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明元:用画说话

【查看原图】
于明元:用画说话
于明元:用画说话
来源:人民网-山东频道  2016年12月15日08:38

他是位军人,先后当过战士、电影放映员、指导员、教导员、文艺创作员等。他又是位画家,擅长画花鸟、人物。其作品在国内外大赛上多次获奖,有十多幅作品被国内外博物馆、艺术馆收藏。他就是著名画家于明元。在采访于明元之前笔者很好奇,军人和画家两种差别甚大的身份,前者严肃刚强,后者则洒脱随意。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身份属性是怎样同时汇聚在一个人身上,又会产生何种效应?

来到于明元家中,未见其人先见其画。客厅正中挂着一幅雄鹰,于嶙峋怪石之上傲然挺立,铁骨铮铮。此时画家正在画室中提笔挥毫,笔墨纸香扑鼻而来。画室中挂着的作品多以花鸟、人物为主,每幅画中有些笔墨粗犷放纵,挥洒淋漓,有些却是精雕细琢,一丝不苟,正是浓妆淡抹总相宜。作为一个书画外行,笔者无法从专业的角度来赏析这些作品,但从这些妙趣横生却又不乏高雅大气的作品中,能让人感受到画家的那种质朴率真与豪放豁达。

一幅作品终于完成,画家神采奕奕。一壶清茗,茶香袅袅中,我们攀谈起来。

艰难的学艺路

“我与画画结缘,跟一个小姑娘是密不可分的”,说到这,这位军人画家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7、8岁的时候,于明元收到关系要好的小姑娘送的画册,他被这本小画册里栩栩如生的动物山水所吸引,回到家就开始一遍一遍地翻看。渐渐地,他开始描摹画册里的图片——许多画家的艺术始端正是描摹画册。

这个时候,村里来了一位知青。用村里人的话说,“这人整天不务正业,不积极劳动,就知道写写画画。”于明元却每天一放学就跑到这位知青的宿舍里,看他写字作画,有时候甚至逃课去。看的多了,于明元在这位知青的指导下也开始画上两笔,写上两个字。几年后,这位知青被调到了县里宣传部。于明元每周都会拿着自己画的画走60多里的山路到县城去找这位知青指导。就这样,一直到他18岁被招兵入伍为止。

当兵之后,繁重的训练和带兵工作,并没有让于明元放下手中的画笔,对画画的那股热情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炽烈。1985年他通过努力考入空军文艺教导队,得到了进修国画的机会,在这八个月的进修时间里,于明元系统学习了中国画的创作知识,画艺大进。后又先后进入空军政治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学习,得到了如刘大为、范曾等多位名家大师的指点。通过多年的学习之后的于明元,无论是对于中国画的理解还是创作技巧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在创作中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看法和特点。

做自己喜欢的事

2003年,于明元放弃了自己的团职干部身份,选择了自主择业。对于他的选择,家人和许多亲朋好友很不理解,甚至坚决反对。但他还是义无返顾地坚持了自己的决定,“我只是想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从那开始,他终于有大把的时间从事自己所痴迷的绘画艺术。

但刚开始的时候,于明元的创作生活很是艰难。“画完一批画,我要背着它们,全国各地得跑,寻找名家老师指点,也寻找赏识者。有时买不到坐票,在火车上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还要经常忍冻挨饿,那时候确实很难。” 回忆起初的艰辛,于明元感慨颇多。但慢慢地随着绘画水平的提高,他结交了一大批书画界的朋友,也得到了很多书画爱好者、收藏者的赏识。 

“我热爱画画,这是我一生的事业。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就是在有生之年努力创作,勤耕不辍,在创作过程中我不断学习,不断积累经验,画出一些让自己满意,也让别人认可的作品,等到我70岁的时候要创造出自己的艺术辉煌。”

说自己的话

于明元受到过当代多位国画名家指点,也研习过古今众多国画大师的作品。但我们从他的作品中找不出哪一幅画的风格是特意模仿哪位古人或者大师。“我更多地是学习百家之长,把大师们的创作经验拿过来,选择适合自己的为己所用,再加入自己对于国画创作的理解和尝试,形成自己的风格。”

易中天教授曾言要“说真话不说假话,说实话不玩虚套,说人话不打官腔。”用来类比国画创作,“说人话”应该就是指画家在作品中不虚套,表现出自己的真性情。“打官腔”则是指在创作中一味模仿前人被普遍认为比较好的风格技巧。每个画家都有各自的性情,也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如果所有的画家都一个腔调,艺术品也就没有任何魅力可言了吧。

于明元把传统的写意和工笔技法结合在一起,并进一步融会贯通,在同一事物中,把“神”和“形”统一在一起。如他作品中的雄鸡,粗粗几笔勾画出其“神”,然而又用工笔,细细地描绘出其站立时腿部肌肉和羽毛在受力状态下之“形”,神形兼备。

“一个画家在作品中,要有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思想,而不应该是人云亦云,要说自己想说的,说自己的话。”当被问到一个画家怎样才能画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时,于明元如是说。(丁宁)

分享到:
(责编:张连东、胡洪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