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独家·专栏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献给血浓于水的海峡两岸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64期

拳拳之心

徐锦庚

2016年07月20日10:59        手机看新闻

在台湾的政治人物中,对台儿庄倾情最深、与大陆交往最密切的,莫过于郁慕明。

郁慕明1940年出生在上海崇明岛,祖上是从山东沿大运河迁徙到南方的。他只知道祖上的堂号,却不知道祖籍在山东的具体位置。2008年10月,他首次到台儿庄时,台儿庄旧城拆迁已近尾声,到处一片废墟,古城重建工程还是一张平面图纸。听说台儿庄历史上曾有“郁半街”,遂萌生寻根之念。当他踏进清真寺,走到寺内两棵古树之下时,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强烈冲击着他的内心。听说这个清真寺所在地过去就是郁家花园时,他怦然心动,非常惊讶,急切地打听起郁家的历史。

台儿庄的郁氏祖居安徽,明嘉靖二十年(1541年),始祖郁桐先是迁到江苏邳州,二世祖郁诚言到台儿庄经商定居,可惜英年早逝。其妻杨氏能持家善理财,带大3个孩子,个个成才。随着运河漕运的发展,从个体户发展成庞大的家业,特别是大儿子郁守然,还在京城做官,官至国子监丞,成就了台儿庄郁氏家族的辉煌。

三世祖郁守然蒙冤犯死罪后,殃及家族四处避难,郁家势力凋零。后来,郁守然的冤案得到平反,郁家才又开始恢复元气。传到五世祖郁仁澍时,家道得以振兴。郁仁澍知书达礼,富甲一方,曾被朝廷列为候补知县。不料,长子与媳妇闹矛盾,媳妇一气之下,自缢身亡。其媳妇娘家人仗着与王爷沾亲带故,将自杀诬成谋杀,一纸状书告到朝廷。皇上盛怒,将郁家列为朝廷重犯。为逃避灭顶之灾,郁家又四处逃散,隐姓埋名,直到风波过后,郁家后人才陆续迁回。三世祖和五世祖的两番磨难,致使台儿庄郁氏家谱中六世失考3支,七世失考4支。

郁慕明倒吸一口冷气:这段历史,怎么与父亲告诉他的祖上传闻如此相似!难道,台儿庄就是自己孜孜以求的根?向来沉着稳重、处变不惊的郁慕明,顿时百感交集,一时难以控制自己的情感,泪花纷飞。虽然一时无法确认,但在冥冥之中,他把自己的命运与台儿庄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后来,经过台湾女作家郁馥馨的反复求证得知,郁慕明祖上的堂号,先是缘自肥城,后来到了台儿庄,再从台儿庄沿运河南下。

2011年5月13日,“战争与和平——两岸抗战文学论坛”开幕式暨郁家码头揭碑活动在台儿庄举行。郁慕明为郁家码头纪念碑揭碑,纪念碑的背面,是他撰写的碑文:“……既睹运河古城之重建,堪称伟业;复喜陆台交流之再启,可谓盛事。斑斑旧迹,切切乡音。今兹重游,会郁家码头之重现,不胜欣喜。人不忘家,性之本也。”

一腔游子之情,跃然碑上。

揭碑仪式上,郁慕明感慨不已:“2008年我第一次来时,看到的台儿庄古城是平面的,现在变成了立体的,古色古香,有一种历史的感受。”

他接着说:“台儿庄能够成为海峡两岸交流基地,源于当年的那场战役。1938年的台儿庄大战,成为八年抗战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凝聚了中华民族的信心和力量。今天的台儿庄作为两岸交流基地,相信能够成为中华民族发展的一个重要节点,就像当年台儿庄大战胜利一样,对此我内心充满了信心。通过台儿庄古城,我们看到的不只是一个历史的片段,而是一个民族未来的发展。中华民族曾经创造过和正在创造着辉煌,在苦难年代也有过非常了不起的经历。台儿庄不仅是一个古城、名城,还是一个文明城、文化城。两岸同胞来到这里,既能够看到中华传统文化,又能够了解过去那段历史,相信它一定会成为一座国际性、现代化的文明城。”

