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大班额要时间表也要路线图

2016年07月13日14:27  来源:京华时报
 

原标题:消除大班额要时间表也要路线图

消除大班额的时间表固然重要,路线图更不可少,否则就可能永远停留在文件上。追溯大班额的前世今生,不外乎两种成因:一是教育资源短缺;二是家长追捧优质资源。

近日,国务院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出,省级人民政府要结合本地实际制定消除大班额专项规划,明确工作任务,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

若没有亲身体验,你绝对想象不到60多人甚至80多人同在一间教室听课是什么感觉。别说开展小班化的交互式、探究式教学,有些老师恐怕连学生的名字都记不全。谁都知道大班额、超大班额必须改变,但改起来并不容易。

就文件层面,《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逐步消除大班额现象。2012年,《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提出,学校班额符合国家规定标准,消除大班额现象,同一年教育部的《关于“十二五”期间加强学校基本建设规划的意见》也有相关描述。若干年过去了,大班额仍未根除,需要再次强调,制定时间表。

消除大班额的时间表固然重要,路线图更不可少,否则就可能永远停留在文件上。追溯大班额的前世今生,不外乎两种成因:一是教育资源短缺。随着城镇化发展提速,城镇的大饼越摊越大,教育资源跟不上。同时,大量随迁子女涌入城镇,城镇教育资源出现“僧多粥少”,大班额成为一种暂行方案。二是家长追捧优质资源。长期存在的“重点校”模式,导致择校热,不少家长舍近求远,想方设法把孩子送到“重点校”,宁愿让孩子忍受大班额的逼仄,也要沾沾优质教育资源的光。

上述两种情况说到底都是教育资源均衡问题,但解决路径并不一样。用钱能够解决的事,问题小一些。只要政府加大投入,扩大城镇教育资源总量,把中小学校建设纳入城镇建设总体规划,认真解决学位紧缺问题,大班额问题就能有效缓解。问题关键在于,政府投入要有约束的硬杠杠,不能想投就投,不想投就当作没这回事。应该把消除大班额作为评价地方政府及有关部门工作的重要内容,建立“一票否决”机制,敦促地方政府重视。

相对而言,均衡优质教育要难得多,因为这不单用钱能解决,而需要一系列的制度创新——既要增量改革,亦须存量改革。譬如,优质师资问题。增加教师编制、扩充人力资源,创造条件让更多教师成为名师,是为增量;打破优质教资属地限制,鼓励优秀教师校际间流动,为薄弱学校改造注入活力,是为存量。又如,“大学区”管理。在“大学区”内实现设施资源、教师资源、课程资源、信息资源和管理资源的共享,把优秀教育资源辐射到其他学校,带动教育的均衡发展。再如,在入学、招生环节的均衡。通过划片区就近入学,或录取环节,实现生源平均分配,减少择校现象。

当上述两步,都逐步走到位,大班额问题才可能真正解决。(连海平)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推荐阅读

丝绸之路高新园区联盟成立大会4日在山东烟台启幕,来自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立陶宛等八国的嘉宾聚集烟台,就“一带一路”科技发展双多边机制展开为期三天的研讨。(摄影:胡洪林)丝绸之路高新园区联盟成立大会4日在山东烟台启幕,来自俄罗斯、乌克兰、格鲁吉亚、亚美尼亚、哈萨克斯坦、立陶宛等八国的嘉宾聚集烟台,就“一带一路”科技发展双多边机制展开为期三天的研讨。(摄影:胡洪林) “一带一路”沿线八国代表烟台参加“丝绸之路高新园区联盟成立大会”  【详细】

焦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