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独家·专栏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献给血浓于水的海峡两岸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9期

寻访旧址

徐锦庚

2016年01月18日09:42        手机看新闻

为了寻访当年临沂之战的旧址,我从城里到城外,费尽周折。受访之人对那场激战知之甚少,即使专门从事史志研究的人,有时也给我指错了道。

我想寻访庞炳勋的南关指挥部——山东省立第三乡村师范驻城关学校旧址,有人告诉我就是现在的临沂第二中学。我慕名而去,里里外外搜寻旧址痕迹,想象着当年张、庞这对昔日冤家在这里激情拥抱的情景,想象着南关美国医院的近百名四十军伤员惨遭日军残杀的情景,想象着这些遇难者曝尸于麦地成为累累白骨的情景。

不料,寻访归来后,唐士文的一番话,却让我大跌眼镜:“指挥部旧址是在临沂第二实验小学,并非是在临沂二中——现在的临沂二中位置,当年还是一片庄稼地呢。”我又赶到临沂二小寻访,虽然一无所获,毕竟了却一桩心愿。

我沿着沂河两岸一路寻访。路旁的指示牌上,一个个熟悉的地名跃入眼帘:三官庙、诸葛、钓鱼台、崖头、刘家湖、茶叶山……三官庙村已经看不出农村的样子,尽是一排排新建的高楼大厦,三官庙修缮一新,委身于高楼的脚下。诸葛、钓鱼台村、崖头等村绿色葱茏,也找不到一点旧战场的痕迹。

每到一个村,我都请村干部帮忙,把80岁以上的老人请到村部。76年前,也是这样的春天,这些老人的父母正带着年幼的他们东躲西藏,侥幸逃脱日寇杀戮。我原以为,他们肯定对那段记忆刻骨铭心。让我失望的是,这些目光宁静、表情安详的老人,大多茫然地摇着头,没人能说出一个囫囵的故事。有的甚至不以为然地说:“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记它作甚?”

我真想告诉他们一句:“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转念一想,把话咽了回去。不能苛求这些老人,这样的话,对他们已经失去意义了。在这些饱经风霜的老人眼里,一切都已云淡风轻,天大的事都俱往矣。是啊,他们已经将接力棒交给后代了,这个世界正在与他们渐行渐远。该铭记那段屈辱岁月的,是我们这些并不年轻的后代,还有比我们更年轻的后代!

我在崖头村没问出有价值的东西,就转向刘家湖村。崖头村与刘家湖村毗邻,同属于兰山区白沙埠镇,崖头村的支书王运良是个热心人,他领着我来到邻近的刘家湖村,找到村支书于金法。

于金法听说我是来找抗战旧址的,爽快地说:“走,我带你去!”

在村中一处倒塌的泥坯房,于金法停下脚步,指着一面土墙说:“当年,中央军就躲在这座房子里,通过墙上的雀眼狙击鬼子。”

村后有一个养殖场,一个矮小精瘦的中年人正在忙乎着。听说我们找旧战场,他热心地同于金法一起带路。于金法介绍,他叫刘德双,是村里的养殖专业户。

刘德双说:“俺村里本来就有很多汪(水塘),同日本人打仗时,鬼子的飞机又炸出很多坑,汪就更多了。听老人讲,打完仗后,这些汪里的水都被血染红了。我们小时数过,共有37个,现在基本都填没了。”

他俩领着我来到一个水塘前。这个水塘较浅,几近干涸,面积超过篮球场。于金法指着水塘说:“村里人管这个汪叫鬼子汪,里面埋满了尸体,以前周围都是树和芦苇,没人敢来。”

正说着,一个拎着鸟笼的老人蹒跚而来。于金法说:“他叫刘大山,已经80多岁。”

刘大爷一番话,让我毛骨悚然:“中央军与日本人打仗那年,我才6岁。开仗时,村里人都跑光了,打完仗才回来,房子都烧没了,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有中央军的,也有日本人的。全庄的青壮年用绳子拴住尸体,有头的就拴住头,没头的就拴住脚,拉到这个汪里扔进去,一头是中央军,一头是日本人,整整拉了一个星期。这个汪原来很深的,后来被尸体填满了。”

刘德双的手往水塘周围的旱地一划拉:“这一带,一扒都是骨头,越挖越多。前几年,我在这里还挖出两个炮弹呢。”

刘德双的话,让我想起之前在崖头村听到的一个故事:村里有个叫刘焕金的人,年轻时到刘家湖的水塘里捉鱼,渔网捞上来一只骷髅头,里面尽是活蹦乱跳的虾,足足有半斤。这个故事,一直堵着我的心口。

沂河西岸的茶叶山,也是我寻访的重点。有人告诉我,临沂人现在管茶叶山叫茶山,山上有座庙。我一路打听到了茶山,山上郁郁葱葱,果然有座天齐庙。细问之下,才知这座山已被当地一家企业买断,无论是上山还是进香,都须买门票。天齐庙是一位台湾张姓老太太十多年前出资建的,张老太原是沂南人,后来去了台湾。

我打听当年在山上打仗的事,把门的一男一女浑然不知。听说我要找茶叶山,他俩恍然大悟:“你找茶叶山呀,你找错了,喏——他俩指了指几公里外的一座山包说,那才是茶叶山!”

那座山就在我刚经过的路旁,山脚下不远就是崖头村,半山腰上也有一座崭新的庙。因为天色已晚,我只好无功而返。

当天晚上,我向唐士文求证。他说:“茶叶山不是一座山,而是方圆几十公里内的几座山的统称。”听了我的描述,他判断崖头村旁边的那座山就是当年的旧战场。

第二天,我又特地来登这座山。山脚有家简陋的“农家乐”餐馆,名字取得挺洋气:玉泉山庄。年轻的老板孙伟宝指着半山腰的庙宇告诉我:“听村里老人说过,那里原先有座小庙,好像是打仗时被炮轰掉了。”他这一句话,让我得出判断,这里就是曾经发生过激战的旧战场。

离庙还有半里远,就能听到“阿弥陀佛”的念唱声,声音把半座山都包裹了进去。循声望去,才发现树上挂着好几只扩音器,不由得叹服起建庙者的良苦用心。庙宇尚未完全竣工,登庙台阶刚建了一半,但庙里已经香火缭绕。殿堂前,几个善男信女正在虔诚地跪拜佛像,旁边几个做法事的僧人正念念有词。原来,这满山的念唱声就是他们发出的。

山上正在开挖一条通往山顶的公路,孙伟宝说是气象部门要在山顶建塔。站在山顶,不远处的沂河像是一条腰带,蜿蜒地镶嵌在绿色原野上。俯瞰脚下的一个个村落,我在想象着那场鏖战的场景。山下的念佛声不依不饶,固执地直往耳朵里灌,让人无处可躲。

我心里忽然五味杂陈:政府有钱建馆,民间有钱修庙,怎么就没人想起在旧战场上立几块碑,让那些战死沙场的烈士英灵有个立身之所,也让我们这些怀旧者有个凭吊之处呢?

时近黄昏,无日的天空格外灰暗,我的心情也有些沮丧。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期:引子 梦圆当可期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期:第一章 携手御外侮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期:美庐交锋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期:出尔反尔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5期:深明大义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6期:大敌当前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7期:峰回路转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8期:同仇敌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9期:第二章 国难思良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0期:慷慨赴任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1期:排兵布阵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2期:杀一儆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3期:仁厚将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4期:第三章 同心拒强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5期:冰释前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6期:复战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7期:三战临沂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8期:血洗临沂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