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独家·专栏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献给血浓于水的海峡两岸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5期

澎湖磨难

徐锦庚

2016年04月29日14:59        手机看新闻

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接连惨败,四五百万人的队伍,论装备比解放军强多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兵败如山倒。一些国民党将领败退到台湾后,对此抱怨极大。化清后来就曾听到一位军长说,即使几百万头猪放在山上,要抓也得抓好几年呢!

战场上的失利,使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无暇顾及教育复原计划,全国千余所流亡学校相继停办,济南第四联中也被迫停课,流亡师生便随着败退国军和流亡民众一起,在命运的裹挟下,往南方迁徙。

1949年6月初,山东的流亡学生全部到达广州,共有8个联中、8000多名学生(另有一种说法是15所学校,1万多学生)。在广州,流亡学生人数达40多万,都盼着早点登船前往台湾。

当时,台湾在东南行政长官公署的严格管制下,东南行政长官陈诚宣布入台管制,一律禁止大陆各地难民及流亡学生入台。原来,迁往台湾的人数多达200万人,而台湾岛只有3.6万平方公里,国民政府担心小小的台湾承受不了。

恰在这时,秦德纯来到广州,他头年的12月刚被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但这时的山东除青岛外均已解放,他只得在上海设立山东省政府办公处,3月才到青岛就任主席职,到任才8天,首都南京就被解放军攻克,他的省主席职务便成了一个空职,只好来到广州,担任国防部次长。

在烟台联中校长张敏之等人的请求下,秦德纯与山东老乡、澎湖防卫司令官李振清洽商,把山东的流亡学生接到澎湖半训半读,17岁以上的学生除授文科课程外,以军事编管,施以军事训练,有战事则执戈杀敌,无战事则继续学业。文化教育由各校老师担任,军事训练,由军方选派优秀军官充任,完成高中教育后,或升学或从军,一任自由选择。女生及17岁以下男生继续文化教育。

李振清同意了。秦德纯又与教育部部长杭立武、山东教育厅厅长徐轶千,共同晋见仍在广州的陈诚,陈终于恩准学生迁到澎湖。

6月底的一天,山东的流亡学生集中到一个广场开会。台上出现秦德纯、杭立武、徐轶千等人,还有驻守在澎湖的三十九师副师长罗延瑞。

会议由秦德纯主持,由杭立武讲话。会场上闹哄哄的,学生们也不知他讲些啥,只依稀听到他说了一句,国民政府同意山东的流亡学生入台,具体地点是澎湖岛,学生们将半工半读。

会场顿时骚动起来,有人喊:“不是去台湾吗?怎么到澎湖了?”

杭立武顾自讲自己的话。接着,罗延瑞又接着讲了些具体事项。讲完之后,宣布散会,几位要员匆匆离开,没人理会学生们的反应。

是啊,当国家的大命运尚且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个人的小命运又算得了什么呢?化清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助,嘴里喃喃自语,不停地咀嚼着两个字:“蝼蚁”。

散会后,很多学生破口大骂,说国民政府不是玩意儿,把他们扔到澎湖孤岛不管不顾。一些胆子大、思乡心切的学生对前途迷茫,不顾老师苦苦相劝,成群结队自行离开集体,一路扒火车、要饭,返回家乡,也有的投亲靠友。呼啦啦走了3000人,8000多人的队伍,剩下5000多人。

看到这么多的同学绝尘而去,化清怦然心动,几次想拔腿开溜,可是口袋里空空如也,不名一文,加上已经坐怕了火车,实在不敢冒险。

7月4日,化清与同学们一道,来到广州湾,作为第二批人员,登上一艘登陆艇。他永远记得它的舷号:115。当大陆渐渐远去,最后消失在视野中时,化清只觉得心一直往下沉,泪水怎么也控制不住,像断了线的珍珠。他面朝大陆,在心底一遍遍哭喊道:“爹,娘,我会回来的!”

