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交通迈入“1小时时代”:开车1小时可横穿全城

2017年11月06日09:44  来源:齐鲁晚报
 

编者按:城市在扩张,道路交通拥堵的难题日益显现。如何解决这一“城市病”,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决心。济南作为省会城市,近年来肯在治堵上下大气力,建设快速路网、打通断头路和微循环、借助智慧手段辅助交通管理、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加上越来越多的市民养成了良好的出行习惯,现在的治堵成效让人可感可知可期。本报今天推出特别报道,关注济南治堵之策。

10月底,济南最高立交桥—— — 凤凰山立交桥通车。记者 周青先 摄

解决城市“拥堵病”,必须具备快速发达的交通路网。济南将交通规划与城市建设同步推进,就是治理拥堵的“先手棋”。上月底,二环西路和工业北路高架试通车,揭开了济南交通大提速的序幕。从济南西客站到郭店一小时就能搞定,省城正式迈入1小时时代。建设快速路网、北跨,更是把交通纳入了城市整体规划之内,拓展了城市框架。

三四年终于看到变化

从“堵惯了”到“飞起来”

10月30日上午,家住柳埠的陈先生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一条状态,“二环西路高架开通了,从南外环到西客站得省一个小时的路程,太方便了!”在市区内跑运输10年,他终于体验了一把“飞起来”的感觉。

有20年驾龄的通达公出租公司的哥姜洪国说,“路越来越堵,原来是早上7点半开始堵,现在是7点10分。早高峰提前半小时,晚高峰延迟半小时。”

2012年起,济南当年完成了济齐路、北园大街、二环东路高架及玉函路、奥体中路等42条市政道路的建设。

但道路建设的速度似乎跟不上拥堵的脚步,高德定期发布的年度拥堵指数从侧面印证济南交通的恶化。2014年济南排名第5,2015年获得“榜眼”,2016年拿下了交通拥堵的“状元”头衔。冰冷的排名折射现实,有人调侃说,“在拥堵上,济南一直在向大城市迈进”。

“2013年,我在二环东路高架山大北路下桥口堵了俩小时。北园银座的那个上桥口,也堵成了一锅粥,上不去下不来。后来堵惯了,也就无所谓了。”这次大堵车给陈先生留下了深刻印象,与现在的“飞起来”判若云泥,感觉像是“百年的媳妇熬成了婆”。

交通迈入“1小时”时代

高架把济南拉小了

在二环西路跑完后,还没过够瘾的陈先生又去了工业北路高架。“工业北路通车后直通郭店收费站,原来走地面道路要走两三个小时,现在走四五分钟就够了。从全福立交桥开车20分钟就可以一路向东直奔郭店、董家镇,之前不敢想。”

贾玉良目前担任济南交通委主任,他说,济南在拟定“一主一副,五大次中心,十二个区域中心,加两个卫星城”的城市发展框架之时,提出了高快一体路网要为城市发展框架服务,成为连接中心城区与区域中心和卫星城的重要纽带,提高跨区域长距离的通行速度,实现1小时到达的快速通道。

“高快一体路网从规划到实现只用了很短的时间,非常迅速,创造了‘济南速度’。”贾玉良说,经十路以北的快速路网,北园高架通车至二环西路高架通车历经6年形成,而经十路以南的快速路网建设则集中在最近的3年,并将在今年底以一次性形成。

变化其实从今年年初就开始发生了,10月17日,滴滴出行发布的《第三季度全国重点城市交通出行报告》显示,济南退出了十大最拥堵城市。年后,济南由第一季度的第4名,降低至第二季度的第8名。

来自高德地图最新的交通大数据显示,2017年10月份,北园高架路、二环西路、二环西路高架路拥堵缓解明显,而且整体拥堵指数向好,处于畅通状态。

“我从仲宫到西客站需要35分钟,从西客站到郭店立交需要45分钟,也就是说,从高架上走,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够横穿济南城区,而原来需要两三倍的时间。”陈先生说,高架路貌似把济南“拉小”了。

出行成本逐渐下降

来回省30元路费

时间就是生命。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把时间都浪费在路上也可用数字来体现。2015年8月,高德地图发布《2015年第二季度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济南在全国十大“堵城”中位列第四,有媒体借此计算出济南市民每月多付出的拥堵时间成本为500多元。

因为工业北路这两年封闭施工,陈先生之前去董家就走东绕城高速或者济青高速,过路费为15元,现在走北园高架直通郭店,省了20余公里,来回一趟省30元路费。“原来从‘济南南’上高速去西客站花10块钱,现在从市中收费站走花5元钱,一个小时就到家。”

在与拥堵打交道的过程中,陈先生总结出了很多避堵技巧。比如说,从西客站到洪楼广场,大多数司机肯定走北园高架桥,然后走山大北路下桥口,而且导航也会提示这么走。但是,在“老司机”陈先生看来,从经一路走就不堵,很方便。

2012年,济南市启动了治理交通拥堵三年计划,济南将新建改建市区支路91条,新建改建75条主次干道。工业北路—北园大街双快走廊、顺河高架路、二环东路、二环西路南延等,都列入计划,其中有不少道路至今仍在建设。

在避堵的过程中也有失算的时候,主要是因为修路。“记得一次去环山路送菜,从旅游路下去过开元隧道右拐就到了,结果赶上修路又赶上外国语学校放学,那天晚上十点才送完。原来可以从经十路由北往南进入环山路,当时就想耍个小聪明,结果认栽了。”陈先生说。虽然学习了这么多避堵技巧,可陈先生还是觉得,高架起来后交通确实顺畅了很多。

对于老百姓的调侃,道路建设者并非没有意识到。在二环西路高架南延施工中,交通委专门设置临时公交港湾,能少挡一天是一天,将施工影响降到最低。

北跨交通先行

城市框架再拉开

2016年3月16日,济南牌照小型客车免费通行济南黄河大桥、济南建邦黄河大桥、济阳黄河大桥。这一个好消息让不少家住济南市区上班地点在黄河北的市民很兴奋。“以前每周来往济阳黄河大桥,要20元的通行费,现在每年能省千元过路费。”

三座黄河大桥的免费加快了济南北跨的步伐。10月20日,济泺路穿黄隧道发出监理招标信息,9月30日,该工程通过济南市发改委立项,市民盼了12年,这一济南携黄河发展的大工程即将动工。

在8月15日的电视问政中,济南市城乡交通运输委主任贾玉良表示,济南交通委承担着“三桥一隧”前期规划设计工作,目前正在做深入细致的前期可研和编制,按照市委市政府要求,今年必须要实现有些桥梁桥隧开工。

说到北跨的必要性,贾玉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济南的交通发展受到城市条件的影响有不少先天不足,其中南泰山北黄河是必须面对的现实。“跨黄发展首先就要解决跨黄通道的问题,只有通道问题解决了,才能满足黄河两岸交通和城市发展的需要。像上海浦东,跨黄埔江的通道很多,两岸的交通非常便捷,这是实现一体发展的前提。”

济南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忠林也曾向国家发改委调研组表示,“三桥一隧”已经经过了国家黄委的专家论证,最近就要启动。“我们下了决心,今年一定要把‘三桥一隧’动起来。” (刘飞跃 刘雅菲 王皇)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