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晒粮易致事故频发 解决这个老问题山东有了新办法

2017年06月22日07:19  来源:齐鲁网
 
原标题:公路晒粮易致事故频发 解决这个老问题山东有了新办法

  眼下麦收已经接近尾声,根据农业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山东的夏粮产量预计在470亿斤左右。粮食丰收,这当然是好事,可粮食打下来,晒哪儿又成了问题。每年夏收和秋收,公路就变成了晒粮场。公路晒粮历来都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年年治理,可就是没办法。那么到底该怎么办呢?

  夏收时节,乡间公路又变晒粮场

QQ截图20170621161414_副本.jpg

  记者在山东德州武城周边的一条乡间公路上拍到,公路两侧都晒上了小麦,目测至少有近千米长。而且小麦的摆放非常整齐,紧挨着白色实线,占据了非机动车道。

  晒粮食的是两位老年妇女,一个62岁,一个58岁。据其中一位介绍,两家的地加起来有20多亩,今年小麦收成不错,一亩地一千多斤,这上万斤的粮食就全晒在公路上了。

  “晒在这个路上不影响吧”,说到这个,这位老人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了,但随后她说她们也是没办法。“有过来找的,不让晒的。没办法,都这样。今天不管今天晒,明天不管明天晒。”

  记者在旁边观察了一会,两家的粮食占了非机动车道,来往的自行车和电动车,就只能混在机动车道内行驶。

QQ截图20170621161443_副本.jpg

  在山东章丘的一条公路上,记者看到了类似的一幕。在七八米宽的公路上,两人正在马路对面整理晾晒的小麦。只是这条公路上的车辆要多得多,过往的车辆走到这里,都会减速、鸣喇叭提醒,晒粮食的农民也会避让一下。

  晒粮农民说,这些粮食不是她的,是邻村的一个人收购的,她只是过来帮忙晾晒。“前五天来,这里一天空都没有,大路小路都满着呢。”记者没看到这位村民说的壮观场面。可不难想象,路上摆满了粮食的样子,可是这样的路,又怎么走呢?

  今年6月5号,山东广饶县就因为公路晒粮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一辆摩托车在与农用三轮车会车时,开到路边晾晒的小麦堆里发生翻倒,摩托车司机的头部撞到了农用三轮车,当场死亡。

  6月11号,在山东武城县,一辆电动车和皮卡货车相撞。电动车为躲避马路上摊晒的麦子向左侧并道,其后方顺行的皮卡车紧急刹车,因为在麦子上行驶导致刹车距离过长,两车相撞。

  2014年10月28号,在山东滨州阳信,一辆红色轿车侧翻在水沟里,女司机已经遇难。据交警部门分析,公路上铺满的玉米粒降低了机动车与公路的摩擦系数,二是驾驶员操作不当,致使事故发生。

  农民无处晒粮,公路晒粮危险频发,该如何根治

  有人总结出了公路晒粮的七宗罪。一是影响交通秩序,二是影响驾驶员视线,三是伤亡事故多,四是污染粮食,五是抢占地盘容易打架,六是造成环境污染,七是违法。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未经允许,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占用道路从事非交通活动。可即便这样,那公路晒粮屡禁不止的原因又在哪儿呢?

  在山东章丘黄河镇王家圈村的村主任王和新看来,晒粮难和农村公共空间减少有直接的关系。

  “在以前,这些矛盾并不很突出。以前公路上还允许晒,另外还有一些土制的场地可以在那边晒粮食。现在老百姓一般都种上树了,种上庄稼了,原来预留的场院已经不存在了。现在公路上一禁止晒粮以后,老百姓确实晒粮难。”王和新说,他们村里有一个种粮大户,因为没地方晒粮食,麦子到现在还没收完。

QQ截图20170621161520_副本.jpg

  “我们没地方晒了”,因为没地方晒粮食,这位老人火气有点大,对老伴也有点埋怨。“麦子没收回来,咋整?人家都收完了,我们根本没法收。”老伴也犯难,“100多亩地,你说上哪儿晒去啊?”这老两口都是60出头的人了,不想出去打工,就承包了其他人的地,包了100多亩,每年一到夏收和秋收,是老两口最高兴也是最头痛的日子。因为村子靠着黄河,往年可以在堤坝上晒粮食,可是今年堤坝上管的严,老两口只好等着其他村民在路上晒完,腾出地方,他们只能收一茬,晒一茬。

  “去年收的晚了,收了80多亩下了雨,麦子都泛黑了,一斤少挣了4分钱。今年老天爷还保佑,一直没下雨,前天有孟星雨点,吓得那个心里啊……农民种点粮食不容易啊。”这没地方晒粮,就得看天吃饭,趁着天气好,老两口赶紧把这最后几亩麦子给收了,一车一车地运回家里。“就堆在这儿了,撮上去就行了。在地里就熟了,没法晒。”

  解决老问题,山东农村有了新办法

  农村现在的变化很大,房子大了,漂亮了,路平整了,可是公共空间却越来越少。这一边是农民没地方晒粮食,另一边又是公路晒粮的种种危害,难道真的就没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QQ截图20170621161847_副本.jpg

  在山东武城县的一个粮食收购点,一位农民正把自家的小麦卖给这里,但是奇怪的是,他的小麦没有经过晾晒,收割以后直接就卖到这里。

  “原先割了就晒,老百姓也费事。现在割了就卖,卖了就给钱。原先得三四天,现在一天就完事。”这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夫妻两平时在城里打工,农忙的时候才回来帮忙,以前夏收的时候,收小麦,晒粮食,种下季的,怎么也要在家里忙活一个月,现在不到一个星期,就全忙完了,可以继续去城里打工,节省了时间,就相当于多赚钱了。

  就在这家粮食收购点,陆续有其他村民过来卖小麦,有晒好的,也有刚割下来,分类存放之后,村民拿了卖粮的凭证就离开了。

  那这家粮食收购点收了这么多没有晒过的小麦,是不是也要组织人手晾晒呢,它的晒粮场地又在哪里呢?

