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离镜结局是什么?离镜白浅什么关系?

2017年02月25日09:20  来源:大众网
 

  原标题: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离镜结局是什么?离镜白浅什么关系?

  据悉,在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离镜的人生经历前半生他在给自己报仇,后半生他在为自己的情感纠葛而悔恨。

  剧中,离镜的父亲是擎苍,是鬼族尊贵的二殿下。可是他却被自己的亲生父亲以离镜自己觉得莫须有的理由封印在东皇钟里。离镜一直这样被封印在东皇钟里,他不甘心。如果就一直在东皇钟里封印一辈子,离镜自己想想就觉得自己无法接受。就这样一直熬了下去,最终离镜等到了重见天日的那天。

  他很冷静地带着自己的部下发动了政变,登基为帝。即使这样离镜也并不觉得开心,直到那天离镜遇上了白浅,那是他此生的劫难。

  那么,《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离镜结局是什么?

  离镜最后结局是悲哀的,他的一生都是在不停的错过。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无论离镜有多大的能力都已经无法挽回司音的心。

  张彬彬个人资料

  张彬彬,1993年1月19日生于江苏无锡,中国内地男演员。就读于上海戏剧学院。2013年参演了个人的首部电视剧作品《微时代》,并在剧中饰演韩定一一角而成名出道。2014年参演玄幻周播剧《都市妖奇谈》饰演刘地;2015年参演电视剧《隐形的翅膀》饰演段罡;同年,参演由匪我思存同名小说改编的清宫电视剧《寂寞空庭春欲晚》饰演纳兰容若,在网剧《匆匆那年2》中饰演乔燃,在电视剧《微微一笑很倾城》中饰演KO。

  第1集 - 白浅化身男儿司音 昆仑虚上拜师墨渊

  十万年前,父神身归混沌,远古众神也都先后应劫离世,而如今的四海八方,只剩下天族的龙族、凤族和九尾白狐一族还留了些后人,在神族内身份尤为尊贵,白浅便是这九尾白狐的后人,狐帝白止的幺女。因为自小顽皮,没少闯了祸事,狐帝狐后为了找人管束住这个淘气的幼女,便让这开天辟地的第一只火凤凰—折颜将她变作男儿身,送到昆仑虚上拜折颜的弟弟墨渊上神为师,墨渊乃是父神的嫡子,因其骁勇善战,法力无边,故在仙界又被称为战神。

  这日,昆仑虚上出了一件宝物,众弟子都在争先恐后地追逐它,最后还是墨渊上神出手才将这件宝物降服,原来是柄折扇,弟子们拜见墨渊之后,恭贺师父再得宝器。昆仑虚自从东皇钟之后再无宝器出世,如今这柄宝扇横空出世,墨渊预感自己不久怕是又要收新徒弟了。

  折颜带着白浅来到昆仑虚,白浅好奇地打探着这里,折颜将白浅变身为男儿身,白浅疑惑,折颜解释道,这昆仑虚从不收女弟子,如果你想要拜师学艺,就必须以男儿身示人,折颜为白浅化名为司音,从现在开始她不再是狐帝的幺女,而是自己捡回来的一只野狐狸,是专门送上昆仑虚拜师学艺的。司音担心自己会不会被识破,折颜戏谑道昆仑虚的其他人是看不出来的,可是这墨渊上神能不能识破她的女儿身,就看运气喽。

  司音和折颜来到大殿前,没想到已经有人在殿前等候拜师,突然天空中飞来一柄宝扇,此物直接飞到了司音面前停住了,司音疑惑地接下了宝扇。墨渊和众弟子来到殿前,看到宝扇选择了司音作为主人,墨渊一眼就认出来司音的女儿身,可是他并没有点破。司音看到墨渊尊容之后心中不禁嘀咕,还以为这四海八荒的战神有三头六臂,没想到是个看着比折颜还风流的小白脸。

  墨渊心知这宝扇决不能落入昆仑虚之外人的手里,看来这眼前的女娃娃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徒弟了。司音上前把宝扇还给了墨渊,并跟着众弟子一同进了大殿。早司音一步到达大殿的人名唤子阑,墨渊征求折颜的意见,既然这二人今日同时来拜师,应该由谁来做师兄,司音隔空传音给折颜,自己可不要做师弟,折颜听到之后却故意告诉墨渊,不如就让我家这只小狐狸做师弟吧。

