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一条站立的大江

2018年01月05日16:3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怒江一瞥

  来自百度

  “这是一条站立的大江”。自从读到这样的诗句,我便从内心萌生了到怒江去走一走的念头。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位于云南省西北部,与缅甸接壤,因怒江由北向南纵贯全境而得名。前段时间因工作调研,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我踏进怒江大峡谷,在一块写着“让怒江的激情触动世界的心跳”的牌坊下,心便醉了。

  怒江大峡谷的美,与其它众多秀、奇、险、幽的大峡谷不同,它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大气,直挺挺地插入云霄,绝不拖泥带水,就像傈僳族汉子,真诚、直爽而豪迈。

  到达怒江的第二天清晨,下起了小雨,空气变得更加清新。按照行程,我们要深入怒江大峡谷深处,一个名叫贡山的地方。一大早,从怒江州府所在地泸水县六库镇出发,沿着怒江溯流而上,公路极其狭窄,像条弯弯曲曲的蚯蚓,被挤压在山谷间动弹不得,公路两边是陡立欲坠的石崖。偶尔抬头仰望,在那飞悬陡峭的山间,有零星的房屋散落,或木屋,或草房,房屋低矮,结构简单,单薄而突兀地立在悬崖峭壁间。那是怒族、傈僳族、独龙族的民居。千百年来,这些民族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磅礴山水间,远离城市繁华的文明。

  脚下是滚滚怒江,大江夹在两壁陡峭的山崖间,从唐古拉一泄千里的激情被猛的一束,百转千回积蓄下来的情感无处释放,江水便烦躁地怒吼着,用牙咬、用脚踹,拼命撕扯着两岸的岩石,左冲右突,轰隆隆吐着白花花的泡沫。偶有一根溜索斜跨江面,便有山民身体悬空,仅用两根绳索兜住屁股和腰部,像一只滑翔的鸟,在数十米的高空,“嗖”的一声从江这边滑到对岸。孩子上学、去集市上买个小猪崽,全靠这种方式过江。一根溜索从早溜到晚,从朝气蓬勃的孩童溜成白发苍苍的老人,溜走了青春、溜走了岁月,唯一溜不走的是那咆哮的江水和两岸默默无语的青山。

  越进山谷,群山越险、越高,江水也越湍急。车过碧福桥,进入匹河怒族乡境内后,前面带队的车辆停了下来,州委宣传部的同志过来说,到“飞来石” 了。下得车来,一块矗立在公路一侧的神奇巨石,似一个特大的惊叹号,触目惊心地倒立在眼前。

  据记载:“飞来石”高7米,位于福贡县匹河怒族乡民族中学校园内。1983年3月19日凌晨,一块巨石悄然飞至,傲然屹立于一块近80平方米的扁型磐石上,当时,磐石上建有一幢民族中学三合小院校舍,巨石飞落立于院中,除北边小平房屋檐与飞石紧靠稍有损坏外,周围建筑毫发无损。千吨巨石从何而来,至今仍为不解之谜。(万吉星)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