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抗癌12年!“齐鲁时代楷模”赵志全的仨“秘密”

2016年09月22日17:47  来源:大众网
 
原标题:偷偷抗癌12年!“齐鲁时代楷模”赵志全的仨“秘密”

今天上午,“齐鲁时代楷模”赵志全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济南举行。(王宗阳)

鲁南制药集团副总经理 张则平动情讲述了与赵志全共事32年,见证了艰苦创业的过程。(王宗阳)

“直到追悼会上,我才知道,原来他早在2002年就已是胸腺癌晚期。这12年,是他与病魔顽强抗争的12年,也是鲁南制药快速发展的12年。可他为了企业发展,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连我们这些老兄弟都不说……”

6月22日上午,“齐鲁时代楷模”赵志全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在济南举行。报告团成员以自己的亲身经历为题,用朴素的语言和真挚的感情,从不同角度深情讲述了赵志全生前立足本职、公正无私、默默奉献、勤勉敬业的先进事迹。听到报告中的三段“秘密”往事,许多人的眼眶已经湿润。

赔钱的药坚持卖,质量上还不能有半点含糊

张则平是鲁南制药集团副总经理。在报告会上,他动情讲述了自己与赵志全共事32年,见证了他艰苦创业的过程。他说,赵志全30岁时承包了郯南制药厂,成为沂蒙老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产品质量是企业的生命,赵志全曾不止一次地说过:“鲁南作为有责任心的企业,必须牢固树立质量意识、品牌意识,创建百年企业!”拿银黄口服液来说,生产原料主要是金银花和黄芩,前几年,金银花的价格疯涨十几倍,可银黄口服液的价格还是跟以前一样。有人对赵志全说,把金银花改成山银花吧,价格便宜。可他不同意,他说即使赔钱,也要选用道地药材,在质量上不能有半点含糊。

很多人不知道,鲁南制药有一个长期亏损的产品——“脉络舒通”。脉络舒通是治疗脉管炎的特效药,它的主要成分是水蛭和蜈蚣。由于水蛭、蜈蚣价格猛增,导致成本严重倒挂。仅2013年到2015年,这个产品就亏损了1.5亿元。要是换成别的厂家,可能早就停产了,可赵志全说:“只要患者需要,咱们赔钱也要生产。我们有很多赚钱的产品,补上就是了!患者认可,就是对企业的最高褒奖。”

上世纪90年代,德国有一种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特效药——异乐定,在中国市场上非常畅销,占到80%以上的份额。异乐定效果好,可是太贵,一盒将近200元,大部分患者吃不起。当时虽然公司资金紧张,可赵志全硬是靠借钱,投巨资开发出同类新药——鲁南欣康。欣康研制成功后,一盒只卖50块钱。经过几年市场竞争,异乐定退出中国市场,鲁南制药用实际行动造福了国内患者。

记者惊讶:企业老总,却没有一套房产

朱晓东是临沂市的一名记者。采访时,他曾去过赵志全家里,而那次经历让他十分意外——赵志全把一个濒临倒闭的小药厂,发展成净资产60亿元、年缴税8亿元的国家大型制药集团,但他竟然连一套属于自己的房产都没有?

赵志全的家,使用面积仅40来平米,是两室一厅的旧房,产权属于公司,既没有铺地板砖,没有铝合金窗户和壁橱,也没有太阳能热水器,窄窄的客厅放了几个旧沙发,显得更加狭小。按说赵志全是双职工家庭,工龄20多年了,完全有资格分到更好的房子,可他先后6次主动放弃了统一分房的机会。赵志全说,“职工们最辛苦,好房子应该让他们先住。”就这样,赵志全全家在这套小房子里一住将近20年,直到2002年旧房拆迁,他们才搬到一套100平米出头的房子。在赵志全的办公室,朱晓东看到一张简单的小床,磨得发亮的水泥地板,破损的沙发,20年前的老式电视机,简易的帆布衣橱,脱落的墙皮,后勤工作人员曾多次提议维修更换,赵志全却说:不用换,能用就行。

