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独家·专栏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献给血浓于水的海峡两岸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0期

第九章 英雄归落寞

徐锦庚

2016年04月07日16:37        手机看新闻

梅花凋零

2007年夏天,我去重庆出差时,曾专门挤出时间,赶到北碚梅花山,凭吊一位景仰已久的抗战英烈——梅花上将张自忠。

梅花山苍柏葱郁,张自忠烈士陵园掩映于绿荫丛中。陵园迎面是纪念馆,出了纪念馆,登上数十级台阶,抬头可见“梅花山”3个隶书大字,其上方便是张将军之墓。

墓茔依山而建,呈半圆弧形。墓园周围,环绕着蜡梅、红梅、枫树、樟树、槐树,旁边立有蒋介石亲题的“英烈千秋”刻石。墓碑上的“张上将自忠之墓”,系冯玉祥将军所书。墓内合葬着将军夫妇,也承载着一个凄美故事:将军殉国后,夫人李敏慧痛不欲生,绝食7日,追夫而去。

梅花山原名雨台山,冯玉祥仿明代史可法葬扬州梅花岭之义,将雨台山改名为梅花山,亲书山名刻石于墓前照壁,还在墓前亲植梅花树。“梅花上将”的美誉便由此而来。

张自忠殉国时,年仅49岁,是抗战中牺牲的国民革命军最高级别的将领,也是二战反法西斯阵营国家军衔最高的阵亡将领。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追认张自忠为革命烈士,将烈士墓扩建为张自忠烈士陵园。

当我在墓前静穆时,山风劲吹,山林呼啸,仿佛金戈铁马,不由得想起将军当年的戎马倥偬。

台儿庄战役中,张自忠与庞炳勋在临沂阻敌,重创板垣师团,功勋卓著。台儿庄之战后,日军增兵包围徐州,截断陇海路,张自忠临危受命,掩护徐州数十万主力突围。武汉失守后,又在长寿店战役和随枣战役中屡建战功,升任三十三集团军上将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

别看张自忠官越做越大,兵却越带越少。表面上,他拥有十万之众。实际上,各军分散布防,各自为战,加上一些中央军阳奉阴违,他真正能指挥得动的,只有自己的五十九军。自抗战以来,五十九军已历经百战,累计伤亡、失踪人数5万人左右,即使多次补充,仍兵力锐减,到枣宜会战前,兵力不足1.5万人,比全盛时减少一半。

枣宜会战发生在1940年五六月间,历时俩月。日军华中派遣军第十一军集结在湖北枣阳、宜昌地区,欲包围歼灭中国第五战区部队。第五战区部队艰难防御,遭受严重挫折,直到抗战结束都无法恢复有效作战能力,致使鄂北鄂西江汉平原富裕的产粮区沦陷,日军在宜昌取得前进基地,修建飞机场,对重庆等大后方狂轰滥炸,中国抗战进入最危险时期。

枣宜会战一开始,张自忠就准备东渡襄河督战。此时,他已抱着赴死决心。5月7日,他第四次过河,亲临前线督战,河东将士大受鼓舞,与日寇展开殊死搏斗。

就在双方打得难解难分时,张自忠总部所用无线电密码被日军破译。日军掌握其动向后,立刻调兵遣将,合力夹击。此时,张自忠身边只有1500余人,而包围他们的日军有五六千人,还有大批飞机、大炮。不巧的是,张自忠痢疾复发,身体十分虚弱。

5月16日,张自忠被困在宜城南瓜店十里长山,指挥所设在陈家湾。一发炮弹在指挥所附近爆炸,弹片炸伤他的右肩,接着一颗流弹又击穿他的左臂,顿时浑身是血。

到了午后,日军的包围圈越来越小,已逼近指挥所,数十名卫兵架起他撤到杏仁山。这时,敌人已三面合围,仅东北长山方向有缺口,如果翻过长山,仍可突围。但是,张自忠到杏仁山后,坚决不走。

旁人劝他:“不如暂时转移,重整旗鼓,再与敌人决战。”

张自忠双目圆睁,厉声说道:“我奉命追截敌人,岂能自行退却!当兵的临阵退缩要杀头,总司令遇到危险可以逃跑,这合理吗?难道我们的命是命,前方战士都是土坷垃?我们中国的军队坏就坏在当官的太怕死了!今天有我无敌,有敌无我,一定要血战到底!”