  司音听到之后坚决不同意,她不满地抱怨道自己在家就是最小的,现在好不容易出来拜师却还要做师弟,要是这个样子的话,她还不如不拜师了。司音正要负气离去,墨渊开口道既要你做师弟的话,把这把宝扇送与你可好,司音接到宝扇,这才作罢,墨渊为这柄宝扇取名为玉清昆仑扇。于是子阑成为了墨渊座下第十六位弟子,司音为第十七位,因为司音排位最小,后来众师兄都习惯唤她小十七。

  此时,天君正在召见众仙家,大殿下回来向天君回禀墨渊收徒一事,天君得知墨渊将威慑四海的宝扇交与一只狐狸,不禁动怒。

  一晃,白浅化名司音,在师父墨渊门下学艺已有两万年,司音天性顽皮,这日和子阑师兄又来人间的街头摸骨算命,正巧碰上一个白衣席地的女子被流氓调戏,二人戏言道这准又是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不出二人所料,果真还有这英雄出头,为了不被师父发现,司音和子阑赶紧回去昆仑虚。

  没想到这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当年和墨渊共同抗敌的瑶光上神,瑶光一直跟着司音回到了昆仑虚,可这位上神看司音的眼神却只有厌恶和不屑。

  墨渊还是发现了司音和子阑偷偷去凡间给人摸骨算命的事情,大师兄为两位师弟求情,墨渊并没有责怪二人,他让众人出去,独留下司音。墨渊带着司音来到后室,他告诉司音自己今日路过折颜处,从他那里取回来三壶桃花醉,司音自小就嗜酒,尤其是折颜酿的桃花醉更是心头最爱,司音抱着桃花醉高兴极了。墨渊说明天就是她的生辰了,这酒是为庆祝她生辰特意取回来的,并嘱咐司音切不可贪杯。

  司音抱着酒正开心的走着,不想被人迷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怀里抱得桃花醉也碎了一地。等她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前面坐了一位白衣席地的女子,司音这才知道,原来此人就是瑶光上神,她早就听师兄们跟自己说过,这瑶光上神爱慕自己师父多年,可一直不得所爱,为了墨渊,瑶光甚至将自己的仙府也搬来昆仑虚,司音心想不好,这女人不会是得不到师父,就想拿自己开刀,以便和师父再有瓜葛吧。

  瑶光定住了司音,并高傲地表示如果司音愿意做自己的仙府的侍女,就会放了她,司音不服地说道一个女人用尽手段去追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实在是太丢人了,自己师父的一根手指都比她好上千万倍,又岂会拜她为师,被司音激怒的瑶光上神命人把司音关进水牢,让她吃尽苦头。

  九师兄无意中发现地上破碎的酒壶,赶紧去找到大师兄,他说这桃花醉是司音的最爱,她不可能摔碎,一定是有人掳走了司音,慌乱中才会摔碎酒壶,众人四处寻找也没有发现司音的踪迹,大家猜测,能在昆仑虚中来去自如还能不被人发现的,恐怕只有瑶光上神了。大师兄来向墨渊汇报司音的事情,墨渊带着弟子赶到瑶光仙府。

  在水牢门前,墨渊和瑶光刀刃相见,墨渊怒言道自己今天一定要带走司音,瑶光不敌墨渊,进了水牢,墨渊用法力打破水牢,将司音从水中救出,司音虚弱地晕倒在墨渊怀里。墨渊抱着司音从水牢走出,并放言为今日之事,与瑶光上神于三日之后决战苍梧之巅,瑶光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墨渊竟然会为了一个小徒弟和自己决战,她哭诉着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墨渊因为独宠司音这个弟子而受人非议,墨渊不以为然说道自己何时畏过人言。

  墨渊带着司音回到昆仑虚,司音昏迷中一直喊着师父,墨渊握着司音的手,轻轻拍抚她,细声安慰着师父在这里,师父在这里。天君的大殿下来到墨渊处,受天君之命为瑶光和墨渊大战之事求和,墨渊坚定地表示这场决战非战不可,可这只是自己与瑶光的私事,若有一日,天族与翼族要开战,不管是昆仑虚还是瑶光府,都会一同抗敌,这是大义。

