风格。这场音乐会的作品全部是作曲家在山野田间采集到的民间音乐宝藏,以交响乐技法进行提纯和升华,打造了具有鲜活生活气息的交响乐精品。全场音乐都以娴熟的配器技法呈现新颖的和声构思,令音响之妙极具民族化的美感:独具匠心的曲式结构体现出中国人的音乐叙事方式;新技法保持在合理、融洽的范围内,助推了音乐发展。

同时,全场作品都有清晰的音乐走向和鲜明的音乐性格,让理性与艺术情怀很好地结合。6位作曲家对技术运用的不同方式和不同角度,形成了6种独特的风格。6位作曲家中,有创作经验丰富的资深作曲家,更有奋战创作一线的青年作曲家,他们共同组成了一支实力雄厚的交响乐创作生力军梯队。

中国交响乐团自2006年创办了展示中国作曲家创作风貌的《龙声华韵》系列音乐会以来,成果丰硕。近两年来,中国交响乐团组织作曲家赴哈尼梯田、南音故乡和大漠驼乡采风,并在云南红河州、内蒙古额济纳旗建立了两个交响乐采风和创作实践基地,积极创新,成效显著。通过这些举措,中国交响乐团创排的新作品的艺术性显著提高,对建立中国交响音乐审美标准,推出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俱佳的新作品起到了示范作用。(卜大炜)

(责编:张连东、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