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成都系世界东方"维也纳" 雅乐渐被燕乐取代

2016年12月21日10:16  来源:成都日报
 

“这本口袋书选材精粹、内容精彩、史实精确,更重要的是通俗易懂,一册在手就能览尽成都4500余年的人文精华。”3月,由市地志办编纂的“口袋书”《成都精览》(上册)出版发行后,同步启动了全市各中小学、乡镇(街道)综合文化站(活动中心)、社区学校等基层单位,以及各大图书馆、星级饭店、车站、机场和外事、接待、旅游、侨务、商务等窗口单位发放工作。由于该书便于携带,文字通俗易懂,受到了市民们的喜爱和追捧。据悉,目前该“口袋书”首次印刷的5000册已发放完毕,下一步还将陆续发放25000册,充分发挥地方志“资政、村史、育人”和服务现实的社会功能。

唐时的成都,是古代的世界东方音乐之都。当年,经历了“安史之乱”的杜甫风尘仆仆来到成都,一脚踏进城门,满城音乐之声给这位饱经沧桑、颠沛流离的诗人留下了深刻地印象,欣然写下“喧然名都会,吹箫间苼簧”的名句。他在另一首诗《增花卿》中,进一步表达了对这座音乐之城的赞美:“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唐时诗人陈陶也在《淅川座上听金五云唱歌》诗中,记述了他在成都的听歌见闻:“蜀王殿上华筵开,五云歌从天上来。满堂罗绮悄无语,喉音止驻云裴回。管弦金石还依转,不随歌出灵和殿……”这种弦乐之声还弥漫在成都的乡村,“村落闾巷之间,弦管歌声,合筵社会,昼夜相接。”

唐宋时期是中国音乐发展的转型期。刻板的庙堂雅乐越来越衰微,宴会时演奏的燕乐在唐代上层占了统治地位。由于唐玄宗和唐僖宗入蜀,这种转变在成都得到充分体现。最著名的是前蜀皇帝王建陵墓石棺基座上的24乐伎图,它记录了唐代燕乐中“座部伎”演奏的瞬间场面,是唐代音乐的生动写照。图中乐伎使用乐器达20种,以龟兹乐(西域民族音乐)为主,清商乐(汉族大曲)为辅,又吸纳天竺(印度)、扶南(柬埔寨)、高丽(朝鲜)等外国音乐,是唐代由雅乐向龟兹乐为主的燕乐转变时期的代表,是唐代成都作为古代世界东方音乐之都的历史见证。而乐伎演奏的乐曲,经学者考证,正是著名的蜀派音乐“蜀国弦”,再发展为“蜀宫伎乐”,演变为竹枝词和竹琴清音、川剧高腔,自成体系,构成蜀音乐文化的独有特色。

说到“蜀国弦”,必须说到诞生于成都、在整个中国古代音乐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的乐器——雷公琴。学界公认:传世古琴,以唐琴最为珍贵。唐琴之中,又以雷公琴为最佳。“唐琴第一推雷公,蜀中九雷独称雄。”唐代成都雷氏三代制琴,历120年不衰,其中九人名扬天下。雷琴诞生后,唐、宋贤哲多以收藏雷琴为荣,并在其著作中津津乐道。如欧阳修、苏轼等均曾收藏过雷琴,元稹曾作为描述聆听雷琴演奏的其余,称“雷氏金徽琴,王君宝重轻千金”。

(责编:张连东、胡洪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