  三日后,墨渊与瑶光在苍梧之巅大战,墨渊得胜,他只要求瑶光搬离昆仑虚,瑶光问墨渊当真一点都不顾念神魔大战时他们的同袍之情吗?墨渊直言道,当日之情尚且不深,何来顾念之说。

  司音醒来得知师父为了自己和瑶光上神决战,非要前去苍梧之巅阻止师父,大师兄拦下司音劝阻她,就她那点腾云的本事,等她到了苍梧之巅,师父都回到昆仑虚了,这时候,十师兄进来告诉司音,从青丘来了位女子,是来见她的。

  司音走到大殿,发现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大哥的妻妹玄女。玄女并不知道这司音便是白浅,她看着男儿身打扮的司音,心中不仅惊讶,玄女自认为自己的长相与白浅颇有几分相似,没想到竟会有男子和白浅的磨样如此神似,司音看到玄女,也是大吃一惊,不知道这玄女突然来找自己会是什么事情。

  玄女告诉司音,白浅的二哥白奕上神的女儿马上就要降临,青丘所有人都赶去庆祝小帝姬的降世,玄女带来了白浅四哥白真上神的亲笔书信,司音读后得知原来这玄女的父亲非要将玄女嫁给黑熊精,玄女不从,躲在了白浅大嫂处,可是青丘不是上佳的藏身之所,只要把她送到司音这里,希望可以让玄女在昆仑虚这里躲上一阵子。

  司音虽然为难,可是也不忍心置之不顾,她去征求师父的意见,墨渊答应可以让玄女在这里且住上一阵子,司音放心的正要离去,墨渊告诉司音要她受罚抄写的三万遍冲虚真经如何了,司音故作为难地恳请墨渊可不可以减少一点,墨渊厉言不行,司音只好乖乖去领罚。

  司音把玄女安排在自己住所的对面,玄女叫住司音,小心翼翼地问她,以前她住在十里桃林的时候,可有人说过她和浅浅长得一般无二,司音尴尬地不知道如何回答,借口赶紧离开了。

  司音来到水池边跟一朵小金莲告别,她说自己从今天开始就要去抄写真经了,怕是很长时间都不能来照顾它,司音转身离开,身后的金莲泛起金光。

  司音走后,墨渊来到莲池,他想起父神把这株金莲交给自己,并嘱托要用仙法呵护它,直到它幻化出人型。玄女正巧路过莲池,看到墨渊在莲池旁边伫立,上前拜见上神,墨渊只说了一句你便是司音的朋友,便不再与她多言。

  令羽来找师父,墨渊告诉他自己这几日要闭关,司音便由他照顾,要看住她抄完那三十万遍的冲虚真经,墨渊担忧地说道再过半个月日就是司音飞升的天劫,司音天性懒散又不勤于修炼,如果这时间再出了差错,怕是后果不堪设想,令羽终于明白师父要司音受罚,原来是想将司音留在昆仑虚不让她到处乱跑,师父的良苦用心令羽终于体会到了。

  这一日,司音抄写完真经,司音心里一直惦念着二哥女儿出世的事情,她想回青丘看看,可是师父又不让自己离开,还让令羽师兄看着自己,司音灵机一动,知道令羽师兄最崇拜狐帝和折颜,就诱惑令羽,小帝姬降世,狐帝和折颜肯定都在场,司音说自己知道一条前去青丘的近路,只要一个上午就能来回一趟,令羽没有经得住司音的诱惑,两个人私自溜出了昆仑虚,前去青丘。

  两个人走着走着不小心走到了翼族的界内,在翼族的界内只要上神们才能来去自由,像他们这些小神在这里连法力都没有,就在两个人不知所措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对黑衣人,见面就杀,无奈之下,司音和令羽只好徒手抗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想起一声口哨声,黑衣人都齐刷刷的自尽了,这让司音和令羽大吃一惊。

  两个人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从后面杀上来很多人,司音和令羽认出来来者正是翼君擎苍,两人没想到惊动了翼君出动,惊慌失色。司音故作镇定地自报家门,称自己和令羽是折颜弟子,因为长年镇守十里桃林,所以并无意冒犯翼族圣地,只是无意中迷了路,希望翼君可以放过他们。