朱晓东动情地讲:“在有些人追逐蝇头小利的时候,赵志全却把房子、车子这些身外之物看得格外轻,他淡泊名利,对待自己和家人十分苛刻,但是对员工,总是关怀备至、不惜巨资投入。临终前,他还签发了一份《企业分配制度改革方案》,要给员工再涨一次工资。”

偷偷抗癌12年,谁也不说

在报告会上,赵志全的女儿赵龙说,“如今我终于能告诉大家一个秘密了!”她说,2002年赵志全开始了新时代药业的建设。也正是在这一年,他被诊断为胸腺癌晚期,并且在确诊的时候就已经转移到了肺部。病魔并没有让他的意志有半分消沉,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斗志,从那时起,他就下定决心要用尽他毕生的心血,争分夺秒,把这个他一手打造起来的企业推向巅峰。

为了企业的稳定发展,赵志全对他们下了死命令,“不能说,不管对谁都不能说!”从此,他们一直严格保守着赵志全生病的消息。在鲁南这个拥有万名员工的大企业里,每个人都把赵志全当成他们万分信任的大家长,好像他就是军心稳定的保障。有人在赵志全去世后说过,“永远也忘不了赵总最后的模样,对鲁南人来说一直像大山一样的存在的他,就那样像个孩子一样孤单瘦弱的躺在那里,到底是经受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啊”。为公司和员工保驾护航到最后一刻,是他用生命书写的深情。

“保守这个秘密有多困难?在爸爸同病魔斗争的十二年中,癌症从胸腺转移到肺部,动脉血管,还有脑部,爸爸接受的治疗远比放化疗要复杂。可他从未长期的住院治疗或者疗养过。有很多重大的医疗程序,理应在医院得到监护,但爸爸都是尽量保密地进行的。”赵龙说,2002年她的爸爸做完开胸手术后的第十天就在病房里召开了领导班子会议,那次手术给爸爸留下了30多公分的疤痕。手术后不到一个月,他不顾医生的劝阻就回公司招开了业务大会,任何人都没发现一丝一毫的异样。他不仅仅要做到忍受病痛,还要刻意地拼尽全力给大家留下强健的印象。

2011年,因为肺部癌细胞发展迅速,上海主治医生制定了三个月的化疗方案,可是赵志全觉得三个月太久,会让大家产生怀疑,影响企业发展。于是他选择了疗程很短但是对身体副作用极大的质子治疗。为此,他和主治医生中发生了很大的争执,这个选择也对其肺部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

2014年11月14日深夜,坚强了一辈子的赵志全撑不住了,最后一刻他倒在了办公桌前。

鲁南制药集团副总经理张则平有些哽咽:“直到追悼会上,我才知道,原来他早在2002年,就已患上胸腺癌晚期。这12年,是赵总与病魔顽强抗争的12年,也是鲁南制药快速发展的12年,可他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连我们这些老兄弟都不知道……”

大众网记者了解到,赵志全去世后,按照他的遗嘱,他的骨灰埋葬在新时代药业的玉带山上。他将永远看着这片他用心血浇灌的制药园区,永远和药厂员工们在一起。(王宗阳)

(责编:王晓璐、胡洪林)

推荐阅读

丝绸之路高新园区联盟成立大会4日在山东烟台启幕,来自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立陶宛等八国的嘉宾聚集烟台,就“一带一路”科技发展双多边机制展开为期三天的研讨。(摄影:胡洪林)丝绸之路高新园区联盟成立大会4日在山东烟台启幕,来自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立陶宛等八国的嘉宾聚集烟台,就“一带一路”科技发展双多边机制展开为期三天的研讨。(摄影:胡洪林) “一带一路”沿线八国代表烟台参加“丝绸之路高新园区联盟成立大会”  【详细】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