2013年6月8日,“心手相连共筑中华梦”两岸和平文化论坛在台儿庄古城举行,郁慕明应邀出席,这是他第四次莅临台儿庄。他在会上说:“台儿庄过去有过繁盛和毁于战争的历史,战争过后几十年,枣庄市把它重建起来。这块土地昭示我们,应该追求和平的未来。中华文化一向都是以和为贵,中华文化所讲究的是‘和合’,能够和平的‘和’,也就能够导向团结、合作的‘合’。”他回忆从2008年以来,多次参访台儿庄的感受,深切地表达了对两岸和平的期盼,希望台儿庄进一步做好古城遗迹的保护、传承工作,把台儿庄建设成世界关注的古城,成为很多年轻人有深刻印象的地方。

我也应邀参加这次论坛,席间与郁慕明相识。因素来对他拳拳爱国之情敬重有加,我萌生一个念头:与他深谈一次,围绕他的家世、台儿庄重建、两岸关系以及新党、国民党、民进党等话题,做一番深入交流。当我提出这个要求时,他欣然应允。

当天晚上,郁慕明谢绝一切访客,闭门与我畅谈至深夜。我提前做了准备,录下我俩的对话。一番推心置腹的交流,让我俩成为莫逆之交,后来多有联系。

此番长谈,我被郁慕明身上浩然正气所感染,征得他的同意后,我将两人的对话精心整理出来。过了几天,我给人民日报海外版总编张德修打电话,希望能在海外版发两个整版。

张德修显得十分吃惊:“什么,发两个版?两岸问题是高度敏感的话题,连我们长期从事对台报道的记者都深感棘手,你从来没有接触过,能把握好分寸吗?不要说发两个版,连发千把字都很困难。”

我自信地说:“我当了十多年海军,对两岸关系一直非常关注,1996年台海危机以来,每天《参考消息》第8版的台湾专题报道,是我必读的内容;有了网络后,我几乎每天都要搜索海内外的涉台报道和评论。可以说,我对台湾情况很熟悉,分寸把握上应该没有问题。”

张德修沉吟了一下道:“这样吧,你先把稿子传给我看看再说。”

当天下午4时许,张德修给我打来电话,热切地说:“你的稿子不要给别人,我要发独家专访,给你发两个整版!”

我惊喜地说:“您认可了?”

他说:“我上午先看了一遍,不错!为了稳妥起见,我们又请国台办领导审阅。国台办刚才答复说,对稿子很满意,尺度把握得相当好,没有任何修改意见,可以全文刊发!”

2013年6月19日和20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连续两天,在第三版开设“本报独家专访”整版专栏,以“和平是基础,发展是过程,统一是目的——对话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为题,分上、下篇全文刊登我与郁慕明的对话。文章发表后,被媒体广泛转载,不仅在大陆引起热烈反响,在台湾反响也不小,国台办十分满意,认为“这是台湾政治人物在大陆的最大篇幅报道”。

事后,有同事不解地问我:“你从未涉及过对台报道,为什么对两岸关系这么熟悉,尺度把握得这么精当,一出手就一鸣惊人?”

我呵呵一笑:“哪里是什么一鸣惊人?我是三十年磨一剑。”

美国哈佛大学有一句著名的校训:时刻准备着,当机会来临时,你就成功了。

以下,是我与郁慕明对话的全文。通过这些对话,可以看到一位爱国者的拳拳之心和肺腑之言,也可以观察到海峡两岸关系的现状和台湾的政治生态。

他因父亲一句话,阴差阳错到台湾,一辈子与台湾结下不解之缘;他不畏权贵,在国民党十三全会上慷慨陈词3分钟,被列为非主流派,从此遭到李登辉打压,最后不得不与国民党分道扬镳;他从不掩饰自己的政治主张,是台湾政党领袖中第一个在公开场合主张两岸必须和平统一的人,被大陆民众誉为是台湾“最具中国心的中国人”;他长期以来奔走于两岸之间,为两岸的交流合作与和平发展不辞辛劳;他渴望中国统一强大、渴望中华民族振兴的爱国情怀,赢得了大陆民众的广泛赞誉和充分尊重。他就是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