这场200万人的大迁徙,是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迁徙,给大陆留下了上百万个支离破碎的家庭。

登陆艇的船舱里、甲板上,人挤得像下了锅的饺子。一想到久违而遥远的饺子,化清不由得咽了几下口水,喉咙里甚至发出咕嘟声。他坐在甲板的船头,由于人挨着人,想伸展一下腿都很困难。海上的天气说变就变,学生们在甲板上无遮无挡,也无处可躲,只好任其戏弄:一会儿毒日当头,晒得人头昏眼花,人就像一尾尾躺在沙滩上的鱼;一会儿大雨滂沱,浇得人浑身透湿,雨过天晴,太阳又烤得湿衣水雾缭绕,整个人成了烘衣机。

虽然海上风平浪静,可是大海不同于陆地,无风也有三尺浪。化清就坐在甲板的边沿上,晚上睡觉时,腿一直蜷着不舒服,为了使腿能伸展开,他用绳子把上身绑在船头上,半个身子伸到船的外面,居然也能呼呼大睡。很多年之后,他想起这一幕,仍有些后怕,当时如果遇到一个急浪,自己很可能就掉下去喂了鱼。

航行到第四天,化清清楚地记得,那天是7月7日。他正迷迷糊糊、似醒非醒时,猛地听到有人喊了几声:“澎湖到了!澎湖到了!”他睁开眼,只见太阳刚刚跃出海平面,前面出现一座岛的轮廓,正沐浴在一片金光之中。

下船后,到处都是军队。在几个军人的引导下,学生们被安置在一座营房里。化清这才知道,这里就是澎湖防卫司令部,司令姓李,也是山东老乡。

原来,这个李司令,就是庞炳勋当年的老部下,曾经在临沂阻击战中立过战功的李振清。

李振清是山东清平人,临沂作战时,他的补充团是预备队。在庞炳勋的队伍打得差不多时,补充团发挥了关键作用,多次与日军肉搏拼杀,收复了丢失的阵地。战后,他被提拔为一一五旅少将旅长,几年后又被提拔为一零六师师长。

1943年太行山战役后,四十军遭受重创,军部加上三十九师只剩下不足千人,而李振清却率一零六师成功突围,遂被提升为四十军副军长兼一零六师师长。

蒋介石对李振清颇为欣赏,欲提拔他任暂编第五军军长,但精明的李振清担心会因无根基而被架空,遂婉言谢绝。五十三军副军长李汉章去当军长后,果然吃了这个亏,两个黄浦系老资格师长不买他账,致使部队军纪涣散,与河南民众发生严重冲突,一个团长被民众打死,李汉章最终被撤职查办,部队番号也被取缔。

1945年,四十军在邯郸与八路军发生冲突,军长和副军长均被八路军俘虏,李振清又被提拔为军长。

解放战争中,李振清与解放军交了几次手后,自知不是对手,遂借口去台湾要求补充,把军队交给副军长李辰熙,自己去了台湾。3个月后,李辰熙率四十军向解放军投诚。

李振清到台湾后,被任命为澎湖防卫司令。

化清以为,这下子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复课读书了。不料,才两三天过去,就听到同学中有人窃窃私语,说是澎防部兵员严重不足,要把流亡学生统统编兵。这个消息立刻传开,学生们都有一种受骗的感觉,纷纷说我们是来读书的,不是来当兵的,几个胆子大的学长私下商议,要去找校长,集体抵制编兵。

7月12日,有学长暗中传达消息,要同学们明天早晨集合时,带上自己的行李。

第二天早晨,吃过早饭,同学们带着行李在大院集合,有几个学长带头呼喊:“我们不要当兵,我们要去找校长……”

同学们跟着呼口号,想走出门去。

可是,前后门都有士兵把守,枪上了刺刀,还架着机枪。学生们一会涌到前门,一会又涌到后门,都被挡了回来。人群就在院里乱窜,跑来跑去地喊口号。

忽然,听到一个军官大声喊:“立正——”

同学们回头一看,门口出现一个身体微胖的光头军官,肩上扛着中将军衔,拿着手杖,一瘸一拐地走进来。有认得的人悄悄说,他就是澎防部司令官李振清。

李振清慢慢走上主席台,站定之后,不发一言,目光威严地巡视一下学生,手杖用力地敲打一下讲台,发出啪的一声,厉声说道:“谁不愿意当兵,来找我!”

“我!”台下传来一声回应。

李振清闻言一愣,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瘦高个年轻人,分开人群走出来。化清认得他,他叫李树民,是本学校的一位学长。

见李树民朝司令台走过来,台前的一个士兵晃晃刺刀,命令他:“回去!”

李树民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前走。化清个子矮,站队时正巧站在最前排,看到李树民从身边走过,不由得肃然起敬,也深深替他捏把汗。

周围的士兵如临大敌,司令台前的那个士兵端刺刀的双手有点颤抖,看到李树民走到身边,端着刺刀猛地朝他刺去。李树民手一挡,刺刀扎进他的手臂,鲜血顿时流了出来。他疼得发出一声惨叫:“哎哟!”

