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对‘萨德’,我们风雨无阻”

陈尚文

2017年07月15日09:3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原标题:“反对‘萨德’,我们风雨无阻”

7月13日,韩国星州举行第366次反“萨德”部署烛光集会。图为当地民众手持反对标语进行示威。

本报记者 陈尚文摄

在韩国“萨德”反导系统部署地庆尚北道星州郡,当地民众迎来了反“萨德”斗争一周年。一年前,来自韩美军方的“中签”通知,搅乱了这里的宁静,改变了当地人的生活。经历了夏秋冬春的轮回,一直风雨无阻的星州人说,反对“萨德”入韩已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会一直坚持下去。

“从未想过反对‘萨德’会坚持这么久”

这是当地民众反对“萨德”部署的第366天了。

7月13日晚,主题为纪念反“萨德”部署1周年的第366次烛光集会在星州郡政府旁的场地上举行。入口处,“‘萨德’离开,和平快来”字样的霓虹灯在夜幕中闪烁着,这正是星州人捍卫和平的信念。

集会上,台上轮流发言、公演,台下民众们仔细听着、互动着,神情坚定。一年来,他们的家园发生了很多惊人的变化。最多时有2000余人参加烛光集会,其间经历了种种曲折,如今依然有不少人坚持每天举行反对“萨德”的烛光集会。

“一年前的7月13日,突然听说‘萨德’要部署到星州”“9月11日,星州郡政府不允许反‘萨德’民众继续使用郡政府广场举行集会,那天大家被赶到街头,却让我们更团结”“今年4月26日那个恐怖的凌晨,驻韩美军突然部署‘萨德’X波段雷达和两架移动发射车,让清净的韶成里村成了军需物资的运输通道”……广场上的集会民众,你一言,我一语,诉说着彼此的酸甜苦辣。

“从炎热的夏天开始,经过一年又再次迎来炎热的夏天,我们风雨无阻,从来没有想过反对‘萨德’会坚持这么久。”星州郡农民会会长李再东说。撤回部署“萨德”星州斗争委员会共同委员长李钟熙说,斗争一年了,“萨德”不仅没有被撤回还正式启动了,但大家依然坚信,终有一天,一切会重回正轨。

“‘萨德’不能部署在韩国任何一个地方”

土生土长的星州人李康太靠制作贩卖农用器械和工具为生,工作之余喜欢看看新闻,了解时事。他告诉本报记者,第一次知道“萨德”,是在广播中听到了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当时就觉得‘萨德’对韩国没什么用,认为这遥不可及”,直至一年前的7月。“‘萨德’居然要部署在我的家!太可怕了!”

李康太说,害怕之后,感到总得做点什么,让更多人知道“萨德”问题的严峻性。他说,“萨德”部署地从人口密集区搬到稀疏地区后很多人停止了斗争,仍坚持斗争的人被扣上“地区利己主义”帽子,虽然难题很多,但他们选择了坚持。

星州人开始学习“萨德”相关知识。男人们设计起了冬天御寒的暖炉、挡风塑料膜,妈妈们做横幅、做象征着和平的蓝色蝴蝶结、举办跳蚤市场宣传“萨德”危害,他们募款、举行反对“萨德”连带活动,走到了首尔、大邱、光州等地,令人欣慰的是,有不少来自非部署地的人也加入了他们。

韩国第一部反“萨德”纪录片《蓝蝴蝶效应》正是记录了裴美映和其他妈妈们的故事。站在反对“萨德”队伍的前列,被问及参与斗争是否害怕时,她告诉记者:“不害怕,因为‘萨德’来了会更让人害怕!”裴美映坦言,她非常怀念过去陪伴孩子玩耍、成长的日子,但如今进退两难,因为孩子需要照顾,而斗争也要继续下去,唯一的解法是让“萨德”离开。

“通过学习、斗争的过程,我们愈发认识到,‘萨德’不仅不能部署在星州,更不能在韩国任何一个地方。”李康太这么说,很多星州人都这么说。

“只有‘萨德’离开,和平才能到来”

7月11日,反对“萨德”部署星州、金泉民众对国防部提起的“在‘萨德’部署过程中不作为”诉讼的第一场法庭辩论举行。韩国律师团体“民主社会律师团”举行记者会称,国防部在部署“萨德”前故意回避战略环境影响评价,在违法的情况下推进“萨德”部署。

12日,阻止“萨德”在韩部署全国行动请求韩国监察院进行国民监察,称需要彻查“萨德”部署从决定到启动的全部不透明过程。韩国正义党国会议员金钟大在当天集会上表示,“萨德”提前、突然部署,是非正常现象。

“萨德”斗争的现场在不停变化,当地人经历了很多痛苦,捍卫和平的心却没有变。李再东说,“萨德”是美国防御用而非韩国防御用,部署“萨德”面临引发经济风波、地区战争的风险,因此,他们将反抗下去,直至“萨德”撤离。

星州韶成里村长李锡周告诉本报记者,只有“萨德”离开,抗争才会停止。他坦言,文在寅政府要求重新对“萨德”部署用地进行环评,这可能要1年、两年,他其实很担心,希望当地民众可以尽快回归正常的工作、生活,家庭有说有笑,村子归于平静。

“‘萨德’离开,和平快来”“只有‘萨德’离开,和平才能到来”……类似的呼喊声不绝于耳,在星州郡,在韶成里村,在金泉市,在爱好和平的地方。

(本报韩国星州7月13日电)

《 人民日报 》( 2017年07月14日 21 版)

(责编:祝洋、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