  前方有人向翼君汇报追杀的叛徒都已经死于非命,司音连忙解释道是他们先袭击的自己,为了保命才不得已杀了他们。翼君命人把两个人带到大紫明宫做客。翼界公主胭脂看到司音白白净净的样子,心里很是欢喜。

  大紫明宫里,美女成群,歌舞连连,翼君把司音和令羽带了进来,让他们共同欣赏。翼君问胭脂她二哥去哪里了,大皇子阴声怪气地说宫中美女如群,二皇子却偏偏要去凡间作乐。翼君看到令羽,十分欢喜,他要令羽认自己做义父,令羽和司音吃惊,令羽怕激怒翼君,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司音出头为令羽求情,没想到翼君直接拆穿了两个人的身份,翼君怒道他们两个明明是墨渊的弟子,根本不是折颜的人,他命人把令羽和司音分别关押起来。

  司音在牢房中闷闷不乐,活了数万年,不是因为瑶光喜欢师父被抓,就是因为翼君想要认干儿子被抓,司音怎么想怎么气,气自己活了这么久还一直给人家做陪衬。

  天界的二皇子带着恩裳来到翼族,没想到翼君造反之意早已昭然若揭,不仅没有领下恩裳,还让人把二皇子哄了出去。天界的大殿上,二皇子将翼族擎苍的所作所为回禀天君,天君大怒,东华放言道有墨渊在有什么可怕,况且那东皇钟由墨渊所造,墨渊自有办法压制的住它。

  第二天,司音正在苦恼怎么逃出去之时,突然从屋子外面飞进来一只黑鸟,原来是胭脂为了救司音出去,特意派来的黑鸟,胭脂说让司音跟着黑鸟走就可以找到出去的路,司音犹豫不决,担心这会不会是翼族的圈套,可转念一想,自己都已经是阶下囚了,还有什么值得别人设圈套的呢?于是司音决定跟着黑鸟试试看能不能逃走。

  在黑鸟的带领下,司音来到森林深处,黑鸟突然不见了,就在司音刚刚以为自己脱险的时候,没想到在湖畔边,居然还有个人,这个人正是离镜。离镜第一眼看见司音,虽然司音是男儿身,可是司音的容貌还是深深地吸引了离镜。

  离镜发现司音身上的衣服很好看,自己正愁翼王生日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好,他让司音把这身衣服送给自己,司音念着自己是女儿家当然不肯脱衣服了,离镜看见司音扭扭捏捏的样子,索性自己上手开始拔衣服,司音奋力躲避,两个人拉扯中不小心跌入湖内。

  寻找司音的黑衣人们正巧经过湖畔,离镜通过手心给司音渡气,救了司音一命,上岸后,离镜才知道司音竟然是天族之人。没想到这个时候黑衣人从石头后面出现,离镜为了救司音,呵斥黑衣人离开,并把司音带回来他自己的地方。

  离镜和司音喝酒,不胜酒力的司音喝醉过去,这时候胭脂出现了,胭脂一脸深情的望着司音,离镜看着自己妹妹这么喜欢这个小子,而且这个人还和自己这么投缘,离镜跟胭脂保证,自己一定帮她把司音救出去,不会让他死在大紫明宫。

  几日后,离镜正在自己的寝宫中与美人们莺歌燕舞,司音终于醒了酒,来到离镜面前,离镜问司音可知她睡了多久,司音懵懂,离镜告诉她,整整睡了十日,司音听到大吃一惊。司音担忧九师兄的安慰,向离镜打探九师兄的这几日来的情况,离镜告诉司音,她这个师兄实在是倔强,割腕投湖,最近更是开始绝食,司音听到之后,心中实在焦急。离镜还告诉了司音比这更糟糕的消息,擎仓把拜亲仪式的喜帖已经广发四海八荒,人尽皆知,在拜亲大典没有开始之前,司音根本不可能见到她的九师兄。

  司音只要央求离镜帮自己带封信给九师兄,不想大皇子突然来找离镜,离镜为了掩人耳目,迅速将司音扑到在自己身下,伪造成二人寻乐的样子,大皇子怒斥离镜胆大妄为,竟然妄想父皇抓来的仙使,离镜嘲讽着说有何不敢,父君想要威胁墨渊,一个令羽足以了,这个司音不过是个女扮男装的小仙使罢了。大皇子愤愤离去,离镜假意告诉司音自己已经识破了她女扮男装的仙法,司音一下子被离镜的话唬住了,只好承认了自己是女人的事实。