旁边一个军官命令道:“拉出去,活埋!”两个人高马大的士兵把枪往肩上一背,饿虎扑食般扑向李树民,也不管他已经受伤,一人架住一条胳膊,把他倒拖着往外拉。

李树民没料到会来这一招,一边挣扎着,一边哭着发出惊恐的呼救声:“救命啊……”

化清吓得瑟瑟发抖,还没容他回过神来,后面的人群中,又传来一声惨叫:“啊——”

化清回头一看,是学长唐克忠的大腿被刺一刀。那个军官又命令两个士兵:“把他也拉出去,活埋!”

接着,从其他角落也传出几声惨叫,又有几个学生被强行拉出去,现场气氛十分紧张。

那个军官一看局势难以控制,扯着嗓子吼道:“全部蹲下——”

学生们哪见过这阵势,都吓呆了,谁还敢吭声,一个个乖乖地蹲下来,现场一片寂静。

啪!李振清的手杖又敲了一下讲台,开始骂人:“妈那个×,别人都不要你们,我因为是你们的乡长,才愿意把你们接过来。你们知道吗?接你们过来,包括你们吃的、用的,都是花我的大头(银圆),国家到了这个地步,你们不知好歹,还想闹事,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有没有爱国心?”

李振清骂了很久,出够了气后,才气呼呼地背手而去。

一个军官随即下达命令:“听我的口令,起立,排队,报数……”

学生们大气不敢出一下,顺从地跟着机械报数,然后一个连一个连被带出大门。化清被分配在一一六团二营五连,当二等兵。

“七一三”事件发生后,国民党军队内部故意夸大其词,渲染恐怖气氛,企图给流亡学生造成恐惧心理,便于受他们控制。后来更是以讹传讹,被描绘成一起血腥镇压,在台湾造成恶劣影响。直到今天,依然被民进党抹黑利用,就像利用“二二八”事件一样,成为攻击国民党的工具。

郁化清后来在联合报上看到,有个记者将“七一三”事件说成是“血流成河,枪声大作”,他就给这个记者写信,以亲历者的身份,说明事实真相。这名记者给他回了一封邮件,说是根据某某书上写的。

郁化清老先生告诉我,台湾著名作家龙应台在她的书里,也同样以讹传讹,这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

郁化清先生在接受我的采访时,明确地说,他目睹被刺的两名学长,并没有被活埋,国军当时说活埋,是故意吓唬学生的。被刺中大腿的唐克忠被释放后,与他一道进了储干班,后来考上政工干校一期新闻系,毕业分到海军,他俩还在澎湖见到一次。有一次,他还在电视上看到过唐克忠。唐克忠一直干到上校退伍,目前仍在台湾本岛。李树民被送到医院以后就装哑巴,谁问也不讲话,臂伤养好以后,乘没人注意之际,通过关系逃到台湾本岛,有人看到他在台北市街头散发基督教教会的传单,现在已经去世。

“七一三”虽然没有酿成特别严重的流血事件,但围绕山东流亡学生的编兵问题,却酿成一桩特大冤案“澎湖案”,导致7人被枪毙、200多人死亡,被称为“外省人的二二八事件”。

烟台联中于6月25日到达澎湖渔翁岛,几天后被三十九师编兵,老师、职工、眷属、女生以及初中一年级身材矮小的同学,到马公新设山东子弟学校,其余学生全部被编入陆军第四十军三十九师一一五团、一一六团及师部炮兵营。

张敏之抗战期间在后方创办过流亡学校,在山东教育界威望很高。到澎湖后,各校校长共同推举他为代表,与军方交涉。张敏之为人正直,责任心重,学生编兵后,他一面写信给政府有关机关请求救济,一面向军方据理力争,还邀徐轶千到澎湖视察教务。在军队集合听徐轶千训话时,张敏之叫不足17岁的学生出列,又送回新设的山东子弟学校。因此,三十九师对张敏之恨之入骨,诬陷其是共产党,并牵连一大批山东流亡师生。

烟台联中三分校学生刘廷功是山东栖霞人,因为家里被共产党斗争过,对共产党成见深,一心想回去复仇,所以对编兵并不排斥,表现得很积极。

有一天,副连长带着刘廷功等人到马公去买菜。买完菜之后,还要等几个小时,才有船回渔翁岛。刘廷功便向副连长请假,到子弟学校去看望老师。在快到张敏之校长的住处时,一群士兵拦住去路,不让刘廷功通过。刘廷功不服气,非要过去。一名军官便命令将他抓起来,关进禁闭室。

这时,禁闭室里已关着3个人,一个夹着拐杖,两个臂上、腿上都裹着纱布。刘廷功与他们聊起来才知道,这3人是7月13日在大操场上被刺伤后抓进来的。

在这之前,刘廷功已听到“七一三”事件的传闻,便问他们:“我听说有开枪打死人?有的被刺到肚子,肠子都流出来了,是真的吗?”