6月8日,“心手相连共筑中华梦”两岸和平文化论坛在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古城举行,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应邀出席。会议期间,本报记者对郁慕明主席做了3个多小时的独家采访,围绕海峡两岸等话题深入交流。在与郁慕明的交谈中,记者感受到了一股直冲霄汉的浩然正气,感受到了两岸和平统一的强大力量。

关于郁家历史:“我是两岸早年直航的见证人”

徐锦庚:我了解到一个有趣的背景:您1940年7月19日出生于上海一个富有的药商家庭,1948年,您父亲到台湾参加一个博览会,本来是要带二儿子同行,却因为临出门时儿子的书包还未收拾好,教子甚严的郁老先生一气之下改带作为小儿子的您赴台。结果,蒋介石集团随即败退台湾,你们父子只得在台湾待了下来,谁知这一待就待到了现在。为此,您常常感慨地说,您到台湾“真是阴差阳错”。

是这么回事吗?能否介绍一下您的家史?我很好奇,您其他家人现在的情况怎样?

郁慕明:我家应该不只是药商,包括银行、纺织、电气等产业的投入都有。祖父和父亲都是单传,所以长辈们抱孙心切,希望多子多孙,没想到12个姐妹几乎是排队出来,我是最小一个,排行第十七。目前还有11位,上下4代超过180位。

抗战胜利,台湾光复,急需生活用品,举办国货博览会,我父亲决定去台投资,带我祖母坐飞机去,让我排行第十一的姐姐、第十五的哥哥和公司职员坐船去。出发前一天,我父亲问哥哥,书包整理好没有?他说没有,父亲说,那你不用去了,换老幺去。就是这样一句话,我们全家分隔了42年才又相聚。

我要强调的是,从我上面说的亲身经历,证明两岸之间早年的空中、海上交通就是直航,而且不用办什么签证,我就可以取代我哥哥上船去台湾,因为这是一国的国内航线!

我们留在台湾后20年,我母亲才以侨眷身份经香港到台北会面。我则是1990年回上海,相隔了42年。

徐锦庚:台儿庄历史上,明末清初时曾经有“郁台花马”四大富户。台儿庄至今还流传着“郁半街,花半营”之说。您的祖上也是世居台儿庄,清代时离开台儿庄的吗?自2008年您第一次来台儿庄拜祭抗日将士、寻根访祖以后,这是第四次来台儿庄。您2011年来台儿庄时题写的“台儿庄郁家码头”,已被刻成石碑立在郁家码头上。能否介绍一下您的家族与台儿庄的渊源关系?

郁慕明:我家的族谱是曾祖父开始修的。听我的父亲说,我们应该是从山东到上海来谋生发展的。郁氏家乘有载“吾郁氏系出黎阳”、“以黎阳天行族人公墓简称黎阳族墓”,从一世天行公到五世光发公时,开始以“光怀锡元慕……”等20字为谱名,所以到我已是第九代。2009年到台儿庄,当时的枣庄市市长特别带我去看郁家码头,及介绍郁家花园遗址前两棵已经400年的大树,还说台儿庄有很多的郁姓人。这使我非常惊讶,这两年也多次与当地郁氏宗亲沟通交流,知道了更多有关郁氏的信息,现正进一步在寻根确认中。

徐锦庚:我很冒昧地问一个私人问题,我看连战先生、宋楚瑜先生来大陆时都带着夫人来,怎么没看到您带夫人来?

郁慕明:“民族之旅”新党规划30位,人数不多,所以都不带家眷。另外还是因为我太太不能太劳累,较少出外活动。这么多年来,她难得几次跟我到大陆参观访问。

下一页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