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企投资的秘鲁第一个资源循环利用项目正式投产

变废为宝,中秘产能合作谱新篇

2017年11月07日09:1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11月3日,首信秘鲁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首信公司”)尾矿综合开发项目在秘鲁马尔科纳市举行正式投产仪式。中国驻秘鲁使领馆和相关企业负责人出席活动,秘鲁能源矿业部部长卡耶塔娜转达了库琴斯基总统对项目投产的祝贺。

首信公司的尾矿加工就是从废弃的铁尾矿中回收铜、锌、铁等有价元素,是秘鲁国内第一个资源循环利用项目,起到了变废为宝、保护环境的作用。卡耶塔娜称首信公司是“秘鲁矿业综合回收尾矿资源的典范”。中国驻秘鲁大使贾桂德表示,11月2日是中秘两国建交46周年,该项目也是向中秘建交献上的一份大礼。

项目设计年处理矿量680万吨,带动当地2000多人就业

2011年白银有色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白银集团”)与首都钢铁公司合作成立首信公司,共同开发和利用首钢秘鲁铁矿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首钢秘铁”)的尾矿资源。

首钢1992年成功并购秘鲁铁矿公司,成立了首钢秘铁,成为中国在南美洲投资的第一家矿业合资企业。25年来,其铁矿石产量从最初的285万吨提升到目前的约2000万吨规模,随之产生的尾矿量也越来越大,且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污染。2001年,首钢秘铁投资6600多万美元建成尾矿库、生活污水处理厂等环保设施,结束了50年来马尔科纳地区生产生活污水和尾矿直接排入大海的局面。

污染问题解决了,在如何处理尾矿这一世界性难题上,首钢秘铁将目光瞄向了白银集团。

尾矿并不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废物,而是限于技术经济等条件未被挖潜的宝藏。白银集团在变废为宝方面,拥有成熟的多金属选矿工艺技术。该集团自主研发的独特选矿药剂,能够对有价元素进行最大化提取,其中铜回收率可达到85%以上;采用高浓度尾矿输送,生产用水循环使用,废水不外排,达到了节能、环保目的,总体上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首信公司总经理袁积余告诉本报记者,首信尾矿综合开发项目总投资约2.3亿美金,2015年6月动工,从动工到试生产用时仅18个月,创造了当地项目建设速度的新纪录。目前,基本设计年处理矿量680万吨,年产铜、锌金属4.2万吨,铁精矿35万吨,力争到2019年项目年处理能力达到1000万吨以上,实现年产铜、锌金属5.8万吨、铁精矿59万吨的目标。

目前,首信公司当地员工占96%,在物流、加工、机械制造、物资供应、生活保障等方面带动2000多人就业。公司所在的伊卡大区主席费尔南多在投产仪式上对首信公司惠及当地发展深表谢意。

走出去的“领头羊”,带动多家中企和研究机构走进秘鲁

首钢秘铁是进入秘鲁较早的企业,25年来,首钢秘铁采购的国产设备达5亿美元。记者去年底在该公司采访时,看到的大型设备就有六七种之多,如太原重工的大型电铲,自2008年以来首钢秘铁已累计采购6台,总价值约2000万美元,极大地推动了太原重工的设备出口。首钢秘铁总经理孔爱民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作为中国在南美投资的首家矿企,我们愿作中企走出去的‘领头羊’,为中秘产能合作创造条件。”

在尾矿处理合作方面,首钢秘铁选择了国内企业白银集团。实际上,首信公司是白银集团直接投资合作建设的第一个国际项目。尾矿项目的投产,使白银集团不但获得了弥足珍贵的海外工作经验,而且也拥有了在南美洲进一步实施国际化经营的桥头堡和良好外部环境。以此为依托,白银集团2016年2月在秘鲁注册成立了富尔多纳公司,从事有色金属、矿产品及其他贸易、选矿技术咨询服务等。白银集团董事长廖明透露,目前该集团已与秘鲁能矿部达成了3个深度合作开发意向。

首信公司发扬了首钢秘铁传统,也带动了多家中企和研究机构走进秘鲁,如选矿设备制造业的中信重工、电器生产业的天水长城电气、设计科研单位的西北矿业研究院等30多家企事业单位。中国交建2015年11月中标首信公司项目合同额2659万美元,包括各类相关设备、管线及其配件、控制阀门、辅助工程管道等的制造和安装,中国交建从此正式进入了秘鲁市场。

克服诸多难题,为推进多种形式国际产能合作提供范本

尾矿处理是世界性难题。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首信公司创造性地克服了诸多难题,代表性的有三:

一是设备到位难。所有设备均要从中国运输,距离远(18000公里)、数量大、中间环节繁多,运输保管难度大,还有一些所需急缺物资、小配件当地采购相当困难。对此,首信公司采用了加大提前量的做法,比如有些设备采购提前量从3个月提前到半年甚至更长时间,保证了生产之需。

二是进度协调难。项目共划分为6个标段,由中秘两国的5个建设单位同时交叉立体施工,互为条件、相互衔接,在中西语言不通、技术规范标准不统一的情况下,协调难度加大。与此同时,两国的工作理念也有所不同:中方团队善于创造性地开展工作,秘方团队则恪守步骤程序,不同的管理文化、制度、观念使得各标段对接起来十分吃力。为此,首信公司有针对性地编制了中西文工作手册,员工人手一册,同时约定了一些常用手语,大大减少了多次语言转换导致的理解困难。

三是业务培训难。鉴于设备全部来自中国,首信公司将工作前期重点放在对秘方员工进行岗前操作培训,按照设备说明书认真讲解设备的性能、特点与操作事项。但囿于语言不同、文化差异和缺乏对中国生产设备的操作经验,秘方员工操作难以到位。对此,首信公司又及时进行一对一的岗位二次培训,为投产运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秘鲁国立圣马尔克斯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阿基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世上没有绝对的垃圾,只有放错位置的资源”。作为秘鲁国内第一个尾矿加工项目,首信公司为秘鲁深化循环经济、变废为宝、绿色环保建立了先例,也为中秘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推进多种形式国际产能合作提供了范本。

(本报里约热内卢11月6日电 驻巴西记者 陈效卫)

《 人民日报 》( 2017年11月07日 22 版)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