他们回答:“是有开枪,有没有打死人就不知道了。当时我们都晕过去了,不过有些伤重的,现在还在医院里。”

几个人听说他是烟台联中的,便告诉他:“听说张敏之校长被软禁了,不能和人见面。”

刘廷功吃了一惊,这才明白那几个士兵为什么不让他过去。

副连长左等右等,不见刘廷功回来,派人去找,才知道他被关了禁闭,回渔翁岛后,赶紧向上司报告。第二天上午,副连长又来到马公,将他保释出去。

过了几天,在老师周耕莘的举荐下,刘廷功被调到澎防部的译电班。他兴高采烈,以为自己交好运了。

岂料,到译电班第三个晚上,刘廷功突然被带走,与一群男女学生一道,被荷枪实弹的士兵押送到一个小岛上,后来才知道是桶盘屿。与他关在一起的,有巴信诚、王子彝、于文波等六七个同学。这些同学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以为是自己平时太调皮,才遭人修理的。

有一天,刘廷功被带到审讯室,惊见梁上吊着4个同学,还没容他回过神来,几个兵将他双手往后面反绑起来,用绳子把他提到墙头,双臂拉到墙后,双手再坠上一块大石头,使前后的重量平衡,两个肩夹窝像插了两把刺刀似的,痛得无法形容。一个叫赵传彬的打手,手持三八式刺刀,使劲往他的大腿上抽打,打到十几下,把刺刀都打弯了。打到20多刺刀时,刘廷功痛得昏厥过去。打手们把预先准备好的一桶水,从他头上浇下来,几个士兵把他抬了回去。刘廷功醒来之后,发现两条腿已变成黑色。监视他们的士兵见状,不堪目睹,掩面而去。

第二天,轮到巴信诚受审,打手们用刺刀撬开他的嘴,用水壶往肚子里灌水。水满之后,令他躺在地上,肚子上压上大石板,再往上加石头,压得他上吐下泻,大小便都出来了。

然而,这仅仅是噩运的开始。在长达半年的日子里,这些师生有的被灌凉水,有的被过电,有的坐老虎凳,一个个被屈打成招。三十九师给张敏之等人安上一串罪名:张敏之是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第一支团长,二分校校长邹鉴是第二支团长,学生刘永祥、丛藩滋、张世能、刘廷功分别是第一、二、三、四分团长,后来又改成南下工作团,张敏之是团长,邹鉴是副团长。

1949年12月11日,张敏之、邹鉴等7名师生以匪谍罪名,被枪毙于马场町。刘廷功大概是不断翻供之故,侥幸活了下来,坐了一年多牢后,被编入部队从军。

“澎湖案”几经变故,直至1999年,随着张敏之夫人王培五的回忆录《十字架上的校长》的出版,此案才大白于天下。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期:引子 梦圆当可期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期:第一章 携手御外侮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期:美庐交锋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期:出尔反尔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5期:深明大义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6期:大敌当前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7期:峰回路转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8期:同仇敌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9期:第二章 国难思良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0期:慷慨赴任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1期:排兵布阵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2期:杀一儆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3期:仁厚将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4期:第三章 同心拒强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5期:冰释前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6期:复战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7期:三战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8期:血洗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9期:寻访旧址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0期:第四章 热血铸丰碑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1期:樊氏之论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2期:两个战场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3期:第五章 奋战守孤城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4期:苦撑危局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5期:短兵相接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6期:壮烈捐躯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7期:身后哀荣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8期:不同周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9期:第六章 妙计布擂台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0期:流离失所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1期:严阵以待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2期:第七章 浴血歼顽寇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3期:殊死巷战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4期:进退之间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5期:最后一击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6期:第八章 浩气震寰宇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7期:世界之声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8期:黎明之光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9期:滇军之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0期:第九章 英雄归落寞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1期:各奔前程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2期:命运之殇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3期:第十章 流亡陷孤岛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4期:千里流亡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