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孝金”引发的德育思考

2017年01月17日14:46  
 

为激励子女经常到护理院探望长辈,苏州一家护理院推出了“奖孝金”管理制度。这项制度规定:子女两个月内到护理院探望父母长辈超过30次,就可获200元现金抵用券,该现金抵用券,可以在缴纳老人相关费用时抵用。自从“奖孝金”管理制度推出后,许多子女前来看望老人的频率明显增加。对于这项制度,护理院方面表示:“奖孝金”奖金并不高,最高只奖励200元,但它所带来的影响,却不能用数字计算。企业通过奖励的措施来唤醒一些人的道德自觉,从调查数据来看,确实起到了明显的效果。倘若移花接木运用到教师对学生的德育教育上是能真正地激发学生的积极性还是会带来一定的消极影响呢?针对这一现象,我们来听一下几位老师的声音。

中国是一个重视孝道的社会。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无私的、高尚的,无价的。为父母尽孝,是每一个做儿女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所以针对苏州护理院推出的“奖孝金”制度,用钱唤醒一些人的道德自觉这一现象就引发了社会各阶层的广泛关注,社会舆论也褒贬不一。

反对:金钱“换”来的孝心,治标不治本

滨州市滨城区逸夫小学卢振芳老师从中华“孝”文化方面分析并阐述了他的观点。他谈到为何“奖孝金”听起来如此辛酸,直触心灵呢?“孝敬”是自然的、无需干涉的,儿孙绕膝、菽水承欢才是应有的天伦之景。这“奖孝金”,是作为“第三者”以“金钱”来衡量,以“金钱”来驱使儿女行孝,这种变味的“孝”实在不敢认可和赞同。况且,此举治标不治本,在一定程度上滋长了部分子女的金钱意识,拉大了与父母之间的距离。虽是探望,但金钱至上;明是为了父母,实则为了金钱。试想,与父母的感情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还有什么不可以用钱来度量?这无疑是论证了“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金钱万能论。

滨州经济开发区百川小学孙志霞老师也认为用经济利益来刺激想达到提高人民道德水平的手段,都是昙花一现,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能是饮鸩止渴,扬汤止沸。真正的孝敬老人,不会等院方出台政策后才想起探望自己的长辈。被探望的老人,如果知道子女是因为200元奖金才来探望自己,可能不是安慰,不是喜悦,或许是一种深深的自嘲。人的欲望是无穷的,物质奖励只能刺激一时,造成虚假的泡沫,说白了只是一个噱头,博人眼球罢了。所以移花接木到学校德育工作上更不应如此。

汶上县郭楼镇中心小学路东运老师关于奖孝金制度运用到学校的德育教育方面,也发表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认为人的思想其实就是一种能量,而表面上看到的其实是虚的。真正实的东西是做这一件事的真正动机。老师对学生进行德育激励是真正的为了学生,还是为了自己的所谓事业,自己的荣誉,这才是最根本的。特别是在德育方面,所以,只有我们老师能真正的为学生考虑,从学生的需要出发,才能更好地起到激励学生的目的。

支持:打破沉默,以激励唤醒道德自觉

茌平县振兴街道办事处枣乡街小学魏冬珂老师对此有着不同的见解与看法,他认为“奖孝金”的真正作用,在于它是一种激励的艺术,发挥的是激励的力量。在现今社会,人们在道德观念上更多的是沉默,是等待,是观望。而这种激励的力量,它以提醒的方式,告诉人们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它以一种鼓励的形式,促使更多人加入到正能量中来。

作为一名教师,在日常教学工作中,也可以采取一些行之有效的措施去激励学生,激发学生的内在动力,调动他们的积极性,使学生从被动地接受到主动地参与,产生行为动机,推动学生积极自觉的行动,以达到激励效果。对此,魏冬珂老师也提出了具体的措施。

1. 目标激励。教师要帮助学生制定切实可行的计划,针对学生的实际情况,提出奋斗目标,鼓励他们为实现目标而努力学习。如做课堂作业时,教师可提出:“今天哪一小组作业完成得又快又好”;讲课时提出:“看谁能注意听讲,回答问题最迅速、准确”;搞活动时提出“看哪组、哪位同学得分最高”等。

2. 成就激励。教师在教学工作中,对做出成绩、表现突出的学生给予公正的评价和认可,并相应地进行奖励,可以促使学生具有持久的内驱力。以成绩方式激励,可以使学生产生适度的“成功率意识”,获得成就感。美国著名的心理学家威廉·詹姆士说过:“人类本质中最殷切的需求是渴望被肯定。”教师可根据每个学生的专长,每个学生知识掌握程度的不同,确定其适合的活动或目标,布置好任务,明确职责,给予期待性的鼓励,使他们在教师的期待中获得自信,激发兴趣,激励学习动机,从而体验学习生活的意义。

3. 情感激励。为了有效地调动学生的积极性,要细心了解每一位学生的各方面情况,及时发现他们的闪光点,并加以肯定,能收到很好的教育效果。一名教师能否培养出素质全面的学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师的工作成效。所以通过这次的“奖孝金”制度,把激励措施引用到学生的德育教育方面可谓立竿见影,这种方式充分调动了学生的积极性,还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奖孝金”这一制度既充分地发挥了对人心之善的引导激励作用,在某种意义上,又唤醒了一些人的道德自觉,这也是一种好的激励方式。对我们而言,也许当时在乎的是那小小的物质激励,但唤起的却是对荣誉的渴望,对自己做法的一种认同。在这种激励效应的推动下,我们的社会风气也会积极地向好向善。(孙帅帅)

参与讨论嘉宾:

滨州市滨城区逸夫小学 卢振芳

滨州市经济开发区百川小学 孙志霞

汶上县郭楼镇中心小学 路东运

茌平县振兴街道办事处枣乡街小学 魏冬珂

来源:山东青年报·教育周刊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