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力派青年书法家茹立显:书法带给我们什么

【查看原图】
实力派青年书法家茹立显:书法带给我们什么
实力派青年书法家茹立显:书法带给我们什么
来源:人民网-山东频道  2017年03月17日14:56

人民网济南3月17日电 当前,国家大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作为中华民族的国粹、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书法以其独特的魅力,受到广泛关注,国内外广大书法爱好者更掀起学习和收藏书法的热潮。

那么,如何临习书法,如何发挥书法在人们工作和生活中的作用呢?记者就以上话题采访了山东籍实力派青年书法家茹立显先生。

记者:在书法的学习上,茹先生把临帖看成重中之重,请问您怎么看待临帖?

茹立显:谢谢。临帖是书法家终生的必修课,最能反映一个书法家的能力和底蕴,是一个书法家最基本最原始而且应该是每天都坚持的事情。比如米南宫的手札,我临了二十多年,到现在每次临都还有不同的感受和收获,以后也会是。也可能是因为我平时工作繁忙,或者说我本身也并不是以书法为职业的,这些年几乎不太参加一些赛事和展览,但唯独不能放下临帖。临帖除了理解古人的用笔之法,最大的收益还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领悟到的一些道理,能够滋养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临帖还可以祛除我们自身的燥气和习气,让我们沉淀下来。

记者:您对 “临帖”有什么独特的理解吗?

茹立显:首先,书法家对临帖要有一个虔诚的态度和淡泊的认识。要讲求事半功倍的方法,但不能有功利性的目的。临帖是书法家应该天天坚持的基本功,是常态化的事情,没有尽头。但每一天临帖的时候又要争取有新的认识和领悟。还要学会“读贴”,学会与古人对话。关于怎么去选帖和临帖方法的问题,我之前写过几篇文章,比如《书法与拖拉机驾驶技术》等。简单的讲,选帖要选能打动自己内心甚至为之感动的帖子,这样才能产生共鸣,与之对话,才能写进去写出来。选帖要学习古代书生,能把相思的美人画得惟妙惟肖。所以,只有喜欢得有些疯狂的帖子,我们才有心思去不遗余力的临好。临摹是对古人的一种膜拜,不在对临,而在神会。目意所结,一尘不入,似而不似,不容思议,就像和相爱之人的心领神会,不足为外人道也。临帖无非要虔诚,坚持,专注,细致。在宏观上要理解这个作品的历史文化背景和作者的思想情怀,在微观上要充分领悟每个字每个笔画每个动作的来龙去脉。我们要仔细地根据字迹探究古人书写时的姿势、情绪、用笔的方法、速度乃至小动作,研究当时所用笔墨纸张、折痕、界格等,你能看到字帖上很多原来你没有见到的东西。我们一生能够研究透一个大家就了不起了,所以很多人说自己融汇百家其实很虚伪。在临帖上,除了吸收古人的笔法和技巧之外,更高级的地方是去领悟一些哲学道理,来帮助你的其他工作和生活。你如果能切实体会到临帖的益处,你就不愿去创作了。临帖的过程就是磨练心性的过程,是挖掘认知的过程,是享受挑战的过程,也是自我对话的过程,对我本人而言更是我自己生活的过程。

记者:谈谈您的临帖之路吧。

茹立显:其实我喜欢的帖子还蛮多的。我给朋友们讲,在书法临帖这件事上,好多书法家还是很“花心”的,喜欢好多书体好多帖子,但最终还是要坚守一家。最早的时候,我写过魏碑,写过小楷,写过大草,但最终还是选择米芾的手札,写米芾手札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写米芾的书法家很多,大多以《素蜀帖》、《苕溪诗贴》为主,但我更喜欢米芾的手札,自然灵动,更能体现米南宫的个性。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偶尔写写苏东坡,好在苏东坡和米芾在一个历史时代,有些东西是贯通的,可以互相促进理解和应用。

记者:书法在您生命里是一种怎么样的角色存在?

茹立显:好多朋友认为我在书法上的天赋和坚持上,完全可以去做一个职业的书法家。其实我是不舍得把书法当职业去做的。我很害怕一种情形,就是如果把书法当职业去做,一旦偶尔厌烦了,就像孩子失去了心爱的玩具。我觉得书法带给书法家本身最重要的不是名声和经济利益,而是对其本人生活和工作的滋养。书法能够带给我们太多太多的精神补养。比如我现在从事的企业管理工作也好,还是文章或者其他爱好,好多道理和方法是从书法中领悟而来。有人说我一向很有毅力,比如坚持跑步,比如坚持写字。我说,跑步是坚持的,写字却恰恰舍不得坚持。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是不想写字的,就不要勉强。对待兴趣就要像对待孩子,有时候是不舍得去强迫的,毫无办法心甘情愿地去妥协。这也是我坚决不把兴趣当职业去做的原因,热爱就必须去宠。我们的民族正在提倡文化自信,这就是文化自信,书法能给我们太多文化本源的东西,超越写字本身。

记者:了解到您对苏东坡的字有一种特别的情节,您怎么理解苏东坡?

茹立显:“晋人尚韵,宋人尚意”。老熊当道般的东坡意味,是令我沉醉的。在中国的一切艺术,好像被一条大江隔成了两个风格迥异的体系,北方雄厚粗犷,南方细腻精巧。而宋人苏东坡是能把这两种风格巧妙融合的人,就像他的东坡肉,既能符合北方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性格,又不失南方人的精细与甜美,肥而不腻,谁不喜欢?谈书法先从吃上谈起,这是吃货书法家们的一惯套路,哈哈。 都说写二王一路的行草书对毛笔笔锋的要求特别高,我赞同,我的理解是这需要作者把握笔尖与纸面接触的敏感性,性情和灵气便大抵由此而生。写苏字大致如此,但又要把握苏字笔法的浑厚与质朴。

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叫作《白眉大侠》的电视剧,插曲中有两句歌词写到,刀是什么样的刀,剑是什么样的剑,念来让人顿觉威风凛凛杀气腾腾。苏字的笔法应是如此,不失锋利,不失含蓄。另外,我觉得体味苏东坡,一定不要局限于书法,他的文辞,他的经历,他的情怀都是需要了解的,不懂得这些,也不能看懂他的字。

记者:您作为非书法圈内人士,把书法与工作生活的关系拿捏的非常舒服,这让很多专业的书法界人士也很羡慕,以后在书法上有什么计划?

茹立显:做艺术不仅为了谋生,最主要的是要创作作品。如果你根本不用为了谋生而做艺术,你很幸运,你不用妥协,因为艺术品一旦有人为它买单的时候,艺术品就会饱受折磨。另外,还是要多找时间看一些有关书法学和美术学的理论著作,即便不是专业的,也要按专业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现在在一家知名企业担任品牌文化总监,承担很大责任。先把本职工作做好吧。至于在书法上的经济收入,基本上用于慈善事业。我还是不会拿书法当职业去做的,至少近几年不会。还是要继续临帖吧,临到生命的最后时间,可能还会有新的感悟与发现。(岱生)

分享到:
(责编:刘颖婕、胡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