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扣毕业证,会令大学办学越来越拧巴

2017年07月05日22:5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花式扣毕业证,会令大学办学越来越拧巴

  原标题:花式扣毕业证,会令大学办学越来越拧巴

  毕业季遇到什么事最愁人?当一些高校毕业生正在忙着搬宿舍、聚餐、拍毕业照时,有些同学却在担心自己不能按时拿到毕业证,这让原本十分热闹的毕业季增加了一些焦虑。据报道,影响毕业生拿到毕业证的原因有很多,或许是因为没有完成导师交代的任务,或许是没有按时与用人单位签订三方协议,或许仅仅是因为图书馆的欠款、学杂费用没有交清等。

  我国《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规定,“学生在学校规定学习年限内,修完教育教学计划规定内容,成绩合格,达到学校毕业要求的,学校应当准予毕业,并在学生离校前发给毕业证书。符合学位授予条件的,学位授予单位应当颁发学位证书。”因此,除了对没有达到毕业要求的学生,不能在离校前发给毕业证书之外,校方任何因其他非学业成绩因素而扣发毕业证书的行为,都是违规的。学校必须纠正这一做法,上级教育管理部门也有责任督促学校纠正违规做法,并追究学校的违规责任。与此同时,还必须分析这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毕竟扣发毕业证的事,已经存在多年,而且不只一校的行为。

  总体看来,高校扣发毕业证书,都是用毕业证书来要挟学生,以达到校方的某些目的。要求学生用就业三方协议,来“换”毕业证书,这一做法,最为典型。教育部曾反复发文叫停这种做法,可还是有高校我行我素。原因在于,高校希望以此来提高毕业生签约就业率,但靠这种手段提高的签约就业率,是有很大水分的,本质是弄虚作假。一些学生为了能顺利拿到毕业证书,就去购买假的就业协议书。为此,不但要叫停高校扣发毕业证的违规做法,还有必要调整统计初次就业率,并改变初次就业率与学校办学评价挂钩的大学毕业生就业工作思路。当前的就业率,是由学校统计,教育行政部门发布,把这作为重要的办学任务的。

  用没完成导师任务为由,扣发毕业证,也属于此类。导师布置的任务与学生毕业有关吗?如果有关,学生没有完成导师布置的任务,也就没有完成学业,当然不能毕业。但如果学生已经达到毕业要求,还要完成导师布置的任务,才能拿到毕业证,那这些任务就可能是导师的私活,或者是学校布置给导师,再让导师布置给学生的学业之外的任务。这些任务是不合理的,学生完全可以拒绝。但面对强势的校方,学生们往往只有忍气吞声。这也折射出我国高校中,由于缺乏学生自治,大学生没有健全的渠道参与学校办学管理、监督,维护自身的权利。

  以没交三方协议、没完成导师任务为由,扣发毕业证,是毫无道理的。当然,也有一些“扣发”学生毕业证的理由,得到部分人的支持,是有一定争议的。一条是学生拖欠贷款或贷款尚未还清,学校扣发毕业证,学校要求学生归还贷款后再来拿毕业证。另一条是学生拖欠学校图书馆欠款、学校学杂费,学校要求当事人必须交完欠款和学杂费才能拿毕业证。大学采取扣发毕业证书的方式逼债,只会令学生疏远,然而大学也有苦衷,因为学生拖欠的款项,如果学生就此“赖账”,没有其余的资金渠道补齐,学校就得承担相应的损失。为此,这需要有专门的基金。国外大学在这方面有不错的做法,因重视校友捐赠,而有庞大的校友基金会,这一基金不但支持学校的办学,也用于处理各种与校友相关的事务,由此使大学显得大气、大度。我国大学则普遍缺乏重视校友资源、发展校友资源的机制,对校友缺乏感情使办学越来越拧巴。

  治理大学的违规行为,除了依法监管,要求学校纠正之外,还有必要抓根源,包括取消不科学的初次就业率统计,这把所有高校都引导到关注学生就业率,也滋生弄虚作假;推进学生自治,实行学校民主管理,建立平等的师生关系;完善学校帮困助学体系与校友会机构,建立学生贷款的政府担保基金和帮助贫困学生的校友发展基金。这有助于大学依法自主办学,实行现代治理,树立良好的学校形象。

(责编:刘颖婕、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