  离镜与司音坦言之,自己已经做好了安排,会在下月初三帮助她逃离大紫明宫,司音不解这堂堂翼族二皇子为什么要帮助自己,离镜直言自己和司音投缘,不管她认不认自己是朋友,在他离镜的心中已经把司音当做朋友对待,司音很感动,并承诺不管日后天族翼族如何,她也会与离镜先做这个朋友。离镜知道司音是女人这件事情,心中不禁要为自己的小妹胭脂担忧,他问司音可否带着胭脂一起离开,司音为难,毕竟胭脂身份特殊,而且自己也是女子,尚且无法照顾胭脂。离镜明白这事不可强求,姑且作罢。

  自从知道司音是女子之后,离镜心中一直烦乱的很,可又不原有,他独自在莲池旁喝酒,美艳的小妖有意与他亲热,平日里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今日不知怎么,离镜的脑袋里一直显现司音的音容笑貌,对眼前的小妖反感的很,只好离去。

  离镜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了妹妹胭脂,胭脂询问离镜帮助司音逃跑的事情准备如何了,离镜告诉胭脂,如今父君广发喜帖,与天族之战怕是不可避免了,如果真有放走司音,怕是日后再见就更难了,胭脂虽有不舍,可她明白,翼族和天族之间的爱情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纵然她再不舍得,也是无用,离镜听了这话,为胭脂、更为自己感到无奈。

  司音正在房里睡觉,突然离镜大醉酩酊的闯了进来,他醉醺醺的告诉司音自己有一个秘密要说与她听,那就是自己喜欢她,说完这句话,离镜就迫不及待的去脱司音衣服,司音情急之下,只好用力推开离镜,离镜被推倒在榻上,昏睡过去。司音用席子把离镜卷在脚下,虽然她很生气离镜的轻浮举动,可是心中似乎还有那么一点小雀跃。

  第二天,离镜醒来大吃一惊,他忙问司音自己怎么会睡在她的房中,司音略有尴尬的解释道,是昨日他喝醉酒跑到自己房中,还喊着喜欢自己,离镜听了这话不知所措,匆忙逃走了。

  东华听到星宿跟自己禀告擎仓广派喜帖要收昆仑虚弟子为义子的事情,东华忧虑这擎仓怕是真的要与天族开战。东华命星宿前去打探大紫明宫的详细情况,特别嘱咐星宿要打探清楚擎仓的几个皇子、公主的情况。

  昆仑虚上,大师兄带人去打探司音和令羽的情况,二师兄率众人留守昆仑虚,接到擎仓发来的喜帖之后,众人十分气愤,纷纷要求去翼族就会司音和令羽,不能让这擎仓欺人太甚。就在众人义愤填膺之时,墨渊出关,他命众弟子不可贸然前往,此次翼族还没有正是向天族宣战,墨渊决定自己前往翼族救人,他命二师兄看好昆仑虚,待他将司音和令羽带回之后,马上封山。

  司音担心九师兄和自己的处境,正在莲池旁唉声叹气,胭脂前来,谈话中胭脂几次想要表明自己的爱意,可是女孩子家终究羞于开口,司音看出来胭脂的女儿家心思,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跟胭脂解释自己也是女子的事情。就在这时,墨渊从天而降,司音见到师父之后喜极而泣,紧紧的抱住师父,墨渊轻声抚慰,二人决定马上去营救令羽,躲在石头后面的离镜看到这一幕,悄悄跟在两人后面。

  墨渊和司音找到已经奄奄一息的令羽,司音搀扶着令羽,墨渊带着徒儿们正准备离开之时,擎仓带着大批人马出现拦阻三人去路,墨渊与擎仓大战,关键时刻,墨镜出手相助,墨渊和司音、令羽三人终得脱身,腾云返回昆仑虚。而离镜因为背叛父君,被擎仓怒斥并关押起来,擎仓下令没有自己的允许,谁也不能把离镜放出来。大皇子看见离镜被关,心中窃喜。