在日军的猛烈炮击中,参谋处长吴光辽腿部负重伤。张自忠命令两名参谋把他架走,并嘱咐:“你俩分在两边,各架一只胳膊,吴处长也要忍点痛。你们往东北方向,翻过长山去吧。”

仨人不忍离开,在张自忠一再催促下,才洒泪而去。

张自忠穿着黄色军装,十分醒目,成为日军炮轰的目标。为了减少伤亡,张自忠命令大家散开,身边只留下几名副官,但副官贾玉彬、卫士长史全胜很快就中弹牺牲,张自忠右腿又被炸伤。

情况越来越危急。张自忠命令参谋长李文田、顾问徐惟烈、高参张敬等迅速转移,还专门指定人护送徐惟烈。

李文田是张自忠的得力助手,在台儿庄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又协助张自忠指挥随枣战役和襄樊战役。脱险后,于1940年至1946年任第三十三集团军副总司令,1947年任第三绥靖区副司令长官。由于不愿打内战,1948年脱离军队,担任虚职总统府参军,1951年逝世。

徐惟烈是国民党元老徐谦的侄子,后来曾护送张将军灵柩到重庆,“文革”时被关进上海提篮桥监狱,1971年在监狱去世。

但是,少将高参张敬坚决不肯离开,始终陪伴着张自忠。

谷瑞雪是张自忠的少尉卫士,也是追随张自忠到最后时刻的两位幸存者之一,在将军殉难后才乘乱突围出去。1989年6月25日,老人写下这样一段回忆手稿:

5月16日中午,在宜城长山西侧山麓,我总部已被敌人三五包围,七十四师的两个团和手枪营从清晨和敌人激战至此,伤亡惨重,但仍反复冲杀,多次击退来犯之敌!忽然看见西南方二百米处,有我方战士四人从一个山中远下,张老命令我说:“谷瑞雪,看前边下来的几个人,如果无故装孬种,把他们就地正法!”

我接受命令后向这几个溃兵飞奔而去!经查问原来是七十四师郑团一个班,班长阵亡,机枪手受伤,被迫退下。我说:“同志们,总司令在这里亲自督战,快上去!”这几个人便回头向敌人冲去!

就在这个时候,贾玉彬副官也许怕我出问题,飞跑来到这里,见这几个战士又上阵去了,他就赶上前去大声喊叫说:“把机枪给我!”

他把机枪抢到手后,便利用有利地形向敌人连续扫射,再加上我两边阵地的交叉火力,很快把当面之敌打得兔毛乱飞。

把当面之敌击退后,贾副官把机枪还给原来的战士,和我很快向总司令身边走,他边走边骂着说:“他妈的!我就不信日本鬼子厉害,要不是有警卫任务,非亲手宰几个日本鬼子解解恨不可!”

这时候,敌人的炮兵阵地在对面的一个山头上,距我们总部一千五百米左右,肉眼即可看见!总部周围烟雾弥漫,弹片横飞。

就在此时,马孝堂副官大腿受伤,卧地不起,贾玉彬、崔永祥二人上前救护,竟遭到马副官严厉拒绝!他说:“要保护总司令,不要管我,这是命令,快去!快去!”

话音刚落,贾、崔二位同志同时中弹倒地,壮烈牺牲。贾玉彬副官完成了在抗战中脱去臭皮囊的夙愿,但他那爱国家、爱人民威武豪迈的英雄气概,却永远留在我和全国人民的心间!

我和贾玉彬感情最深刻,在他牺牲已历四十年的今天,我在写此稿件时,眼望着南方天空的白云,回忆在他生前我们共同的生活、工作和亲密无间的友谊,思绪万千,如万箭穿胸,两行老泪不自主地滴湿了桌上的稿纸!

