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的北京饭店

2017年12月06日16:44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100年前的北京饭店

▲1917年,新建成的北京饭店西楼。

▲北京饭店客房。

▲北京饭店豪华套间的客厅。

▲北京饭店的服务前台,服务员身着统一的制服。当时北京饭店提供双语服务。

▲北京饭店内的咖啡休息区。

北京饭店餐厅,以西餐为主,红酒大多来自欧洲,也有北京西郊黑山扈教会酒厂产的红酒。

北京饭店六层露天观景台。客人既可以在这里举行酒会、舞会,也可以眺望紫禁城和西山的美景。

在即将举行的华辰影像2017秋拍中,摄影家约翰·詹布鲁恩专门为北京饭店拍摄的“北京大饭店”影集非常引人注目。1917年,北京饭店向西发展扩大规模,新建了7层大楼。这本影集就是为了这座新大楼的建成而专门拍摄制作的。影集中共有22幅照片,既有我们熟悉的北京饭店外观,也有十分罕见的饭店大堂、餐厅、客房、厨房等内部景观。

北京饭店历史悠久,一直是北京饭店业中的翘楚。不过,这样一座中外驰名的高档大饭店,最初却是由一个小酒馆发展起来的。1900年冬天,两个来自法国的年轻人傍扎(Banza)和佩拉蒂(Peiladi)在崇文门内大街苏州胡同南边路东的三间门面房,开了个小酒馆。尽管酒馆面积不大,生意却很红火。这里离东交民巷外国兵营不远,煎猪排和鸡蛋的香味勾起大兵们的思乡之情,而两毛钱一杯的葡萄酒更是让人沉醉不已。

那时京汉铁路在长辛店也有了总站存车处,需求量很大,佩拉蒂看到商机,决定单干,就退股到长辛店开酒饭铺去了。于是,另一个意大利人贝朗特(Beurande)与傍扎合作。1901年,小酒馆便迁到东单菜市西隔壁,正式挂上了“北京饭店”的招牌。后来,他们将饭店盘给一个意大利人卢苏经营。两年后,卢苏在王府井南口建起一座五层红砖楼(即现在的新大楼旧址)。

1917年,北京饭店又建起一座7层法式洋楼(即今北京饭店B座),建筑外形选取了17世纪的法式建筑格调,内部非常豪华浪漫。饭店内不仅设有酒吧、舞池、理发室、客房、独立卫生间等设施,而且客房还配备电话和暖气。新饭店拥有200间客房,两部奥的斯牌升降电梯可将客人直送至7层酒吧和可供宾客跳舞娱乐的室外花园天台。

当时,北京饭店被誉为“远东唯一豪华酒店”,也成为来京中外贵宾的下榻首选。根据资料显示,“北京饭店豪华套房带一日四餐,一顿早点、一顿午餐、一顿下午茶、一顿晚餐。住一天三十四块,相当于一个小学教员一个月工资”。鼎盛时期,北京饭店一天能赚2600银元。北京饭店与六国饭店、东方饭店被称为“北京三大饭店”。北京饭店以位置最佳、景观最佳、服务最佳,名列三家饭店之首。

民国时期很多重要人物都曾入住北京饭店。孙中山先生曾下榻北京饭店5101房间,宋庆龄下榻1637房间。1924年至1925年,冯玉祥将军曾下榻3121房间,张学良将军曾下榻4121房间。此外,一战时期的英法联军总司令福煦、英国大文豪萧伯纳、哲学家罗素、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印度大诗人泰戈尔等显赫人物,都曾下榻北京饭店。

1937年“七七事变”后,北京饭店由于缺少客源,难以经营,1940年不得不登报抛售股票。日本人立马购进北京饭店一半以上的股票。从此,北京饭店由日本人管理,并改名“株式会社北京饭店”。此后,北京饭店的管理人员基本换成日本人,住客也仅针对日本人。饭店开设日本俱乐部、日本图书馆,聘请东京厨师,新增榻榻米房间。日军占领时期,日本宪兵经常出入饭店,饭店内人心惶惶,中方服务员的工资难以维持生计。

1945年抗战胜利,北京饭店由国民政府接收管理,一度成为专门接待美军的高级招待所。直至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北京饭店的命运才随之出现转折。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结束后,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饭店设宴招待贵宾,此次宴会被誉为“开国第一宴”。

直到今天,北京饭店依然承担着重要国事活动和会议的接待工作。它在承载着酒店功能性和特殊政治身份的双重使命中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刘阳)

本版图片由华辰拍卖公司提供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