  司音的天劫马上就要到了,墨渊把二人带回昆仑虚,命人好生照顾令羽,他带着司音来到空山之上,墨渊将司音用法术封锁在山洞中,天雷滚滚,墨渊独自一人为司音受了这天雷,司音看到师父为自己遭受天劫,心中悲痛不已。飞上上仙的司音晕倒在地,墨渊强忍着自己的痛苦,把司音抱了回去。

  不日司音醒来,急忙寻找师父,大师兄拦住司音,并劝诫司音日后一定要勤加修炼,若是再让师父替自己遭受天劫就不好了,司音担忧师父的状况,大师兄告诉司音,师父受了天劫之后就去闭关了。

  司音顾不得披上外衣,急忙跑到师父闭关处,因为不能入内,司音跪在山口前,忏悔都怪自己平时懒散不用心练功,连自己的天劫都算不出来,还连累师父为自己受难,司音哭着说等师父出来一定要煮了自己给师父补身体,墨渊虽在闭关,可是依然能听见司音的声音,司音的话传入耳内,知道她无恙,墨渊不禁露出来笑容。莲池里的金莲幻化出人性,竟是和墨渊一摸一样的,他在司音身后不满地抱怨道,真是只笨狐狸,这么吵闹,可是很容易让墨渊走火入魔的。

  胭脂知道离镜被关押起来,偷偷放走了离镜。离镜重获自由第一件事,就是决定前去昆仑虚寻找司音,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一刻都不能再等待了。

  司音休养好了之后,决定好好钻研道法,等师父出关之后再向师父请罪。司音在看到古册中对东皇钟的描述都不尽其详,十分不解,所以向大师兄请教,大师兄对司音说,要是她早这么用功,也就不用师父替她历劫了,司音听了心中更是愧疚难当。

  正在这时,有弟子前来禀告,有人来找司音,司音正在想是谁来找自己,就见四哥白真彬彬而至。见到四哥的司音高兴坏了,立马抱住四哥撒娇,突然司音想到大师兄还没面前,自己高兴的险些露了陷。

  四哥关心司音,问她不好好在昆仑虚呆着,怎么会跑到翼族去,司音只好解释说自己这个做姑姑的实在想回去看一眼刚出生的小侄女,不想就误打误撞的进了翼族。两人闲聊之后,白真还有事情要离开了,离开之前,四哥疼惜地对司音嘱咐说,既然如今她已经做了擎仓的弟子,那么有一日天族和翼族开展,她作为战神弟子,是一定要上战场的,可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忘了,自己上面还有四个哥哥,有任何事情,都有哥哥们给她顶着。

  天君召集东华、折颜等人共同商讨擎仓造反之时,可是折颜早在父神归于混度之际就将法器压在昆仑山下,所以就算他有心杀敌,也是无能为力,待折颜走后,天君无奈道,如今还在世的这些远古上神,大多避世不见,怕是在擎仓这件事情是帮不上忙,东华为天君出一计谋,如果想要长远的维护天族和翼族的稳定,最好的办法就是辅佐一个不敌对天族的皇子上位,取代现在的擎仓。据星宿打探回来的消息得知,擎仓的大皇子离怨一直敌视天族,而且打压二皇子离镜,这个离镜每日只是沉迷于酒色,对天族并无太大第一,天君等人觉得离镜是新一任翼君最合适的人选。

  离镜终于来到昆仑山下,火麒麟担心这昆仑山的元气会冲撞了翼族的元神,离镜对火麒麟说,可曾见过自己对谁这么认真过,如今他是一定要见到司音的。离镜把火麒麟留在了山下,自己独自上山。刚走到山腰,就遇到剑群攻击,幸得子阑路过相助,离镜告诉子阑,自己是来寻司音的,子阑看这人面生,质问他是谁,离镜不敢告诉昆仑虚弟子自己翼族皇子的身份,只好交代说司音唤自己一声大哥。子阑料定离镜也不敢在昆仑虚撒谎,于是带着离镜去找司音。

  离镜终于找到司音,他激动的握着司音的手,告诉她自己愿意为了司音放弃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只求可以常伴司音左右。司音被离镜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不知所措,连忙拒绝道自己可是昆仑虚的人,而且她看得出来离镜不缺女人啊,离镜激动地说着自己被父君关押在地牢,没有一刻不是思念司音的,如今自己更是认定了司音就是毕生所爱,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和司音厮守在一起。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