这一天,老天爷似乎已预知悲剧的结局,一直流着凄苦之泪。雨水一落到地,就变成鲜红色,四处流淌。

张自忠身边的人越战越少,只剩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朱增源及卫士谷瑞雪等几个人。

张自忠带领仅剩的几位将士,奋勇向敌人冲去,日军机枪疯狂扫射,张自忠身中数弹。马孝堂刚帮他包扎好,日军已冲上来。

张自忠说:“我不行了,你们快走!我自己有办法。”说罢,拔出佩剑就要自刎,被朱增源一把夺下。

这时,敌人已冲到跟前,多处负伤的张敬挣扎着举起枪,连着击毙几个鬼子,被鬼子乱刀捅死。

关于张自忠的殉国经过,马孝堂事后曾有一段口述:

这天是5月16日,总司令已有几天没有睡,也没吃好,昨天只吃了些煮豆子,夜晚才从罐子口到这里(南瓜店附近一个只有几间草房的小村)。总司令刚睡一小会儿,附近枪炮声震耳欲聋。有一报告说:“鸡鸣山丢了!”因为这个山离这里最近,总司令马上起来,到一个小山坡上去指挥。这时敌人飞机有几十架,到处俯冲投弹和扫射,硝烟弥漫,情形非常紧张。争夺那个小山头时,敌人的尸体纵横,死的非常多。我们还捉住了几十个俘虏。总司令在这紧张形势下,还亲自颁发受伤官兵赏金,并以温语慰问。

形势越来越紧,敌人越来越多,从四面八方包围上来。总司令指挥附近残余部队反攻,叫那仅有的骑兵向敌后抄袭,他自己上到一个小山头上去督战。这时候已成混战,眼看敌人如潮水往上涌。敌人将炮架上山头,向我们直接瞄准。我们受到了严重威胁,有二三人在一处,即遭敌人炮击。

总司令为减少死伤,命一般幕僚及随员都向各处分散开,只剩我和贾副官两个人跟着总司令。总司令的黄色军装在没有遮蔽的情况下,在向敌方斜向的山坡上暴露着。于是,我们这里形成了一个被弹巢。在我们附近爆炸的火光,很快地吞去了我们几个同伴。总司令猛然前仆,旋又立起,右肩后流血了!显然是被炮弹碎片炸伤了。与此同时,参谋处吴处长也受了伤。

到了十里长山,还在指挥,接着左臂也在流血!但是总司令仍然站在那里,怒目圆睁,大声地呼喊着,指挥着。他的腿上也流了血,血湿透了袜脚。我见总司令突然向后一歪,右胸就往外喷血。总司令脱了上衣军装,让我给他裹伤。血如泉涌,溅上了我的脸和全身。我刚包扎完伤口,敌人就一窝蜂上来了!总司令命我快走开,还说:“我这样死得好,死得光荣,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心里都平安……”这时总司令面已苍白,但还有些笑容,接着眼睛就闭上了。

此时,敌人步兵已到我跟前,即向我刺来。总司令眼睛一瞪,怒吼一声起来,一只手握住敌人枪身。一颗子弹忽由他小腹穿过,总司令往后一坐,又有一颗子弹从他右腮下射入……此时我已昏迷了。是死,是活,自己也不知道了。

待神志清醒时,我已与同伴等候宰杀了!我只觉脖子一凉,就栽到沟里去了。敌人知道我未死,又重向我腹上连剁四刀,头上砍了两三刀。敌兵又向我肚子戳了两刺刀。我全身失去了知觉,脑子尚清醒,心里很清楚地记着总司令的殉难地……

马孝堂是河南淮阳人,跟随张将军多年。他受伤后被俘,与几个被俘士兵一起惨遭杀戮,脑的外薄膜暴露在外数日而未死。日军离开后,百姓发现了他,将他护送到张家沟的三十八师师部。他向师长黄维纲报告了张将军的殉国经过,上面这段话,就是那时说的。不久,他因伤势过重不幸牺牲。

关于张自忠生命的最后时刻,日军档案《231联队史》中,记载着日军官兵的亲口讲述:

当冲到距这个高大身材军官只有不到13米的距离时,藤冈一等兵从他射来的眼光中,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竟不由自主地愣在原地。这时背后响起了枪声,第三中队长堂野军官射出了一颗子弹,命中了这个军官的头部。他的脸上微微出现了难受的表情。与此同时,藤冈一等兵像是被枪声惊醒,也狠起心来,倾全身之力,举起刺刀,向高大的身躯深深扎去。在这一刻,这个高大的身躯再也支持不住,像山体倒塌似的,轰然倒地。

5月16日下午,日军在清扫战场时,一名少佐军官发现了张自忠的遗体,看到他身着黄色军装,身上还盖着大衣(是谷瑞雪盖的),估计是位将军,从他左胸口袋里掏出一支派克金笔,见上面刻着“张自忠”仨字,吓得魂飞魄散,不由得倒退几步,啪地立正,毕恭毕敬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命令士兵把张自忠抬上担架,送到陈家集的日军第三十九师团师团部。