  记者看到,这家粮食收购点的晒场并不是之前想象中的场院,而是一台台机器。

  “这是潮粮区。潮粮和原粮都放在潮粮库里了,通过这个下粮层、提升机、用筛子过完筛以后,直接进烘干机了。”耿兆江是这家名叫众祥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老板,他收购的粮食不需要露天晾晒,而是利用烘干机直接在厂房里烘干。

QQ截图20170621161934_副本.jpg

  2014年耿兆江收购当地粮站,建设的烘干厂房,只上了三台小型的烘干设备,当初完全是自家用。后来规模扩大,2015年的时候,耿兆江就又建设了二期工程,一口气上了6台大型的烘干设备。除了自用之外,还对外营业,这在当时引来了不少人的嘲笑。

  即使现在也有不少农民选择自己晒粮,然后再卖给耿兆江。

  粮食的收购和储存,对含水量有一定的要求,标准是12.5。含水量越少,那价格自然就越高,这也是很多农民选择自己晒粮的原因,但是在耿兆江看来,卖潮粮其实更赚钱。

  “卖潮粮食有时候比卖干粮食收入还高。水分控制不均匀,晒干达标的一般都是百分之七八十超干,剩下的是达标的。一般都会减产,会造成收入降低。”按照耿兆江的说法,农民自己晒粮往往会超过粮食收购的标准。虽然价格高,但是产量下来了,最后算下收入,并没有直接卖潮粮合算。而且烘干比自然晾晒还有更多的好处。“在路上晾晒靠天吃饭,有时候阴雨天,会出现霉变,还会造成二次污染。”

  也有一部分农民觉得,烘干虽然合算,可是烘干还要另外花钱,又多增加了一笔成本,还是自己晒吧。“烘干一斤要4分钱,烘不起。”来送晒干粮食的农民说。

  耿兆江说,他这里的烘干收费大概是一斤4到5分钱,按照农民亩产1000斤来算的话,一亩地粮食烘干的费用大概是40到50块钱。如果和晒粮的的人工费用比较,其实差不多。

  “只要卖过潮粮食的,他不会再晒粮食。但是没有卖过的,他就感觉晒的粮食价格高,其实一核算都不高。”现在越来越多的农民接受了烘干的做法,今年在夏收高峰期,耿兆江的公司一共烘干了5000多吨小麦,约占他所在的乡镇李家户镇小麦产量的六分之一。“我们一天休息的时间就几个小时。从早上6点收购到12点,人们还送粮食,有时候到12点以后还送。 ”

  正因为需求量非常大,耿兆江今年又开工了建设了三期工程。“三期就是标准化的自动化的,一天可以解决3000亩的粮食。”

  正在建设的三期厂房烘干设备已经安装好,其他辅助设施正在建设,投资有上千万。可是这么大规模的投资,每年夏收满打满算才1个月的时间,仅靠烘干,能收回成本吗?

  耿兆江介绍,“秋收的时候,玉米的时间特别长,三四个月。三四个月我们的设备是24小时运转。他的用途就是跟天气赛跑 。秋收的时候天气不好,没法晾晒。”

  虽然仅在夏收和秋收的时候,这些烘干设备才工作,但是因为有粮食收购的利润支撑,所以前期投入虽然很大,但是耿兆江有信心在几年之内收回成本。而且国家在农机购买方面也提供了补贴。“一台机器补贴七八万。”

QQ截图20170621162246_副本.jpg

  2014年开始,国家对烘干机进行农机补贴。2015年,烘干机成为农机中重点补贴对象。记者算了一笔账,如果一个公司购进4台30吨的烘干机,加上建厂费用,投资400万元左右,购机国家补贴35万元,所有成本大约两年时间就可以收回。

  据了解,武城县现在有农机专业合作社110多家,其中24家拥有烘干设备,一共有各种型号烘干机72台,而整个县冬小麦种植面积是63.4万亩,按全县所有烘干机的运行能力,40%的冬小麦能够实现烘干。与传统的晒粮方式相比,烘干显然更有优势,然而推广起来也并非易事。“唯一的缺点就是投入成本太高。但是他的出来的质量是非常好的。”

  其实粮食烘干是粮食种植规模化的要求,同时对于防止自然灾害造成粮食的减产、保证粮食品质都有较大的优势。

  编后:人人都知道公路晒粮有危险,可实际情况却是农民除了公路,没有地方晒粮,烘干机的出现,是比较可行的一条出路。希望能有更多地方推广这种先进经验,彻底解决麦收时节公路变晒场的老问题。

(责编:祝洋、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