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常州“民间调查员”,光鲜背后有“雷池”

2017年11月10日09:22  来源:东方网
 

“民间调查员”华猛在调查现场。

每每公众人物出轨都会引来社会的广泛讨论。可现实生活中,出轨的并不只有公众人物,寻常人也会犯错,于是“民间调查员”应运而生。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种职业收入惊人,在常州做得好的居然可年入百万,但他们的取证过程则很可能“越雷池”,一不小心还会让自己身陷囹圄。为了解这个神秘的职业,本报记者走近常州的“民间调查员”,来揭秘这个特殊的行业,有关法学专家对此也给出了相应建议。

委托事务不少是劝退“小三”

行业揭秘:“外遇矫治”收费高达十几万

“其实我从事这个行业,也是偶然。最早我是个摄影师,我们主要的委托任务还是跟抓‘小三’有关!一年大概能接到至少三十起这样的案例。”华猛告诉记者,高中毕业后,他在南京干过摄影师,一个朋友喊他去帮抓拍点东西,跟着去了以后,他才知道,原来他是来帮朋友拍照取证的。就这样,第一次了解到了“驱三师”这个行业,当时觉得这个行业不错,能挽救婚姻,能帮助人,可是怎么能做好却不知道。带着几分好奇,为了了解这个行业,2012年年底,他在常州创办了婚姻家庭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当时主要业务就是婚姻咨询。公司由五六名资深婚姻分析师、婚姻律师、情感咨询师、心理专家组成,按每小时300元为夫妻双方咨询婚姻问题。但是很快,就有顾客上门,希望他能帮忙把小三劝退,只要能劝退她愿意支付20万咨询费,这让华猛很心动。于是华猛找到了当事人,也请教了律师。最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并告知“小三”,男方是有家室的,他的赠与都是无效赠与。要是原配向其索要,通过打官司,到头来可能一无所谓。如果现在放弃,原配将不追究这些财物。最终,“小三”同意主动退出。

华猛说,他们会根据劝退小三的难易程度,收费从十万到几十万不等。不过,由于大部分找“小三”的家庭都比较富裕,所以这个价格别人还是愿意支付的。

一笔企业大单利润能超百万

调查员坦言:取证需要合理合法,否则就把自己害了

据华猛介绍,调查案例中情感类占70%左右,打假、找人占30%左右。如今的华猛成了两家有着17名“民间调查员”的公司负责人。经手的案例也渐渐从小三劝退向企业打假、抓老赖等领域涉足。这里面最难的,就是帮企业挽回巨额损失了。

华猛告诉记者,前两年,他帮助武进一家大企业调查了一宗“高精仿造反光膜侵占市场”的案件,通过大量的取证工作,帮助企业挽回了三千万损失,也因此,他的团队得到了巨额回报,一单公司就赚了近300万。

但是这案件远比驱小三、抓老赖难的多,涉及到跨省,多个人要应聘到企业里从事不同的工种,继而慢慢潜伏到工厂核心区调查取证。不仅如此,货物运向哪里,仓库设在什么地方,假货卖给哪些人都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取证,前后用了近半年时间!

不过华猛坦言,尽管他们看上去很光鲜,但是很多调查取证工作还是要建立在合理合法的框架下的,否则很可能把自己害了。

“第一是不规范的行为可能侵害到当事人的隐私权,第二个是当事人的调查行为可能利用一些非法的手段,比如拘禁、恐吓、甚至诈骗的方式,来让被调查方落入陷阱,形成非法调查的行为。这些都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越了雷池。”为了规范公司的调查行为,华猛最近特意请了律师搭档一起开公司,成立了华律通法律咨询有限公司。进而让他们公司的调查取证工作受到法律约束。

全国有数十万“民间调查员”

法学专家:需要制定相应规定进行规范

据一项不完全统计,现在全国有数万家民间调查机构,数十万民间调查员群体,从事着各种各样的调查活动。

在难取证的时候,一些急于求成的调查员,很容易就会触碰到法律的边界。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民间调查员”凤某在上海创办了一家调查公司,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他曾数十次购买个人信息,涉及个人资料、家庭情况、旅宿记录等,最终身陷囹圄。

民间调查员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否合理?翟况是一名律师,他坦言,这个行业的存在有一定的必要性。翟况告诉记者,他在接手的很多民事案件的取证中,遇到过这样的尴尬,他自己没有时间去帮助当事人取证,但证据事关整个案件的走向。在工作中,他接触到民间调查员这个群体,觉得这个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职业如果在律师的指导下进行运作,可能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民间调查员这个特殊行业该如何规范管理?民间调查的路,该走向何方?江苏理工学院法学专家朱军教授认为,目前来看,主要是靠这个行业的从业者自律,但更关键的是应当制定出相应的司法解释来对这个特殊行业的取证行为进行规范。

(张斌)

(责编:张连东、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