师团参谋长专田盛寿曾与时任天津市长的张自忠打过多次交道,确认是张自忠无疑,震惊之余顿生敬意,命令军医用酒精把遗体擦洗干净,用绷带裹好,找来一副棺材,将张自忠收殓入棺。因日军急于开拔,来不及埋葬,将棺材搁在地上,棺前插一块灵牌,上写“支那总司令张自忠之墓”。

黄维纲听了马孝堂的报告后,悲痛万分,当即率便衣队奔赴陈家集,将张自忠遗骸抬回张家沟,并连夜带部队护送。

遗骸运抵三十三集团军总部后,副总司令冯治安和两名苏联顾问含泪查看张将军伤势,发现全身共伤7处。冯治安命令将遗体重新擦洗,做药物处理,换上马裤呢军服,佩上将领章,穿高筒马靴,殓入楠木棺材,并举行隆重的祭奠仪式。

张自忠殉国的消息传开后,举国同悲,蒋介石立即下令第五战区,不惜任何代价夺回张自忠遗骸,把灵柩运回陪都重庆安葬。

灵柩经过宜昌时,全城下半旗致哀,民众前往吊祭者逾10万人,哭声震天,任凭日军在上空盘旋,无人躲避逃散。搭载灵柩的专轮溯江而上,途经巴东、秭归、巫山、奉节、云阳、万县、忠县、涪陵、长寿等地时,当地民众均要求登船致祭,沿岸军民望江遥祭。

1940年5月28日晨,灵柩运抵重庆朝天门码头,蒋介石、冯玉祥等军政要员臂戴黑纱,肃立码头迎灵,并登轮绕棺致哀。蒋介石手抚灵柩,失声恸哭,亲自扶灵执绋,护送灵柩穿越重庆全城。

当天下午,重庆各界人士聚集在储奇门,举行盛大祭奠仪式。蒋介石亲自主祭,并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通电全军,表彰张自忠一生的勋绩。祭典仪式后,灵柩被护送到北碚双柏树的三峡农业推广所,设灵堂停放。

史沫特莱后来在文章中说,从那以后,蒋介石的办公桌上摆上了张自忠的遗像。

直到8月6日,噩耗才传到延安,中共中央深为震惊和痛惜。8月15日,延安各界1000余人举行隆重追悼大会,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分别为张自忠将军题写“尽忠报国”、“取义成仁”、“为国捐躯”的挽词。周恩来还撰文称赞张自忠,“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中国抗战军人之魂”。

1940年11月16日,是张自忠殉国半周年纪念日。国民政府将张自忠灵柩移至雨台山北麓“权厝”(即棺材暂不入土,俗称浅葬),计划待抗战胜利后,再移灵南京举行国葬。这天,蒋介石亲临双柏树将军灵堂,主持移灵祭祀。冯玉祥、张将军长子廉珍及国民党中央党政军高官等数百人参加祭奠。

抗战胜利后,蒋介石忙于内战,迁墓之事无人问津。直到1957年,周恩来批转内务部处理。内务部鉴于国家困难,决定就地正式安葬。不久,人民政府出面将灵柩下葬入土。

朱增源很小就跟着张自忠,是追随张自忠到最后时刻的另一位幸存者。将军葬于梅花山后,他守墓10年,直到1950年才回北京,1984年去世。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期:引子 梦圆当可期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期:第一章 携手御外侮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期:美庐交锋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期:出尔反尔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5期:深明大义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6期:大敌当前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7期:峰回路转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8期:同仇敌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9期:第二章 国难思良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0期:慷慨赴任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1期:排兵布阵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2期:杀一儆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3期:仁厚将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4期:第三章 同心拒强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5期:冰释前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6期:复战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7期:三战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8期:血洗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9期:寻访旧址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0期:第四章 热血铸丰碑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1期:樊氏之论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2期:两个战场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3期:第五章 奋战守孤城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4期:苦撑危局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5期:短兵相接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6期:壮烈捐躯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7期:身后哀荣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8期:不同周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9期:第六章 妙计布擂台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0期:流离失所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1期:严阵以待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2期:第七章 浴血歼顽寇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3期:殊死巷战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4期:进退之间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5期:最后一击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6期:第八章 浩气震寰宇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7期:世界之声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8期:黎明之光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9期:滇军之憾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