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将消失的掏粪工 1317处旱厕隐藏小巷深处

2017年07月04日13:59  来源:大众网
 

 每天凌晨三点开始,总会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打着头灯,挑着粪桶,悄无声息的行走在济南的老街小巷里,走进居民院落的旱厕。

每天凌晨三点开始,总会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打着头灯,挑着粪桶,悄无声息的行走在济南的老街小巷里,走进居民院落的旱厕。

凌晨4点,济南市经五路小学附近,城肥清运的作业车稳稳停在路边。车上跳下六七个身穿工作服的老少爷们,或许你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但他们每天都在忙碌,他们就是城市里的掏粪工。

凌晨4点,济南市经五路小学附近,城肥清运的作业车稳稳停在路边。车上跳下六七个身穿工作服的老少爷们,或许你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但他们每天都在忙碌,他们就是城市里的掏粪工。

在大多数城里孩子连见都没见过旱厕的今天,在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济南城里,你或许不会想到,还有一群人每天与粪便打交道。他们昼伏夜出,肩挑手抬,用近乎“原始”的方式从事着又脏又臭的体力劳动。他们,是这座城市的掏粪工。

2月22日至26日,大众网记者深入一线掏粪工调查发现,几十年来,随着城市的发展和进步,旱厕逐渐消失,掏粪工队伍的规模正在迅速缩减。或许,这将是最后一代城市掏粪工。

每天凌晨三点开始,总会有那么一群人,他们打着头灯,挑着粪桶,悄无声息的行走在济南的老街小巷里,走进居民院落的旱厕。

记者了解到,单单是城肥清运管理一处就承担着市中、槐荫两区1317处老城区家庭旱厕的清疏任务,而所有针对居民小家的清扫工作都是免费的。

记者了解到,单单是城肥清运管理一处就承担着市中、槐荫两区1317处老城区家庭旱厕的清疏任务,而所有针对居民小家的清扫工作都是免费的。

1317处家庭旱厕隐藏在小巷深处

2月21日傍晚,济南迎来了2017年以来最大的一场降雪,夜间气温下降到零下4℃。

对于济南市城管局负责城肥清运的工人们来说,不管刮风还是下雪,他们都照常出工。

22日凌晨3点半,大众网记者踩着咯吱作响的积雪,如约赶到经五路小学附近。不多时,城肥清运管理一处的作业车缓缓驶来。

经五路小学门前的街道不长,沿街一溜年代久远的平房,有的改造成了出售文具和零食的小店,其余的还住着居民,只在街边留一个进院的小门。

经五路小学门前的街道不长,沿街一溜年代久远的平房,有的改造成了出售文具和零食的小店,其余的还住着居民,只在街边留一个进院的小门。

车上跳下七个人,清一色大老爷们儿,为首的是城肥清运管理一处清除二队队长江兴华,其他人则来自二队下属掏粪班的一线工人。

江兴华穿一件短款羽绒服,五十来岁的样子,一边向大众网记者做简短介绍,一边招呼大伙儿拿上工具去干活,动作十分麻利。

城肥清运管理一处主要承担着市中、槐荫两区1317处老城区家庭旱厕、400余处公厕以及2万余处楼房化粪池的清疏任务。江兴华告诉大众网记者,现在化粪池都能实现机械清疏,但那些家庭旱厕大多藏身老城区的小巷子里,清运车开不进去,就是开进去了,旱厕都在住户院落深处,吸粪的管子也够不着,所以这一部分旱厕还得靠人工清理。

经五路小学门前的街道不长,沿街一溜年代久远的平房,有的改造成了出售文具和零食的小店,其余的还住着居民,只在街边留一个进院的小门。几个掏粪工拧亮头灯,把扁担横到肩上,一头勾起一个铁皮粪桶。粪桶个头不小,如果两只都装满了,这一挑能有八九十斤。江兴华说,根据巷子和院落的深浅,跑一趟短则几十米,长则五六百米,全靠肩挑手抬,从凌晨3点干到清晨6点半,每人少说也得挑十五六担。

被粪水溅满全身那是常事

敲开最近的一扇院门,大众网记者跟着两个掏粪工进了院子。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